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奴场上的奴姬》(二十二)媚药乱交

《奴场上的奴姬》(二十二)媚药乱交

添加:2016-09-22来源:人气:加载中

“真是一群吵闹的女人。”伊安一脸厌烦地推开围在身边的女人,不顾她们
的反对,拿起那把木竖琴就走了出去。他穿过拥挤的人群,途中偶尔会有一两个
妓女冲他抛来媚眼,不过此刻他毫无兴致。歌手走进一家酒馆,点了份麦酒。  “琳蒂斯……”伊安紧盯着酒杯,不知为什么,金黄的杯面上印出的总是女
孩的容貌,无论他如何涂抹,却始终擦拭不去。  他一口气喝下了整杯麦酒。  “曾经的风流歌手,现在也沦落了吗?”伊安自嘲着重重地放下被清空的酒
杯,杯底砸得木桌不断摇晃颤动。  回想起从前,他只需凭着一只竖琴和自己的歌喉,就可以轻松往返于各大王
国,所过之处从下层的妓女、旅店小妹到上流贵族的妇人们,只要他开口,女人
们都纷纷愿意倾囊相助,甚至宽衣解带,提出鱼水之欢。而他自己,始终从容地
周旋于她们之间,留下激情的种子后,独自一人悄然离去,只流下一双双寂寞的
泪眼。  事实上他一直很享受那样的生活,女人对他来说只是情欲的放纵,并非爱的
结合,他也从来也不会为女人承担任何责任,停下自己的脚步。但这一次,陷入
泥潭的人好像换成了自己……  他苦笑着又一口气喝下了整杯麦酒。  最起先的时候,包括他们的相遇的确都是精心设计的阴谋和圈套。某日,正
在街头演奏的他被告知塞拉曼的奴隶主找他,然后他就见到了这个肥胖的劳伯
斯。  劳伯斯当时给了他满满一袋金币,而他的任务是利用自己的魅力去稳住一个
少女即将破碎的心,同时伺机探听一些情报回去。琳蒂斯·提纳尔的名字他早有
所闻,她曾经是西方同盟诸国中最有名的公主,如今则是塞拉曼最下贱的婊子,
无论如何,歌手都对自己的任务很有信心。  之后的一切都如计划中的那样顺利,但有一点例外:当时站在他面前的,既
不是那个传闻中高贵纯洁的蓝宝石公主,也不是流言中那个低贱无耻的婊子,而
只是一个带着羞涩笑容的美丽少女。  第三杯酒下肚的时候,他的眼睛开始朦胧起来,周围客人的喧闹打架声让他
鼓膜发胀。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琳蒂斯都是个美丽的女孩,这点毋庸质疑。她有着流
云般金黄的秀发,清新秀丽的脸庞和清澈如水的蓝色眼眸,乳房高耸挺拔,小腹
平坦,腰肢纤细,加之丰硕的美臀和圆润如玉的大腿,让人感觉这个女孩简直是
为了性爱而生的。但这些都困不住歌手,他的生命中从来都不会缺少美女,但这
次的女孩却有些特别……  在一个月左右的交往当中,他知道了很多事情,多次的背叛和无尽的暴虐已
经让她的身心千疮百孔,几近崩溃;但同时肩上的重责又让她不得不支撑自己去
承受一次又一次似乎永无止尽的磨难,这种尖锐的错位给这个将残末残的可怜女
孩凭添了一份凄楚的美感,让人怦然心动,想要去占有和支配。  但更重要的,是琳蒂斯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种,近似于哀求的爱恋和依附,
就好像快要溺水之人紧紧抱住浮木一样,她渴望自己爱她,渴望依附在自己身
边。  对于脑子里充斥着天真幻想的女性,歌手从来没有留有怜惜,但琳蒂斯不一
样,她聪明,温柔,而且坚强……更重要的,她是一位公主,真正的公主……  伊安的喉咙一阵干涸,他又要了一杯酒。  公主的计划非常细致,在外来的支援下,一支由阿塞蕾亚重臣三十多人组成
的绿林骑士团正混夹在整个塞拉曼城内,琳蒂斯摸透了城市的地形,在她的计划
中包话放火、谣言、潜入等等各种行动,每个人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她甚
至还预估了奴隶主的反应,准备了详细的应对方案,一切只等夜色降临的那一
刻。  所有的计划似乎无泄可击,但唯独自己例外。  酒喝得太多了,连思绪也变得飘渺起来。  但奴隶主这边,难道没有什么对策吗?他不知道,劳伯斯没有告诉他。但那
支由阿塞蕾亚重臣组成的绿林骑士团,劳伯斯却特意再三提起,只要能够找出他
们的所在,奴隶主承诺给予他从来没有想过的巨大财富……  巨大财富。纵观琳蒂斯身边的三个骑士,波隆最为优秀,但太过正直,脑子
还有留有天真的幻想,加兰武艺最高,但为人太过冲动莽撞。只有马文,他是个
深沉的男子,视骑士精神如粪土,却深谙暗黑世界的规则,可以看得出来,这人
的过去并不简单。但他也并非没有弱点,上天赐于了他一副讨人厌的脸庞,他的
所作所为末必能得到两个同伴的认可,只要稍稍利用,很容易在他们之间挑起猜
疑的种子……  但真正的危险在于隐藏在暗处的第四个人,他是琳蒂斯身边最为危险的存
在,他溶于黑夜,沉稳,深不可测。  “奴隶主和琳蒂斯,我究竟应该站在哪一边?”伊安发现自己的头又开始痛
了,他出生平民,渴望得到巨大的财富,劳伯斯可以给他这些,而且全无风险…
但如果选择琳蒂斯,他却可以得到一个美丽公主的心,她是堂堂公主,甚至连城
堡也有可能……  酒瓶重重地滑落,打碎在地上。  他睡着了。  ……     ***    ***    ***    ***  歌手去过很多城市,但即使以他的阅历,巴尔曼会长的豪宅仍然称得上金壁
辉煌,四周布满了纯金银制成的手工艺品,作为塞拉曼最富有权力的商人之一,
他房间里的每一处装饰都经过细心雕琢,极显奢华。然而到场的其他男男女女也
不错,个个衣着华丽,身佩名玉。  此时大厅内歌舞升平,无数贵妇豪绅们在聚在场中交谈、品酒,即使是正统
王家,歌手也不认为能有如此的奢侈铺张。  “哦,那位让城里无数少女倾心的男子,伊安,你来了啊。”劳伯斯的声音
从楼上传来。  “塞拉曼哪来的少女?”一旁的佣兵耸耸肩,“您是指妓女吧?”说话的人
有着一只显眼的鹰钩鼻,沙狐普兰达,歌手记得这个男人。  “人们叫他妓女杀手。”作为主人的巴尔曼会长哈哈大笑,其他人也跟着笑
起来,这让歌手非常难堪。  “是的,在下是伊安,一名游浪歌手。”伊安忍住怒气,欠身行礼。  “的确长得非常不错嘛。”普兰达径直走到他面前,一把扯着他的衣领,
“听说你很会弹琴,不过床上功夫更了得。”  “这……”歌手说不出话来,佣兵吐出的酒气让他难受。  “好了,普兰达,你何必为难一个歌手呢?”作为塞拉曼仅有的三支正规军
之一,暴鸦团的团长苏伦特走了上来,一把拦下了佣兵。“我们喝酒去。”  “哼。”普兰达瞪了他一眼,抽身离去。大厅内也恢复了秩序,音乐声再次
响起。  “普兰达在嫉妒你呢。”劳伯斯笑着把他拉到一个角落,“上次他和他的佣
兵同伴打赌,说可以在三天内征服琳蒂斯,不过失败了,为此普兰达视之为耻
辱,但他征服不了的女人却被你轻易弄到手了,所以他才不服气。”  “我和琳蒂斯?”歌手张大了嘴巴,“你怎么知道?”  “塞拉曼没有事能瞒得过我。”劳伯斯神秘地笑了笑,“她爱上了你,是不
是?”  “我……”伊安不知道如何回答。  “回答是就对了嘛,我说过,你骗不了我。”他拍拍歌手的肩头,“她一定
会告诉你一些东西,不用全告诉我,只需要说我最想听的,绿林骑士团的事
情。”    “不,她没有……”歌手窘迫地摇摇头,不知如何是好。  “说出来,大量的财富,比你梦想中的还要多,甚至土地,还有女仆……
你都将拥有,背叛一个婊子对你来说有何困难?”  “不,琳蒂斯不是婊子。”  “她是婊子,最下贱的婊子,这里所有人都可以上她。”劳伯斯展颜微笑,
“好好吃点东西吧,很快你就会想通的。”  他走开了。  音乐声越来越大,厅内的气温也在上升,闷热让歌手的心情不断变坏,他实
在觉得这里太吵了。一连串的事件,格格不入的氛围让他心情郁闷,歌手生气地
走出大厅,在外面的花园中停下了脚步,吹过的冷风让他心情舒适了不少。  “她是个婊子,这里所有人都可以上她!”不知怎么地,奴隶主的话语一直
回荡在他耳边,挥之不去,其实他并非不知道琳蒂斯的处境,但无论如何他都不
能将琳蒂斯的身影与婊子重合起来。  和女孩相处的日子里,她一会儿像个忍辱负重的公主,一会儿像个纯洁善良
的女孩,一会儿又活脱脱是一个楚楚可人的依人小鸟,但无论她怎么变,都和婊
子妓女完全没有关系。事实上,他们虽然有过鱼水之欢,但总体来说琳蒂斯对性
的欲望并不是非常大,她更喜欢听他讲故事,每次听到神奇的地方,她都会睁大
眼睛,像个小女孩那样问这问那……  他继续回想,想起她赤裸美妙的身体,想起她羞涩的笑容,想起她那深深的
哀怨,他的心就一阵搏动。歌手读出了自己的心声,他想要她,想要占有她,支
配她,让她变成自己的东西,而这一切,只需要一个选择……  歌手的思绪沉浸在幻想之中,直到仆人叫出他的名字,才把他拉回现实。歌
手尴尬地发现大厅内几乎没有的贵客,仆人指了指,示意他走进房间的深处。  门的那一边是一条陕长的隧道,两旁各有几名警卫把守。他疑惑地继续向前
探去,越靠近尽头的时候,仿佛可以听到某种男男女女欢愉的呻吟声,这让他有
些不安。接着,他打开了深处的大门。  印入眼帘的,是一幅无比狂乱荒淫的场面。在淫靡的音乐声之中,无数裸男
裸女,或在床上,或在桌上,还有一些则躺在地上,他们交合在一起,肉块与肉
块重叠,发出肆无忌惮的呻吟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到处充满着性的味道,配上
散满房间的那种特制迷香,整个场面淫秽之极。即使是伊安这般风月场上的老
手,也对如此景象目瞪口呆。  在如此的氛围下,连年迈的、姿色平庸的妇人也和少女们一样脱光衣服,露
出干瘪或肥胖的乳房来不断诱惑男人们,不过大多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场中央的
两个女人身上。她们是全场注目的焦点,大多数的男人都围在她们身边,争先恐
后地与她们交欢。而歌手一眼就可以看出,左边那个金黄长发的少女,不是别
人,正是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琳蒂斯!  “不,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歌手一步步向后退,他认识的琳蒂斯,即使在
床上交合也会面露羞涩,但她不同,她的眼睛里充满着欢愉,起伏的呻吟中散满
了挑逗,正在用她的阴道和嘴巴侍奉着男人,至少在十根以上的肉棒围在她身
边,等候着。  “蓝宝石公主是这里最有名的婊子嘛,这样的乱交派对怎么能少得了她?”
劳伯斯不知从哪里走近他。  “这样的派对……”伊安瞪大了眼睛看傻了,这样的派对他以前从来没有见
过。  “这里是塞拉曼,和你们的国家不一样,贵族式的矜持不适合这里。看,不
是嘛,每个人都有狂欢的权力,性在这里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只是遵从他
们的本性而已。”  “但是你不一样。”伊安想道。尽管劳伯斯的下面早硬了起来,但他仍然衣
冠整齐,没有脱过的迹象。他回头望去,不仅是劳伯斯,他的好友苏伦特也没有
动过。还有这里的主人,巴尔曼会长同样作壁上观,他的儿子罗格也和他父亲在
一起,不过他的眼中却充满了不安分,珍妮——琳蒂斯曾经的侍女,正依附在他
身边,不断套弄着罗格那高高挺起的阳具。  此外,曼沙会长同样也没有任何动作,他站在暗处,一动不动,身后还站着
一个全身包括脸庞都绑满绷带的高瘦男子,男子身上充满着异样的邪气。倒是佣
兵普兰达,早就抱着一个美艳的妇人滚在了地上,大力抽插着胯下的美肉。  “你知道琳蒂斯身边的女人是谁吗?”劳伯斯又继续发问  “我不知道。”事实上,歌手的眼睛一直紧盯着琳蒂斯,根本没有看过其他
女人。  “你猜猜。”  歌手转过头,仔细观看。他这才发现,另一个女人无论身材和美貌都完全不
逊于一边的琳蒂斯,同样有高耸坚挺的美乳、平坦的小腹和丰满如玉的大腿,只
不过她的头发不是琳蒂斯那般的金黄,而是鲜艳的红色。他忽然想起一个人来,
来自于东方帝国的红宝石……  “不,不可能是她。”歌手退后一步,“你们不敢对帝国的公女……”  “她是东方帝国的红宝石,也不是东方帝国的红宝石。”劳伯斯微微一笑,
“就和琳蒂斯一样,你需要她是的时候,她就是,不需要的时候,就不是……”  歌手将头转向中央的两个女人,围在她们身边的男人更多了。琳蒂斯早已屈
服,眼神中不再有点抗拒,只有享受和欢淫。另一个女人则好一点,仍然可以从
她脸上看出不屈和骄傲,她正在强打精神,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沉沦,但
从她渐渐力不从心的表现来看,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你对她们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或者你猜得到?不过无论如何,仔细看看她们的表情吧,特别
是你的琳蒂斯,看清楚了,这才是她真正的模样,她就是一个下贱如狗的婊子,
是所有人的玩物!”  “不……”  “放弃吧,看清楚现实。然后仔细想想该如何取舍……你最终也得不到她,
但换个角度,考虑考虑我给你的条件……它是不是突然变得诱人起来了?”    歌手视线回到房间中央,场面变得更淫秽不堪了。  琳帝斯此刻仰面躺在地上,她的口腔、阴道和肛门分别插着一根肉棒,同时
还有一个男人骑在她雪白的肚皮之上,将坚挺的肉棒向下,伸入琳蒂斯高耸的双
乳中间,两手握住柔软的乳房,抽插起来。最后连她的手也没有空着,分别一边
一个握在手心不断按抚,如此六棒齐奸的场面让歌手也一阵晕眩。  “她是个活脱脱的婊子,不是我要的那个琳蒂斯。”伊安退后一步,原先在
他脑海里那个美丽纯洁的形象变得破碎,取而代之的则是面前那个淫荡乱交的妓
女。  然后,突然间随着眼前男人的一声怒吼,滚烫的精液射入她的口腔中,琳蒂
斯两眼发白,大片大片的白浊散在了她的脸上,同时,肛门和阴道的肉棒也开始
射出了浓厚的精液,接着是乳房和双手,很快她的全身都充满了精液。但即使如
此,女孩的脸上还充满着兴奋,她还不满足。  “选择其实很容易。”劳伯斯的话语再次出现在他的耳边,“你只要说出
来,财富就是你的,女人你也会得到很多,这个世界上总是不缺美女,不是
吗?”  “是的。”歌手点点头,他作出了选择。  ……     ***    ***    ***    ***  一切都完了。  背后的骑士将他打翻在地,然后用膝盖顶住他,命令他跪下。伊安勉强抬起
头,发现琳蒂斯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波隆和马文则在她身后持剑而立。女孩正
静静地,用她那双蓝色眼眸看着自己,没有愤怒,只有无限的悲伤和悔恨,眼泪
在她的眼眶里打转,但女孩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  是我背叛了她,是我害了她。  当晚上,阿塞蕾亚重臣组成的绿林骑士团接到暗号,准备开始行动的时候。  劳伯斯的私兵早就等候已久,他们冲入房间,一举擒获了骑士团的所有成
员,并在第二天于中央广场公开斩首。但是在这所有被抓获的成员之中,伊安并
没有发现琳蒂斯身边那三位骑士的身影,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犯下了一个巨大的
错误,琳蒂斯还留有最后的底牌,他低估了公主!  “你说过你爱我,你会站在我这一边的。”琳蒂斯的声音低婉而哀怨。  “是的,我说过。”他低下头,眼睛紧盯着地板。  “我知道你对我留有秘密,知道你生性风流,也知道你和劳伯斯的接触。但
我却一次又一次地说服自己,让我自己相信你,我相信你的花言巧语,我仍然把
赌注押在你这一边,你却背叛了我!”  “琳蒂斯……”  “告诉我,劳伯斯允诺了你什么,让你决定背叛我?还是你所有的一切都只
是巧妙的骗局,一切都只是逢场作戏?”  “不,不是!”他猛然抬起头,“的确,我承认。从一开始的相遇,都是劳
伯斯授意按排的,当时他对我说你快要崩溃了,但他不想让你这么快毁掉你,劳
伯斯认为你还有利用价值。不过更重要的,他需要我从你那里探听出一些情
报。”  “是绿林骑士团吗?”女孩反问。  “是的,是绿林骑士团。劳伯斯知道他们的存在,但却无法抓住他们,他对
说我只有公主你可以引出这些藏于暗处的虱子。”  “果然,从一开始你们就阴谋来害我!”琳蒂斯的语气尖锐起来。  “不,听我说!”他摇摇头,“一开始我的确想要利用你,来讨好劳伯斯。
但渐渐地,与你相处的过程中,我开始为你吸引,被你所迷。是的,我爱上了
你!我曾经和无数少女有过花前月下的经历,但我从来没有关心过她们,只有
你,琳蒂斯公主,我真的爱你!”  “那你为什么还背叛我,劳伯斯给了你什么好处?”她质问他。  “财富,大笔大笔地财富……和土地,仆人……”他羞愧地低下了头,声音
越说越轻。  “就这些?”琳蒂斯仰起头,泪水终于忍不住从她脸庞上流下。“就为了这
些东西你背叛我?你知不知道,绿林骑士团是由阿塞蕾亚众多旧臣组成,他们是
我最后的希望,你却毁了,全部毁了!”  “对,就这些……公主……劳伯斯承诺的数量很大……我……我没有办法拒
绝!”  “本来我可以给你更多!!!”琳蒂斯终于吼了出来,她退后一步,悲伤地
摇头,“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依赖你。如果计划成功,我可以重新回到阿
塞蕾亚的话,我可以召集同盟国的军队,复兴我的国家。到时候,你不仅可以得
到更多的财富,以及名声。甚至……甚至我都已经准备好了,要作为你的爱人和
你共同生活!这本来是一个多么美好而且双赢的计划?但你愚蠢的选择把一切都
毁了!”  “琳蒂斯……我,我不知道这些……你没有对我说过。”伊安觉得全身无
力,他这才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因为你发誓你爱我,我想你会明白的。即使当时不理解,日后也会理解
的。但是……但是没想你竟然……”琳蒂斯的声音在不住颤抖,“本来,本来没
有你我也可以执行计划,但时间将会拖后。我等不了这么久,我的国家也等不了
这么久,如今塞拉曼暗流涌动,劳伯斯无暇顾及我,这是最好的机会!所以为了
获得最大的收益,我进行了一场赌博,让你暗中协助我,我选择了相信你,我相
信你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让我们重新开始……”他慌忙爬向她。  “我不能原谅你。”她说:“不能。”  “我爱你,我生命中的月亮,我吻过你。”  “是的,你吻过我。”她一字字说道:“你还背叛了我。”  “不会再有下次了,我爱你……好好想想,我们在暖床上的……”他挣扎着
伸出手。  “不,已经不会再有下次了,你害了你自己……也把我逼上了绝路。”琳蒂
斯拍开他的手,她转过身背对他,裙裾飞旋。  “我不能去看他的脸。” 琳蒂斯背过身,偷偷擦干眼泪,“我不能哭,一定
不能,如果我哭了,我就会原谅他。”  谁知,伊安此刻却挣扎着站起来,他红着脸大吼:“那么你就去死吧,琳蒂
斯!你以为你自己是谁?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别自以为是了,你现在只是
个被千万人上过的婊子而已!”  也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愤怒,歌手激动得浑身颤抖,背后的加兰用尽全力才压
制住他,“为什么我要抛弃你?让我告诉你吧,你们这些骑士也最好留心听着,
当时在大厅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你们的公主,在大厅上被数十个男人操翻在
地,两腿间湿得像小溪一样,一边浪叫着一边请求别人继续上她,!哈哈,什么
阿塞蕾亚高贵的蓝宝石公主,明明只是个被千万人上过的贱女人而已,像你这样
的婊子,别说我了,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要接受你的,你死心吧!”  话语比利剑更伤人,对于琳蒂斯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能伤她的心了的。歌
手说完之后,只见公主背过身,浑身颤抖,她拼命用双手捂住嘴巴,但眼泪还是
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混蛋,收回你对公主的诽谤,不然我一剑刺穿你的喉咙。”加兰一拳把他
打翻在地。  “那么就来吧!”歌手似乎也豁了出去,“哼哼,我可真为你们感到悲哀
啊,竟然只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而拼命效忠。她可是为全塞拉曼张开双腿的女
人,就是个普通的婊子也比她高贵,婊子还会选择男人呢,她可是男人、女人,
老人和小孩都可以上的,我想全塞拉曼只有你们三个可怜虫没有操过这个女人
吧?来,我保证只要你们提出,她马上就会趴下去让你们骑!”  “你!!!!!!!!!”利剑的声音在歌手的头上响起。  “加兰,把他放了。”她冷冷地下令。  “公主,把这个骗子放了?”波隆提出异议,“是不是有点不妥,我怕他到
时候……“  “不,即使我们不对付他,这个男人也已经完了。”琳蒂斯心死如灰地说
道,“但我也已经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