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国际留学生的一次意外经历

国际留学生的一次意外经历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小仪和雅琪是国际留学生,但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却让她们感到无比厌倦。她们更喜欢流连于午夜的赌场。为了庆祝学期的最后一天,她们又来到了最常光顾的赌场。轮盘的一旁,清秀可人的小仪在大喊大叫,大眼睛娃娃脸的雅琪也在一旁紧张地望着色子,家境富庶的她们不需要太担心金钱。一切只是为了享受。

  自从几个月前,她们两个迷上赌博,几乎每个晚上都在这里度过。随着大大的叹息声,两个女孩象泄了气的皮球垂下头来。这个月的手气好差。都说生手运气好真是一点也不假,记得第一个月她们刚来赌场玩,真是逢赌必赢,狠狠地赚了一大笔,可是这个月仿佛衰神临门,输到赊帐,贵宾室更是不用想了。

  “都是你不好。”小仪大声地呵斥雅琪。

  雅琪对此默不作声。雅琪的父亲是个商人,常常有事要拜托小仪做公安局长的父亲。雅琪为了父亲的生意对小仪总是忍气吞声。

  这时服务生走过来,对着她们微微欠身:“两位小姐,我们老板想请两位谈谈……”

  郊区的一栋豪华的别墅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华裔男人正跟俩个妙龄女子闲聊。这人就是华人青龙帮老大的二子——宋哲。他专门负责组织买卖人口。

  这两个女孩正是小仪跟雅琪,由宋哲开赌场的大哥带过来。她们两个在赌场赊了很多的帐。宋哲说还不上钱就要她们卖身。

  小仪灵机一动想起自己的男友,最近经常呆在学校的实验室,还常夸他的一个女同学漂亮,想起来就让她生气。要卖身就卖男友的女同学好了,一举两得。小仪跟雅琪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们看到年轻有气魄的宋哲,还幻想能象爱情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得到他的青睐,开始一段轰轰烈烈的异国黑道情缘。

  “宋先生,我倒是认识一个美女,还是知识型的。”宋哲不置可否,小仪只好接着说:“她叫黄莺,是皇后学院的研究生,比我们强多了,我们连英语都说不利落。”小仪看看表,“估计她现在还在实验室呢,这时人少,正好下手。”

  小仪的男友晚上还在仓库打工,听他说黄莺每天作实验到深夜。

  宋哲听了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叫了两个手下吩咐了几句。对宋哲来说,美人越多越好。原来,宋哲刚接到一份定单,要两个亚裔美女。亚裔挺多,美女难寻,更何况要不露痕迹。留学生最好,失踪几天也没人找。

  已过午夜,皇后大学的解剖室里,黄莺还在忙碌着。明天就开始放暑假了,黄莺洗干净最后一个试管,伸了伸僵直的背,松了一口气。

  学医不是黄莺的志愿,可当年填志愿的时候,家里的人都希望能出个医生,想当然地认为以后看病就不用愁了。黄莺干别的都不行,就学习好。所以也没有别的选择,一口气读到博士。

  晚归的女学生是可以让保安护送回家的。不过很少有人真的去做,象黄莺时常读书到很晚,经常叫他们护送太过麻烦,好在这里治安比较好。

  月下的校园格外宁静,只有树影狰狞。穿过几棵高大的橡树就到了公路,黄莺的车子就泊在路边。

  这时树后闪出一个壮汉,不怀好意地望着她。黄莺犹豫了一下,身后又传来脚步声,回头望去,竟然还有一个壮汉,显然是有备而来。

  黄莺立刻举手投降。两个大汉走到黄莺身旁,示意她放下手。黄莺情知反抗也没有用,白挨打罢了。于是,把手慢慢放下,两个大汉一左一右将她连拉带推地丢进路边的一辆黑色房车里。黄莺此时有些怕了,原来以为劫财,现在怕是要劫命。

  清冷的月色下,一辆黑色房车绝尘而去。

  黄莺不敢多问,努力地回忆防狼指南。据说被强奸的时候,屎尿屁齐下,可降低色狼的性趣。

  “读书的人就是没品,小仪小姐这么美,你的男朋友还有心在外面打工?”宋哲笑眯眯地望着小仪。

  小仪不禁有些得意,却装做很害羞的样子:“宋先生说笑话。”

  这时有手下进来,附在宋哲耳边轻声说:“二哥,货到了。”

  只见宋哲点了点头,转头对小仪和雅琪说,“货到了,不如两位跟我一起去看看。”

  地下室,黄莺尽量缩在屋角呆呆地看着房间里仅有的几把木头椅子。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房间,除去旁边的角落有一个下水口,跟一个水喉,就只剩下雪亮的灯光。整个房间显得明晃晃,空荡荡的。

  这时有人轻呼:“二哥,”房门被人打开。

  黄莺望着宋哲带着小仪和雅琪走进来。黄莺仔细地打量他们希望能从记忆中寻出些蛛丝马迹来解释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那个精壮的男子看来是主谋,长的中等身材,短发的前端时髦地打上着哩水。一张国子脸绷的紧紧的。

  后面两个女孩,一个甜美可人,一张娃娃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许是两个小酒窝的原因,脸上的笑显得很稚气。及肩的短发,削剪的很有层次。后来黄莺知道她叫雅琪,另外一个女孩叫小仪。她看上去很傲慢,窄窄的瓜子脸,细细的眉毛几乎与发迹相连,略微上扬的下巴,薄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

  接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也走进来,旁边的打手马上鞠躬道:“卓小姐。”

  被唤做卓小姐的女子眼都没偏一下,直走到宋哲跟前,腻腻地叫了声:“二哥。”

  卓小姐长的很小巧,翘翘的小鼻子,小小的嘴唇没有涂口红,却象鲜嫩欲滴的玫瑰,让人情不自禁想要一亲芳泽。如果不是她戴了一副黑墨镜,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踩着细高跟的黑凉鞋,出现在这么一个古怪的地方,黄莺会把她当作某个电影明星。她的身后还跟了一个助手,一个肌肉发达的强壮男子,拉个一个小行李箱。

  这么多人,房间里竟然静悄悄的。

  这时听到宋哲说:“少言,你也到了。”黄莺估计又有人来了。

  果然,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踱到前面,看来不过二十三四岁,面无表情,看到宋哲跟卓小姐也只是冷冷地点了个头。他的身后也跟着一个大汉,拉着一个小行李箱。看着说不出的诡异。

  小仪望着黄莺了,心理不平,什么美女助教,看来不过如此。一定是她男朋友故意让她吃醋。

  黄莺望着着一切,一时理不出个所以然,只好鼓起勇气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说:“是,是误会了吧。”

  宋哲面无表情地望着她。房间一下子又变的静悄悄的。

  黄莺很想让他们给自己解释一下,咽了好几次口水,也没敢发出声音来。只好自己估计一下形式。那个面沉似死水的男人应该是主谋。他眼神仿佛能剥光她的衣服似地在她的身上看了看,眸子里射出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

  宋哲突然转向小仪,狠狠地揪住她的头发,冷冷地说:“两个小姑娘是看我的兄弟太闲了吧?”

  “不是的!”小仪痛的眼泪都流出来,连忙辩解。

  “这就是你说的美女吗?”

  “好痛,放手!”小仪尖叫着。

  “救命呀,放开她!”雅琪也跟着撕扯起来。

  “这样吧,我是不能做赔本的生意的,你们都这么美,一个就够还钱的了,只要你们有个愿意牺牲一下。怎么样,谁愿意留下来还钱?”

  两个女孩面面相觑。

  “混蛋,放开我!”小仪生气地喊道。

  黄莺终于有点明白,看着两个女孩子,心想:“看他们好象黑社会的,到手的肥肉还能让她们跑掉,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置自己。”

  正想着,宋哲阴鹫的目光在黄莺的身上瞄了一下,吓的黄莺打了个冷战。

  “我很难选择,不如这样。”宋哲松开了手,顿了一下。

  两个女孩停止哭闹,望着他。

  “你们谁先把对方的衣服脱光,谁就可以自由。”

  “你放我走,我可以筹钱给你。”雅琪大声地说。

  虽然说两个女孩大胆前卫,霸道,叛逆,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脱朋友的衣服还是……

  宋哲冷冷一笑,一把撕掉雅琪衣服的前襟,露出淡紫色的胸罩。

  “现在开始十分钟,没脱完就全部都留下。”

  雅琪吓得脸都白了,立刻用手护住胸。眼泪几乎要落下来。

  小仪听了宋哲的话,咬了咬牙,不再犹豫,冲到雅琪面前就去扯她的外衣。一时间两个扭做一团。

  小仪虽然先下手,却因为穿的是低腰短裙,被雅琪绊倒后,内裤先被扯掉,露出茂密的黑毛,和粉嫩的肉缝。不过小仪身材略微高壮,很快掀起雅琪的外衣缠在雅琪的双臂上。

  趁着雅琪双手受制,小仪成功地剥掉了雅琪的长裤,淡紫色的内裤,紧紧包着雅琪两半白嫩的臀部。雅琪甩掉衣服,扑到小仪的身上,撕开她的外衣。

  两个人撕扯,扭打着。随着,宋哲的“时间到”。两个人突然意识到,她们的身上已经一丝不挂。

  小仪坚实小巧的乳房暴露在凉凉的空气里,不合适宜地挺立着。雅琪的两颗大乳房随着她急促的呼吸颤抖着。然后,几乎是同时,两个人尖叫着,用双手遮住自己的乳房蹲在地上。

  黄莺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

  早有大汉在一旁准备好绳子,就地按住她们两个。小仪一面挣扎一面尖叫,大汉在她的脖子上套了个活扣,大手一抖,勒的小仪喘不过气起来。接着锁紧双手,拉到背后,从脖子上的绳子上穿过,为了呼吸顺畅,小仪不得不拼命挺胸,缩短脖子跟手的距离。

  雅琪则刚好相反,手背相对,手心向外,在胸前捆好,拉高吊脖子下面,仿佛雅琪拥着自己硕大乳房给人看一样。

  两个人被捆好堆在地上,泪眼汪汪。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们白嫩的肌肤上。好想透过放大镜的阳光一样,灼烧着两个人的肉体。两个人的脸变的红红的,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那灼人的目光。

  五分钟过去了,两个人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二哥,今天的货不错呀。”

  “是呀,看那个小妞的乳头好象熟头的樱桃,真想咬一口呀。”

  “那就去咬呀,雅琪小姐捧出来,就是想我们咬的吧。”

  “不知道还是不是处女。”

  “下面一定已经湿漉漉的了,哈哈。”

  打手跟宋哲几个人开始污言秽语羞辱两个小姑娘。

  “一群人渣,我爸会把你们都枪毙的!”小仪嘶喊着

  雅琪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这时那个叫少言的青年,走过来提起小仪的绳子,小仪受不住痛,脖子又被勒住,叫声顿止。少言转过头看着雅琪,仿佛说要不要也试试。雅琪吓的忍住哭声,小声呜咽。

  少言将小仪的下巴抬的高高的,仔细的观察她的皮肤和五官。

  “今天的货真的很不错,皮肤细腻,还是很健康的栗色。”少言眯着眼一边看一边评论着。

  小仪听了也不禁流下屈辱的泪水。只见少言用力地捏紧小仪的下巴,小仪不由的张开小巧的嘴巴。

  少言看了看,“阿宝,她的牙齿不够整齐,也不够白,明天约牙医来都给拔掉。”

  小仪一听吓的两个眼睛都圆了,拼命地摇头。站在一旁叫阿宝的助手,马上记下少言的要求。

  少言拉高绳子迫使小仪站起来,小仪拼命的挺胸,使自己能够呼吸。他身边的助手从行李箱拿过一根长绳搭在天花板的铁钩上。再穿过小仪脖子上的绳子,然后慢慢收紧,小仪不得不翘起脚跟,用脚掌撑地。

  这时少言望向了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小巧玲珑却结实富有弹性,少言一只大手刚好能够握住,那滑腻的手感让他不由得要揉捏挤压。粉红的乳头向上翘着,象微微绽开的花蕾。少言不断地轻轻抚摩着这两个可爱的柔软的乳房。

  少女的身体是敏感的,小仪的呼吸慢慢地变的急促,红红的脸蛋,迷离的眼神,却还是扭动着身躯试图躲避那双大手。可恶的大手仿佛知道她心意总是若有似无的粘她的身上。在场的男人无不感到血脉贲张。
  
  温柔的手掌在小仪的腹部停住,然后缓慢而坚定地画着圆圈。毫无性经验的小仪忍不住轻轻的呻吟。

  “真是淫荡的身体呀。”少言在她的耳畔轻轻地说。

  小仪一时羞的无地自容,却又无处可逃。少言将一只脚插入小仪两腿中间,将两腿踢开。小仪的身体立刻左摇右摆,挣扎了半天才用脚尖支撑住身体。

  少言抬起小仪的左腿,蹲下去拨弄着小仪的阴唇。阿宝马上过来吊起小仪的左腿。小仪的下阴湿漉漉的,都是她自己的淫水。连茂密的阴毛都被打湿,在雪亮的灯光下泛着淫荡的光。少言轻轻地拨开她充血红嫩的阴唇,阿宝立刻蹲下打开一个手电,向小仪的肉洞照去。

  小仪感到非常的难为情,那样的地方连自己都没有那么认真地看过。现在被两个陌生的男人这样仔细地研究着。

  “真漂亮呀!”阿宝喃喃道,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

  “是呀,多艳丽的玫瑰红呀。”少言和道。

  粉红的肉洞里不停的流着淫水。薄薄的一层膜,在手电的强光下晶莹剔透。男人们忍耐地咽下了口水。

  “是处女呀!”少言故意地大声地说。然后站起身一手揽住少女的柔软纤细的腰肢,一面将手指缓慢地插入小仪已经滚烫的肉洞,“真湿呀,”少言淫秽地说,拔出湿淋淋的手指给其他的人看。

  少言的手指好象灵巧的小蛇,再次滑进湿润的肉缝。少女的阴道火热而有力地吮吸着他的手指,

  小仪将脸扭到一边,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滑落。可是少言身上散发的男人的气息和强壮的肩膀都使得她愈加意乱情迷。

  少言不停地转动手指在肉洞里扣弄,抽插。小仪再也忍不住,口里咿呀不清地呻吟着。

  少言感到手指被越夹越紧,尤其是当他向外抽出手指的时候,本来就已经狭小的肉缝仿佛要将他的手指夹断。这个小小的肉洞仿佛尝到了天下最好的美食,象一个贪吃的孩子不停地追逐着少言的手指。

  黄莺看着此时的小仪,实在不能把她跟之前那傲慢清高的形象连接起来。她似乎跟A片里的女主角差不多。

  少言注视着小仪的表情,仔细地在肉壁上搜寻着。

  突然,小仪的浪叫声变大,不停地摆动头部,少言也感到有个突起的硬核在自己的指下颤抖。少言的脸上漾起残忍的笑容,手上却更加温柔缓慢。

  小仪拼命地哭喊着,疯狂的扭动着身子,收缩着腔内的肌肉,希望身体内的突起能够接触到少言的手指,再多一些,再重一些。少言仿佛知道她的心意,却仍旧不急不缓地煎熬她。小仪的两个奶子不停地抖动着,整个身体仿佛被通了电一样地颤抖着。

  随着一声尖叫,小仪的下身飞溅起无数的水花,持续了几秒钟,慢慢转成水滴。

  “用了多久?”少言问阿宝。

  “五分钟,是很敏感的身体。”少言示意助手将小仪放下。

  解开所有的绳子,将她双腿分开,露出阴毛跟阴唇。当助手将小仪的阴唇也分开的时候,小仪禁不住又呻吟了一声。接着阿宝拿起一个数码相机,对着小仪不停地变换着角度,照了有二十来张照片。小仪有心无力的躲闪,只是使照出来效果更有动感。

  众人不禁赞叹少言好伎俩,整个过程那么从容,没有猛烈的冲击奴隶身体,却达到了更高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