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香山玉踪(11)

香山玉踪(11)

添加:2016-09-22来源:人气:加载中

作者:lucylaw 字数:12668 :thread-9183871-1-1.

正在火堆前面忙碌的霍青玉,突然发现,陆筱芸正认真地望着他,眼中流波, 竟然说不出的动人。

「你刚才说什么?」霍青玉问道,霍青玉有点惊讶于自己的耳朵。

「我说,也许现在我可以让你试试。」

霍青玉心里虽然大惊,但也是一阵莫名的激动。对于这样一个绝色美女,任 何男人都是会冲动的。

不过霍青玉有暗暗好像,怎么成了陆筱芸让他试试了,却故意问道说道: 「试什么?」

「试你说的天地间第一等快乐的事情。」陆筱芸的表情很严肃,似乎并不是 在开玩笑。霍青玉的笑意也消失了,正色问道:「可是你冰清玉洁,而且已经有 婚配,你知道你说这句话是在干嘛吗?」

「噗呲,」陆筱芸突然笑道:「逗你玩的,当真你就输了。」

不得不说,刚才霍青玉在那一瞬间是真的当真了,他真的希望能够和陆筱芸 春风一度。因为,她的美貌是他无法克制的冲动。因此见到陆筱芸的表现,心中 难免有些尴尬。却故作镇静道:「我答应过你爹,要保护好你,你已经有婚配了, 因此我不会让别人玷污你,包括我自己。」这句话虽然多少是为了掩饰心中的尴 尬,但却有一多半是肺腑之言。虽然他是江湖上著名的浪荡公子哥,但并不是喜 欢强人所难的人。

而这边陆筱芸见他语气认真了起来,突然起身走到他身边做到,憋着嘴,诡 笑到说:「哟哟哟,认真啦。」说着,吐了吐舌头道:「得了吧,明明只是嘴馋 的小猫,却偏偏说自己不偷腥儿。」

说着,便将一只胳膊肘搁在霍青玉的腿上,抬着头说道:「不如你教我接吻 好不好。」

「为什么?」

「我只是想试试你说的感觉,所以想要你教我。」陆筱芸眼角来回望着两边, 装着不在意地说道:「不过,至于要学多少,必须我说了算。」

陆筱芸的言语中,仿佛占尽了霍青玉似的。明明是她主动要献吻,却说的好 像是恩赐一般。不过,霍青玉却很喜欢这个眼前有点霸道的大小姐。见她如此说 道,笑了笑道:「那好,你要教我声师傅。」

「呸,想得美你,爱来不来。」说着,便身子前倾,将娇艳的红唇送到霍青 玉的面前。

红色的火光,映照着少女娇艳的红唇,看的霍青玉一阵心动。于是便一低头, 吻上了陆筱芸的红唇。

柔软的唇,非常的柔软,冰凉中带着一丝丝的温暖。当两人的唇第一次触到 一起的时候,两人仿佛如同是两块吸铁石一般,吸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仿佛如同释放一般,陆筱芸的鼻子里重重地呼出了一道唱唱的气息。霍青玉 轻松地享受着陆筱芸的红唇的华润,一边亲吻,一边用舌尖轻轻在红唇上拂过, 不一会儿,就湿润了整个嘴唇。

唇分,留下了两个互相对望的心跳加速的人。

「感觉怎么样?」霍青玉问道。

「嗯,挺好的,感觉刚才心都快跳出来了。但还没有阿秀姐姐说的让人心醉 的感觉。」

「这是因为刚才我们只是浅尝辄止,还没有更加深入地尝试。」

无需再询问,陆筱芸已经再次将红唇送了上来。然而就在这时,火堆中突然 啪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动作。

「呀,是烤好了吗?」陆筱芸望着火堆中爆裂开的土块。

霍青玉一边用石头砸着开裂的土块,一边心里暗暗道:「奶奶的,什么时候 不好,偏偏现在烤好,待会儿我就把你全吃掉,连骨头都不剩。」

鸡毛随着泥土褪去,一下子新鲜鸡肉的香气飘满了整个山洞。已经饥肠辘辘 的二人,不由得食指大动。霍青玉撕下了一个鸡腿,递给了陆筱芸。陆筱芸也不 答谢,直接拿起来就狼吞虎咽。不一会儿,就将整个鸡腿吃了个精光。

霍青玉笑着看着陆筱芸,也不做声,只是撕下了另外一个鸡腿递过去。而这 时,陆筱芸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和嘴角都是油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接过鸡肉 继续啃着。

「没想到,你还有这般手艺。」陆筱芸一边吃,一边赞许到。

「我本来就好口腹之快,自然也懂得怎么将食物做好。」

「那以后你可以用你最好的本事做一顿吃的给我。」

「好,没问题。」

两人就着山泉,不一会儿就将一只野鸡吃了个精光。待霍青玉收拾完残骸回 到陆筱芸身边的时候,这个满足的少女正望着火堆发呆。

霍青玉在陆筱芸身边坐下,低声问道:「想什么呢?」

陆筱芸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说,人为什么拥有荣华富贵的时候,对很多东 西弃入弊履。但到了忍饥挨饿的时候,即使是一只普通的野鸡,也可以很满足呢?」

霍青玉叹了口气,说道:「人本来就是如此。你是贵胄家的千金小姐,哪里 知道人间还有疾苦。」

「我本道,平常人家,即使不是荣华富贵,但一家人在一起,也定是十分快 乐的。哪知道这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风波,看了这么多生死。竟然觉得,有 些时候,人连活着都是一种奢望。刚才我掉下悬崖的时候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我在想,我虽然死了,但至少不用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是不是又是一种 幸福呢?」

霍青玉能够感受到陆筱芸的心结,劝诫到:「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宿命,既然 是宿命,就只能是有好运,也有不好的运气。命数无常,人往往无法控制。只好 忘掉烦恼,珍惜每一刻。」

霍青玉的话,似乎让陆筱芸明白了什么。虽然依然痴痴地望着火堆发呆,但 紧锁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

突然,陆筱芸扭过头来说道:「我们接着来,好吗?这次要激烈一点的。」

说着,便闭上了眼睛,再次将红唇送到了霍青玉的面前。

霍青玉见陆筱芸紧抱双手,嘴唇微分的样子,心中一荡,刚才熄灭的欲火又 瞬间点燃了。轻轻拉开了陆筱芸紧抱着的双手,环过腋下,抱住了陆筱芸。

虽然之前霍青玉也曾不止一次地抱起过陆筱芸,但都是在陆筱芸受伤的状态 下,眼下才算是两人第一次用情相拥。霍青玉的身子软弱无骨,虽然苗条,但并 不瘦削。尤其是胸前那对完美的玉乳,之前隔着衣服看,已经觉得丰满坚挺,此 时虽然两人只是轻轻相触,但少女的惊人的弹性却清晰地传了过来。

这一次的亲吻更加激烈,两人疯狂地将嘴唇紧贴。不一会儿,霍青玉就引导 着陆筱芸轻启檀口,将自己的舌头伸入了陆筱芸的嘴里,在平滑的银牙上来回拨 弄。终于,陆筱芸将舌头伸了出来,轻轻地迎合着霍青玉的动作。

感受着少女冰凉的舌尖,霍青玉突然想起了上次在鬼礁石遇险后,在解毒过 程中,陆筱芸在自己肉棒上的轻轻一舔。虽然只是轻轻一舔,却让他舒服之极, 此时真切感受着少女的香舌,更觉得兴奋不已。一双大手也在陆筱芸的背上不断 游走着。

「唔~ 」陆筱芸在激吻的刺激下,终于在喉头发出了一阵轻柔的呻吟。虽然 很轻柔,却是霍青玉第一次听陆筱芸发出。一下只觉得胯下肉棒如同火烧一般坚 硬无比。

绝壁上的山洞中,在火堆的照耀下,一堆男女正激烈地拥吻着。此时霍青玉 已经把陆筱芸抱了起来,坐在了自己的一条腿上,这样可以直接感受着陆筱芸的 娇臀与自己的大腿接触的感觉。

眼前少女的眼神已经迷离,霍青玉的手也不断地在陆筱芸的腰肢上揉捏着。

他是花丛老手,知道对于这样的少女不能心急,便开始在她的脸颊,耳垂和 脖颈处,留下了深深的吻痕。

当再次唇分的时候,陆筱芸的眼神已经如同夜空般迷离,将额头抵在霍青玉 的额头上,不断喘着粗气。但一只手却抓住了探向她臀部的不老实的大手,在上 面轻轻掐了一把。

「大流氓,不准乱摸。」陆筱芸的话虽然让霍青玉不禁心中有些失望,但他 知道陆筱芸的顾虑,便也不恼。只是微微笑着看着怀中脸红的如同晚霞的少女。

陆筱芸见霍青玉并没有勉强,心中一阵感动。喷着霍青玉的脸庞,在脸上轻 轻一吻,然后抱住了霍青玉,在他耳朵边说道:「我还想要………但是,但是你 得把火灭了。」

「为什么,生火很难的。」虽然嘴里如此说,但霍青玉还是去灭掉了燃烧的 火堆。

宁静的山洞,又重新回到了黑暗之中。失去了视觉感官,让人的其他感觉变 得更加灵敏。当霍青玉重新在陆筱芸旁边坐下的时候,听到的,只有陆筱芸那粗 重的呼吸声了。

这一次,是陆筱芸自己主动了,短暂的安静后,陆筱芸没等着霍青玉将自己 抱起,便重新坐回了霍青玉的身上。而且这一次,并不是双脚紧闭地坐在一条腿 上,而是双腿分开,直接坐在了霍青玉的双腿之上。腰际间的罗裙已经被主人撩 起,将霍青玉的两腿也几乎罩住。

仿佛如同男女交合的姿势,一下子让霍青玉兴奋不已。胯下的肉棒一下子变 得火热而坚挺,抵在了陆筱芸的腹部。霍青玉有点不好意思地想挪动一下身子, 避免这种尴尬,但陆筱芸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更加清晰地让霍青玉感受肉棒抵 在自己腹部的感觉。

陆筱芸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但霍青玉并没有主动吻上去,现在他要做的是等 待,等着陆筱芸自己的行动。陆筱芸果然轻轻地拉起了霍青玉的两手,放在了自 己的后腰处,然后身子向前一倾。和刚才不同的是,此时随着陆筱芸的动作,竟 然一阵少女的芳香扑鼻而来,一颗熟悉的突起抵在了霍青玉的嘴上。

霍青玉一阵惊呼,陆筱芸送上来的不是香吻,而是从来没让她接触过的少女 美好的玉乳。此时陆筱芸胸前的衣襟已经被完全解开,就连肚兜也被主人褪到了 腰际,丰满的乳房,坚挺的蓓蕾,这时正顶在霍青玉的唇上。

霍青玉不由得大惊,却没有让这种惊讶使自己失去失去理智。没有片刻的等 待,霍青玉已经张开嘴,将一颗蓓蕾含了进去,不断用舌头挑逗着不断涨大的蓓 蕾。然后伸出了双手,摸上了陆筱芸高耸的玉乳。

「这小妮子的胸真大啊。」霍青玉心道,对于一般女子来说,玉乳大了就难 免有一些瑕疵,要么是像潘绮红那样的微微有些沉甸甸地下垂,要么就是像怡情 院的头牌,秋云那样,微微有些外扩。但面前陆筱芸的玉乳,这饱满得就像是两 个熟透的香瓜一般挺立在胸前,傲人的弹性只有郭秀这般从小习武的少女才会有, 但却比起郭秀的玉乳要大上整整一圈。

如同羊脂玉般光滑的肌肤,紧紧地包裹着霍青玉的脸颊,让他每一寸的脸部 肌肤都和玉乳紧密接触着,就像是一个掉在了糖果堆里的小孩子一般,霍青玉的 亲吻变得贪婪而又满足。

「嗯……」在霍青玉激烈的动作下,陆筱芸不断扭动着身子,将玉乳更多地 送进霍青玉的嘴里。霍青玉一边亲吻,一边开始不断用双手用力地揉捏着陆筱芸 同样弹力惊人的娇臀了。

「嗯嗯……呀……」这是的陆筱芸才明白,为什么之前郭秀会发出这种类似 痛苦的呻吟,此时自己只有这样的呻吟,才能释放一些那种心就要从嗓子眼跳出 来的难受了。

而霍青玉的双手也开始用力地揉捏着陆筱芸的娇臀,那里同样弹力惊人,充 满了少女的紧致。轻抚,重捏,霍青玉不断变化着自己的手法,不一会儿已经让 陆筱芸春情勃发了。

一只大手已经不老实地探入了陆筱芸的裙内,在光滑的玉腿上来回摸索着。

光滑的双腿不光皮肤光滑,而且没有一丝的赘肉,霍青玉慢慢已经划到了玉 腿的内侧,就要摸上那最为私密的地方了。

就在这时候,陆筱芸突然伸手重重地握住了霍青玉的两手,然后一翻身从他 身上下来了。

本来已经熊熊燃烧的欲火,突然别浇灭。一阵安静后,只剩下陆筱芸不断的 抽泣声。

「怎么了?是我不好,我不该欺负你。」霍青玉知道,这时的女孩子最为脆 弱,倘若处理得有丝毫的不当,都可能前功尽弃。

「没有,」陆筱芸哽咽着达到:「我只是后悔为什么我生在这样的家里,虽 然是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但却连自己所爱之人都不能选择。」说着,便楼主霍 青玉的胳膊说道:「我喜欢你,但是我却不能把身子给你。」说完,已经是泪如 雨下,流淌到霍青玉的手臂上,连衣袖都被打湿了。

霍青玉明白陆筱芸的想法,怜惜地报过了陆筱芸,说道:「刚才我才说了, 命运,往往没法选择。我也爱你,但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路要走,所以我也不会伤 害你。有你刚才的那段话,就算得不到你的身子,我也不在乎的。」

陆筱芸听霍青玉说得真切,又是欣喜,又是难过。但霍青玉已经捧起了她的 俏脸,慢慢把她脸上的泪水都吻干了。

「睡吧,明天还要累呢。」霍青玉轻轻地替陆筱芸拉上了胸前的衣襟。

「可是,这样你会难受的。」陆筱芸怯生生地说道。

「没事,又不是第一次,不要紧的。」霍青玉大度地说道。

而这时,陆筱芸拉过霍青玉的手,重新探入衣服,放在了自己的玉乳上,然 后伸手抓住了霍青玉的胯下之物,说道:「我用手帮你弄出来吧。」

虽然比不上直接的男女交合,但眼前的动作已经比以前刺激多了。此时陆筱 芸蹲在霍青玉的胯间,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褪到了腰间。就着射入洞穴的一点 点光线,可以隐约看见她胸前玉乳随着一双小手的动作不断跳动的影子。

在霍青玉的教导下,陆筱芸迅速掌握了如何用手让霍青玉舒服的方法,霍青 玉的肉棒本就硕大,加上陆筱芸的手很小巧,竟然两只手并用也不能完全握住。

陆筱芸一边挑弄,一边不是用自己的玉乳和蓓蕾去触碰肉棒突起的尖端。

「舒服……」霍青玉满意地赞许着陆筱芸的动作,温柔地抚摸着她的温柔的 头发。慢慢地,陆筱芸的手心发烫,已经析出了点点汗珠了。

「啊~ 要出来了。」霍青玉只觉得一阵强烈的喷射的冲动不断从胯下传来, 心念一动,边扶着陆筱芸温柔的腰肢往上抬了抬。陆筱芸立即会意,将肉棒的尖 端抵在了丰满的玉乳上,一阵摩擦。

终于,霍青玉一阵长叹,火热的阳精从肉棒激烈地射出来,全部浇在了陆筱 芸的玉乳上。陆筱芸也不躲避,握着肉棒不断摩擦着满布阳精的玉乳,让霍青玉 的肉棒更多体会她的滑润。

第二天早上,当阳关射入山洞的时候,悠悠醒转的陆筱芸看着已经起来了的 霍青玉正望着自己,脸上一红,心里却是甜蜜。突然,她发现自己身上衣衫不整, 一堆玉乳也赤裸裸地暴露在霍青玉面前,立即大羞叫道。

「转过去,不许看,不许看。」

霍青玉却并没有转过去,而是哈哈一笑,走过来在陆筱芸旁边坐下,一伸手 就握住了两只丰满的玉乳揉搓起来。洞穴里又是一番春色无边。

两人温存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收拾衣服。

等阳关照进山洞的时候,两人才看清楚这个山洞的全貌。突然,陆筱芸在洞 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快看,那是什么?」陆筱芸一指,霍青玉立马抬头望去,之间山顶的顶上 有一个大大的六角形的图案。昨晚由于光线微弱,两人并没有发现这个图案。霍 青玉使出壁虎游墙的轻功,跳了上去。这山洞顶山本来没有着力之处,但此时霍 青玉却如同脚上有吸盘一般,紧紧贴在了山洞顶上。

霍青玉仔细看着这个图案,发现六角中心初,有一个小的六角形凹槽,似乎 是一个机关的消息所在。霍青玉只觉得这个凹槽的形状十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 在哪儿见过。只好跳了下来。

「喂,我们现在怎么办?」陆筱芸望着巨石上仰着头的霍青玉。突然,一根 麻绳从天而降,一头掉落在了巨石附近。

「是谁在上面?」霍青玉运起内功喊道。

「找到了,找到了。」潘绮红的声音从上面响起,虽然声音很小,却依然听 得出她声音里的激动。

「兄弟,是你吗?」阿六雄伟的声音传来。

「是的,大哥。」

「小姐情况怎么样?」

「陆小姐也没事,很安全。」霍青玉叫道。

「那好,兄弟,我们先下来。」

当潘绮红见到劫后余生的霍青玉的时候,一切再也控制不住了。不顾阿六和 陆筱芸在身边,就冲到了霍青玉的怀里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没事的。」霍青玉连声安慰道。

阿六笑着说:「兄弟你不知道,昨晚上潘女侠和郭姑娘哭了一整晚,众人在 山下找了你们很久,也不见你们的踪迹,我便猜测你们在中途停留下来了。因此 便准备了大量的麻绳下来找你,哈哈,谢天谢地,你们没事,今晚可要好好吃上 一顿了。」

看着双眼红肿的潘绮红,霍青玉心里一阵感动。他本是一个无形浪子,却一 直得到美女不断的垂青,也许是因为他的真诚,让他可以在这个伪善的世界里, 得到更多的真爱吧。

「小姐,没事吧,昨晚是不是吓坏了。」阿六看着一旁默不作声,却鬓角有 些凌乱的陆筱芸,突然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邪的笑意:「昨晚有没有被欺负啊?」

「啊?六叔你说什么?」陆筱芸想起昨晚的事,脸上一红,心中有些恍惚, 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事……我们只是聊了一晚上。」

这分明是说谎,如果聊了一宿,那现在陆筱芸应该是精神萎顿,眼神充满血 丝才对,哪里像现在这般精神焕发而又眉目含春。

「对了,大哥,你来看。」霍青玉打断了话题,「我发现了些奇怪的东西」。

说着,便带阿六和潘绮红进洞,指了指早上发现的山洞顶上的异样图案。说 道:「大哥,这是今天早上我发现的,中间那个凹槽我觉得十分眼熟,但一时想 不起来了。你们看看吧」

阿六和潘绮红立即跳上去看了看,不过他们可没有霍青玉的轻功,于是只能 是一瞥而过。看了几次,两人都摇摇头,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兄弟,我想,即使这个图案与宝藏无关,但也是背后有什么秘密的。」

「是啊」潘绮红答道「但料想这个非天然的洞穴中,有这奇怪的图案,说不 定真与宝藏有关。」

「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工具和人手,不如我们先和大家汇合,再来 一起勘探这个山洞吧。」阿六说道。

「大家还在上面等着,别让大家久等了,我们这就上去了。」潘绮红说道。

「好,陆姑娘背部受伤,恐无力攀登,绮红你背着陆姑娘行么?」虽然自己 和陆筱芸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在阿六面前还是保密为好。潘绮红的轻功比起霍 青玉和阿六虽然逊色不少,但有绳子的帮助下,背个陆筱芸却也不难。

当下,潘绮红便拿出腰上的一段绳子,把自己和陆筱芸绑了起来,接着阿六 在前,潘绮红、陆筱芸在中间,霍青玉在下方。纵起轻功,就在这陡峭的岩壁上 往上爬。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绳结处,原来绳子不够长,因此阿六和潘绮红只能用山 里人攀岩的方法用绳子交替下降。

相比下行,向上却要难很多,需要有个人徒手攀登上去,然后把绳子打好结, 然后众人再向上攀登。好在有霍青玉在,这也不是难事。几个起落交替,已经快 来到昨天坠崖的小道边了。

当山上的众人,看见纵起轻功的霍青玉飞上来的时候,一下子轰然发出欢呼 声。而神色迷惘的郭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了好半晌,直到霍青玉对着 她发出微笑后,才一下回过神来,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霍青玉急忙抱住了几乎要晕过去的郭秀,连声安慰。而这时阿六等人也顺着 绳子攀了上来,虽然只是一夜不见,但众人只觉得恍如隔世。尤其是蒲心兰,拉 着陆筱芸的手,又是跳,又是笑。听着陆筱芸讲述昨晚的遇险。

这时,郭秀已经安静下来,霍青玉看见铁凤凰,问道:「铁大人,昨晚的袭 击者是谁,可曾发现?」

这时,本来也因为霍青玉和陆筱芸的平安归来而欣喜不已的铁凤凰,突然神 情严肃,说道:「霍公子,不好意思,这是在下用人不查,请你恕罪。」

「怎么了?」霍青玉吃惊地问道。

「昨晚的袭击者,是蒋昱。」阿六在一旁说道。

「蒋昱?他为什么会选择陆小姐作为下手目标?」

「我想,这是与前几天的事可能有关系,我们边走边说吧。」

路上,铁凤凰告诉霍青玉,原来她发现,蒋昱极度迷恋柳思思。但几次表白 都被拒绝,而最后一次还被铁凤凰撞见。铁凤凰驭下极严,大理寺素来有,执行 任务的时候,不可与任何异性谈情说爱的规矩,即使是自己的结发夫妻也不能例 外,而这一规则的制定者,正式现仍刑部尚书陆德昭。于是,蒋昱就迁怒于陆筱 芸,杀了陆筱芸既可以泄愤,又可以让铁凤凰等落一个保护不周的名头。

「本来这蒋昱是大理寺极有前途的一员,岂料红颜祸水,在柳思思这蛇蝎女 人身上栽了大跟头。」阿六叹了口气说道。

提到柳思思,突然,霍青玉心里如同闪电一样划过,说道:「大哥,那山洞 的顶部的凹槽,是燕子坞的家主信物,寒山玉牌的形状。」

「对啊,兄弟。」阿六拍手叫道。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啊?」铁凤凰问道。

霍青玉这才将发现洞穴顶部图案的事情给众人一说,众人在混沌中摸索多日, 此时虽然不能确定这和《飞将兵鉴》有关,但总归是有希望的。于是众人便一起 下山,叫上了在山庄中等候的其余众人,带上工具,一起来到了昨晚坠崖的地方。

路上,柳思思默不作声,她虽然之前对蒋昱若即若离,但其实是一直想利用 蒋昱为自己服务。岂料昨天蒋昱的事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这样一来,自然和众人 的关系大为糟糕。

虽然此时重要的线索在她手上,却众女子对她也并没有好脸色。

众人用早上阿六的方法,同样将身子垂了下去,只是这次人数众多,因此用 了接近一个时辰,众人才到达山洞。见到了凹槽的图案,柳思思神色大惊,立时 从怀中掏出了从柳锋的遗物中得到的「寒山玉牌」,递给了霍青玉。

霍青玉急忙拿着玉牌,跳了上去。众人见到这情景,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了。霍青玉把玉牌往凹槽一方,竟然真的严丝合缝,没有一点空隙。就在这时候, 突然出来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原先毫不起眼的山洞石壁上,泥土和石子不断掉 落,一块巨大的石头缓缓移动开。一个一丈高左右的漆黑的洞口出现在了众人面 前。

众人心里大喜,立即点着了几把藤蔓扔了进去,待山洞中的晦涩气息散去, 众人点起火把,走了进去。

漆黑的山洞中充满了乘积许久的泥土的气息,显然这个山洞已经沉睡了多年。

正等着有缘的人去发掘他。

「看,这里的文字写的什么。」走在最前面的雷震大声喊道。

众人急忙用火把去照了下,只见密密麻麻都是些小篆字体。阿六精通篆字, 看了一会儿,激动得颤抖地叫道。「我想我们找到了,找到了。这上面的文字都 是汉人的手笔,上面记录了很多飞将军裴信的事迹。」

众人心里狂喜,急忙打算加速前进,却被霍青玉拦住,说道:「各位切莫着 急,这秘洞中是否有机关暗器,还不得而知,千万别触动了机关。」众人见他说 得有理,便缓慢前行。而司徒空空笑着走到前面,对于一个天下第一的神偷来说, 探路是最容易不过的了。

「小心,」司徒空空突然停下了脚步,在地上敲了敲。只听见轰隆隆的声音, 司徒空空立即脸色大变,叫道:「全部趴下。」

就在众人趴下的一瞬间,嗖嗖的响声四起,一排钢针从石壁上射出,叮叮叮 地全部打在了石壁上。然而还不待众人喘气,第二波的钢针又再次射出,这一次 不光钢针速度更快,而且还变换了方向。这一次比刚才的更危险,几乎是从众人 的头皮上滑过一般。就在这阵钢针飞过之后,霍青玉突然起身,就在这时候,第 三阵的钢针已经射出,瞄准了趴在地上的众人,见到这几乎无可躲避的一阵钢针, 众人万念俱灰,武功高的已经翻身去护住要害,而武功浅的陆筱芸等人,只能吓 得闭上了眼睛。

然而一阵强劲的衣服抖动声之后,众人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机关声音已 停,剩下霍青玉独自站在中间,身边的地上全是钢针。原来刚才霍青玉猜到第三 波攻击的角度会攻击向众人,于是立即起身站好方位,带钢针飞出,立即使出 「千手莲华掌」。将所有的钢针击飞,这才让众人逃过一劫。

结果了刚才的惊险后,众人好了会儿才回过神,顺着山洞继续向前走。突然, 觉得眼前开阔,来到了一间宽敞的石室。

石室很大,以至于众人的火把也不能完全把石室照亮、这时,卫东兴发现了 墙壁上尽然还有几只巨大的蜡烛,由于年生日久,已经积满了灰土。卫东兴吹开 了灰土后,尝试着点了下,所幸竟然可以点着。

巨大蜡烛的火光,立即将石室照的同名。之间周围的石室墙壁上,刻满了羌 族的各种图腾。而正中央的一座石门,正紧紧地关着。

众人立即走了上去,仔细查看着这座石门。石门上面有两个石孔,显示是用 于插钥匙的。

「唉,可惜我们并没有钥匙。」公孙裘有些失望地说道。

「他奶奶的,让我试试。」雷震恨恨说道,说着,便运足内力用力地去推石 门,却并没有反应。一连用了几下力,竟然纹丝未动。

这一下,雷震勃然大怒,就要一拳打在石门上,然而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 仿佛如同内力全失一般,没有一点力气。连续运了两次内劲,竟然热血上涌,心 中一阵难受。

「奇怪,」这话还没说完,却双腿一软,径直地跪在了地上。

雷震惊恐地回头,却看见众人都像失去了力气一般,纷纷跌坐在地上,不断 地用力挣扎,从众人的脸上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众人的惊讶和惶恐。

「蜡烛有毒。」霍青玉叫道。

众人立即明白了过来,原来这蜡烛中常有毒药,刚才卫东兴点燃后,毒性挥 发出来,中毒后大家才会浑身疲软,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怎么办?」公孙裘问道。

「眼下,只能先大家捂住鼻子,然后祈求上天了。」霍青玉无奈地说道。但 众人知道,除非有没中毒别人来,众人才有生还的可能。然而,这种事情发生的 几率,几乎为零。

但这种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的确有没中毒的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但不是 新来的人,而是铁凤凰。

此时众人惊讶地发现,铁凤凰此时正好端端地站了起来。此时,她正脸若寒 霜地站在众人中间,神情看上去,除了恐怖,没有更好的词语能够形容。

「铁凤凰,你他娘的搞什么鬼。」雷震吼道

「闭嘴,」铁凤凰突然飞出,重重地往雷震踢了一脚。虽然没有致命,但已 经封住了雷震的大穴,雷震立时昏死过去。

「铁大人,这……」阿六的语气中,就能听出他的惊讶。

「好了,戏演完了,起来吧。」铁凤凰对地上的众人说道,而这时,司徒空 空竟然也好端端地爬起来了。

铁凤凰突然冷笑了几声,说道:「不愧是闻名天下的神偷,这段时间表演下 来,竟然是天衣无缝。

「哈哈,还是铁大人的计策妙啊。」司徒空空也是笑着答道,神情中充满了 得意。

「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卫东兴问道。

「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大家了。」铁凤凰说道:「其实整件事从一开始就 是我的安排。我在多年之前,就已经得到了《飞将兵鉴》的秘密,于是我其实在 多年前,已经来过这个熔灵岛。

一开始,我也是一无所获,机缘巧合,我却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山洞。我幸喜 若狂,但却被一座石门,啊,也就是大家眼前的这个石门阻碍。「

「你是怎么过了第一个门的,难道?」霍青玉说道。

「哈哈,霍少侠果然了得,这么小的破绽,都被你发现了。」铁凤凰笑着, 突然扭头对地上的柳思思说道:「不错,当时和我一起来寻找的,就有你的死鬼 老哥,柳锋。」

听了这话,柳思思不禁大怒,「我一定会杀了你。」

铁凤凰笑着说道:「还是省省吧,谁不知道你巴不得你哥死,好继承燕子门 当家的身份。我替你除掉朝思夜想的绊脚石,你应该谢我才对。」

柳思思一时无言,只好低声不断咒骂。

铁凤凰走到石门前,摸了摸石门,接着缓缓说道:「其实各位现在看到的石 门已经是我处理过后的石门了。当时这石门上刻满了奇怪的图案,我研究了很久, 都没研究出这些图案的含义,于是便拓下了图案,然后把时刻全部毁了,也是为 了避免被别人发现。」

说着,便从怀中套出来了一个油纸包,打开后,里面出现了一块拓着许多图 案的白布。

「我在中土参详多日,也没有找到线索。直到我遇到了司徒空空先生,要说 江湖上还有谁比他的阅历更深,就只有传说中的『百晓生』了。」

「想不到,名动江湖的侠盗司徒空空,居然干得出这等龌龊的事」阿六叹了 口气,说道。

「你错了,」司徒空空哈哈一笑,得意地说道:「对于一个小偷来说,得到 最珍贵的东西,才是我们的宿命。况且,我毕竟只是一个小偷,这些年风平浪静, 除了身手了得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有铁凤凰在暗中关照你,」阿六说道。

「不错,当时铁大人找到了我,我本以为是要抓我的,没想到铁大人却送上 了千两黄金,要我帮破解一个谜题。我一看图案,原来是这个。」

说着,便指了指图案中信的一个北斗七星的图案,和一个白云图案。看了这 个图案,潘绮红和郭秀一阵惊呼。

「这,这是亡夫的师传佩剑上的图案」潘绮红惊讶地说道。而一旁的郭秀, 神情同样的惊讶。

「不错,这两个图案,说的正是七星剑和白虹刃。」司徒空空说着,便走到 潘绮红和郭秀身边,从他们身上取下了七星剑和白虹刃,然后来到石壁边,把双 剑连剑鞘一起插入了石壁上的钥匙孔,然后双臂一用力,石门则应声而开。

「所以,你一开始就设法,要这两把剑在这里出现。」霍青玉说道。

「不错。于是我就放出消息,引丘辰刚和白仓山前来,虽然发生了点意外, 不过反而引来了霍青玉,有你这个心思机敏,武功高强的人在,我就又增加了几 分胜算。」

霍青玉叹了叹气说道:「没想到我自负智计过人,却没想到,竟然会成为别 人的工具。」

「不错,你确实是我的工具,你们其他人也是。」

「既然如此,那为何连你出生入死的下属你也不放过。」霍青玉问道。

看了看地上的躺着的卫东兴等人,铁凤凰冷冷说道:「成大事者,岂能因为 这些,就改变自己的想法?」

「你这个畜生。」潘绮红骂道。

「不错,她的确是个畜生。」阿六缓缓答道,言语中竟然没有一丝的语气。

「不过,铁凤凰,真的是这样的吗?」

「你什么意思?」

「还是我来说吧。这样至少大家可以当个明白鬼。」阿六说道。

「事情,其实要从很久很久之前说起。」阿六望着天花板,似乎被拉回了很 多年前的往事:「在十六年前,京城的富商张世栋,因为相传拥有了江湖至宝 《飞将兵鉴》而遭到了灭门。后来,在多方勘探下,发现是一个叫黑衣会的组织 所为。

这个黑衣会,是江湖上一个著名的杀手组织。但世人有所不知的是,这个组 织,其实是隶属于朝廷,负责通过武力方式清楚朝政隐患的组织。「

「什么,黑衣会竟然是隶属于朝廷的秘密组织?」久未开口公孙裘突然惊讶 地说道。

「不错,这个组织,规模并不大,但却都是一些武功高强的杀手,他们其实 在现实中都有自己的身份,有的是成名已久的武林人物,有的是隐藏于市的小贩。」

听了这话,潘绮红等人突然脸色大变。

阿六叹了口气,说道:「八极门掌门丘辰刚,大理寺内务总管卫东兴,刑律 主簿周鼎,都是这个组织的人。另外,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就是姑苏燕子坞上一 代的家主,柳乘风。」

「你说,家父也是这黑衣会的人物?」柳思思颤抖的声音说道。

「是的,你父亲年轻的时候,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高手。虽然武功了得, 但毕竟家境贫寒。是什么原因,让他得意生意一本万利,垄断江南那么多生意呢?

其实,这都是因为黑衣会的重要政治影响力。「

「哦?」铁凤凰笑了笑说:「看来陆尚书告诉了你很多了嘛,这些事情都是 朝廷绝密,他将消息外泄,自然是少不了一次渎职之罪了。」

「不,这些并不是老爷告诉我的。」

「哦?」铁凤凰有些惊讶。

「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也许你就不会惊讶了。不过眼下,我的身份并不重要, 还是先说说你吧,」阿六说道。

「大哥,想来,铁凤凰就是黑衣会的首领了。」

「不错,她本是黑衣会的一个普通头目,但上一代首领过世前,却力排众议 指定她为继承者。在那之后,她利用黑衣会强大的实力,替朝廷办了很多私密的 事情,而这也帮他坐上了大理寺寺卿的位置。」

「然而,大家却不知道,她其实一直在利用黑衣会和朝廷,满足自己的各种 需求。」霍青玉道。

「兄弟所言甚是,在我跟随老爷不久后,就一直感觉老爷身边的人有一个人, 其实在暗中利用整个朝廷的司法部门,完成各种谋私之事。我曾经多次向老爷暗 示,但老爷也许是处于对朝廷负责,并没有告诉我任何细节。但他却按照授意我 去调查此时。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这几年的调查,我终于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然而,我却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指正你的所作所为,因此,为了化被动为主 动,我才开始和你更多地一起办案,直到本次的行动。「

「了不起,看来我一直没有看错你,你的确是隐藏在我身边的最大的敌手。」

铁凤凰说道:「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这一次,你们一个也走不了。而我, 当我得到了我要的东西后,江湖上只会多一个因为风浪意外身亡朝廷要员,而江 湖上,却会多一个旷古绝今的神秘组织。这个组织会通过各种暗杀任务,积累大 量的财富,最后,更凭借无上的战斗力,推翻本朝的朝廷,而我,自然就是新朝 代的皇帝。」

「什么?你想谋逆作乱,改朝换代?」阿六道。

「这是当然,我已经归为朝廷大理寺卿了,荣华富贵早已经够了。只有登基 称帝才能满足我,让我为之努力,为之疯狂。」铁凤凰说着笑了起来,笑声中充 满了恐怖。

「所以,你必须要清除那些知道你身份的人。即使是自己的下属和战友,也 一样要死。」阿六说道。

「不错,他们都得死,一个都不留。」铁凤凰恶狠狠地盯着卫东兴等人,眼 中都要滴出血来。

「唉,其实人生在世,就是一场烟云。荣华富贵是空,登峰造极也是空。你 何必拘泥于人世,执着于这些镜花水月的东西呢?」阿六叹了叹气。

「少废话,你这是在拖延时间吗?此事我谋划数载,终于要成功了。谁也别 想阻止我。」

阿六摇了摇头,说道:「铁大人,你错了,完全错了。人一旦执着,就会失 去很多看清事实的机会。而一旦执念,就会形成一种障,这种障,会蒙蔽你的眼 睛。因此,你的失败,也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哦?我会失败?哈哈哈哈………」铁凤凰笑了,笑得很疯狂,但她突然停 止了笑容,笑容已经凝固。她的眼前出现了两个人影,让她一下子如同被一盆凉 水泼下来一般,从头到脊背都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