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叔嫂偷情

叔嫂偷情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二天,小武一见到秋云就躲掉了,那样子就像老鼠见了猫,因为小武心里有愧,不敢面对大嫂,所他只能躲着她—— 而秋云见到他,也很不好意思,因为一看到他,就想到昨晚他那火热的一幕—— 于是两人又生分了起来,直到有一天—— 那天马菊花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小武一个人在家做饭,饭没做成,结果弄得满屋子在冒烟,李秋云看在眼里,知道小武不会做饭,毕竟是老公的亲弟弟,再加上平时帮她不少,她看不过去,于是叫他过来一起吃—— 小武由于怕见她,躲在屋里不出来——李秋云没辙,只好盛了饭菜,送到他屋里—— 小武瞪大个眼睛看着她,自己那晚亲薄了她,没想到大嫂居然不记前嫌,还送饭给他吃,他又惊又难为情,这让他不知道怎么好—— “ 嫂子——那晚真——对不起”小武瑟瑟地说,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提到那晚,秋云的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被人家亲了咪咪,为什么还要送饭菜给人家吃? 李秋云搞不明白,这是不是叫着贱?——好像自己真的有点贱——想到这,她也无法再呆在小武家,她慌慌张张地走出小武的屋子—— 刚出来,她才想起,有必要交待一下小武,要不然,以后大家见面都很尴尬—— 她又走了回来—— 小武一见嫂嫂回来了,以为她接受了他,结果他马上就知道他那是异想天开—— “二叔啊,那个——那天晚上的事——” “嗯——”小武竖起了耳朵,等着她的话 “那天晚上的事,忘了吧!就当着从来没发生过,你有老婆,我也有老公,而且我的老公是你亲哥,我是你的大嫂,你是我的二叔,这就是咱的命,以后、永远也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忘了吧,对谁都好”说着,秋云头也不回地走了 “嫂子,嫂子,你——”小武在后面叫唤,欲言又止——李秋云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听到李秋云的这番话,就等于是宣判嫂嫂跟他不会有什么结果,意思就是叫他死了这条心——听到这样的话,小武就像被人在心窝捅了一把刀,那个叫钻心的痛,为什么会这么痛?——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小武一边吃着李秋云送来的饭菜,仔细回想着李秋云的话,她的话除了叫他忘了那晚的事之外,似乎还有两层意思,一是嫂嫂并不怪他的鲁莽而是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按这层意思推论,是不是自己再对她做类似的事情,她也不会怪他,也会当着没发生过?——想到这,小武不禁又高兴了起来,脸上露出坏笑,他的色胆在悄无声息地长大——没想到,李秋云的绝情话没有让小武断绝念头,反而让他以为嫂嫂这是在默许他的所作所为—— 这第二层意思嘛,嫂嫂居然说“这就是咱的命”,听得出她跟大哥没什么真感情,充其量也就是过过日子,这又让小武看到了一线希望—— 想到这,小武又自责起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她是大哥的老婆,常言道,兄弟妻不可欺,何况,他们是亲兄弟——小武陷入了内心的徘徊、纠结、矛盾中—— 小武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吃完了饭,抹了抹嘴道,“嗯,嫂嫂做的饭菜,真不错,要是能天天吃到她做的饭菜就好了”——小武不禁又胡思乱想了——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命令自己不能再瞎想了,否则将破坏两个本来好好的家庭—— 小武面对着嫂嫂家的饭碗和菜盘,发着楞——“咦,这碗盘总得还给人家吧!要不然人家以为我贪人家便宜不是,对,一定要还,现在就还” 小武高兴了起来,其实他心里是为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借口去嫂子屋里而感到高兴—— 如果说在秋云给他送饭之前,他怕见到嫂子,那送饭之后,就不一样了,因为秋云的话对他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但有一点作用是起到了的,那就是她的话已经让他们两个见面不再那么尴尬了——她都能当着什么都没发生,那身为男人的小武还把它当一回事干嘛?他还有必要躲着嫂子吗?当然没有了,相反,他很想见她——虽然有伦理纲常在那,但见一面总可以吧,小武在心里如是说服着自己—— “嫂子,我把盘和碗给你送回来了”小武进了嫂子家的大堂,大声叫着,她以为嫂子会叫他拿进来,然后他们可以见一面,然而,小武又错了—— “嗯,你就放在那,我一会过来收”李秋云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听到这样的话,小武心凉了半截,人才刚来,就赶人家走——哎,毕竟不是自己的女人,嫂子对他还是挺无情——他摇了摇头,心情非常失落 “叔叔,你教我做题目吧”刚上小学一年级的侄女葛芳芳拉着正要出门的小武叔叔的手说 小武喜出望外,你不见我是吧,我教你女儿,你总归要出来一趟吧—— “好,好,好,叔叔教你”小武满口答应小芳芳的请求,两人坐在方桌上,芳芳拿出了她的书和作业本—— 小武一边教着芳芳,一边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嫂嫂会不会出来—— 跟小武这么畏畏缩缩截然相反的是葛大根—— 葛大根何许人也? 他家住河边,人长得适中,不丑也不帅,总是对人傻呵呵地笑,人家以为他是傻子,其实呢,他一点都不傻,就是人挺忠厚老实的那种——平日里,他都听他弟弟的,自己没有一点主见,这不,弟弟和弟媳知道他的德性,把他当作一个免费劳动力,别看他脑子不怎么好使,干活倒是一把好手,手脚利落,浑身是劲,像一头牛一样—— 唯一的福利待遇就是供他一日三顿饭,弟媳也看他可怜,偶尔帮他洗洗衣服,当然这得看他弟媳的心情,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大根的衣服得他自个洗—— 照理说,像他这么一个人,他长得也不算太差,又能干活,娶个老婆倒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为什么他就娶不到一个老婆呢?—— 原因是他有一个缺陷,这个缺陷一点不大,但放在穷人身上就会被无限地扩大,以致于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他—— 到底是什么缺陷呢? 答案是——他口吃——,老实说这缺陷,既不影响繁衍后代,也丝毫不影响平时干活,没办法,家里穷啊,大武小武两兄弟住的是新房,而大根和他的弟弟小根住的是还是祖辈传下来的木房,相同的一点,两对兄弟都是父母早亡—— 小根和大根一样穷,可为什么,小根就能娶个如花似玉的婆娘呢? 这就是小根与大根不同的地方了,首先小根长的是一表人才,比他哥帅多了,而且脑子还很聪明,他们同一对爹妈生养,可优点都集中在他家老二身上,怪不了别人,要怪只能怪这个世界不公平—— 据说,当初小根娶老婆的时候,是跟堂兄借了一套笔挺的西装去相亲,他老婆谢兰兰第一眼就看上他了,再加上,这小根嘴上能哄人,两人还没怎么的,就把牛皮吹上天了,开了一大堆的空头支票,说什么祖上传了一件稀世宝物,只要她嫁过来,就造新房,让她吃香的喝辣的,哄得小姑娘家兰兰,那是喜笑颜开,恨不得当场就进他家的门—— 但兰兰的父母并没有那么傻,他们很现实,你葛小根要娶咱家闺女是吧,嘴上说没用,把那宝物拿出来瞧瞧——那小根自己心知肚明,知道自己完全是在哄人,他当然拿不出来,但他脑子转的快,说是这宝物只能让自家人看,在成为自家人之前,这宝物不能给他们看——小根心里盘算好了,等他们的女儿进了我家的门,上了我的床,成了自家人,宝物拿不出来,也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木头做成了船,宝物有没有,有什么关系呢?—— 二老拿他没办法,但他们也鬼精得很,岂能被你这葛小根几句空口白话就卖了女儿,好,你们家的宝物,我们可以不看,但财礼钱先拿来,一分不能少—— 这下小根就傻眼了,他没有想到自己鬼精鬼精的,别人也不傻——但他却做了一件,令女方父母意想不到的事—— 小根在兰兰的耳朵旁,低咕了两句,他葛小根就拍拍屁股走了—— 这让兰兰的父母,气得瞪鼻子上脸,这葛小根也太嚣张了,提到财礼就拍拍屁股走了,要是没钱,就别拿咱家闺女寻开心,更让他们生气的是,临走前还在他们女儿耳边低咕了两句,二老很想知道他说了什么,可是这还没出嫁,兰兰的胳膊肘就已经向外拐,她就是不说,死都不说 当然兰兰的父母不是吃素的,他们怕葛小根把自己的女儿拐走了,于是把兰兰锁了起来,硬是不让她出门——这一关,兰兰当然是大哭大闹了—— 但不管女儿怎么闹,这人还得关着,二老还等着她的财礼给他弟弟娶媳妇呢,二老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把兰兰整整关了一个星期—— 二老想啊,关了一个星期,也没见葛小根出现,他们不得不怀疑自己多心了,而且兰兰也开始不吃不喝了,再这样下去,弄不好出人命了,于是把她放了出来—— 兰兰一被放出来,马上就不哭不闹了,还乖乖巧巧地给全家洗衣做饭,并扬言自己谁也不嫁要呆在家做老姑娘——她的表现让二老吃了颗定心丸—— 但就在二老放松警惕,以为女儿不会跟葛小根有瓜葛的时候,就在全家人开开心心吃了一顿兰兰做的午饭后,大家都去睡午觉了,这时候兰兰跑了—— 兰兰跑哪去了呢? 她要跑到葛小根一个星期前在她耳边跟她说的村后的那两颗百年老树下,为什么兰兰要去那呢? 葛小根的话语在她耳边萦绕“午后,我在村后的那两颗百年老树下等你,你可一定要来哦” 可是没等兰兰答应,他葛小根就潇洒地走了,兰兰心里在想“你葛小根就这么自信我会去吗?咱们又不熟”——可就是因为葛小根的超级自信,激起了兰兰特有的少女好奇心,她想知道葛小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会这么自信?—— 兰兰跑着跑着,如刚从笼中放飞的小鸟,又如刚关在马厩中的野马,此刻的她自由了,她要朝那两颗百年老树飞奔而去,看看这个给她开了一大堆空头支票,超级自信的男人—— 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她立马停了下来—— 她想到什么呢?刚刚还在飞奔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想到了一个事实,葛小根与她说的见面的时间已经是一个星期前的事了,她不由地在心里骂起了自己,“你傻啊,他说的见面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人家还会傻不拉几地在那里等你一个星期?”—— 想到这,刚才还愉悦的心情一下就凝结成了冰——她漫无目的走着,走着,走着—— 当她抬头一看的时候,自己居然不知不觉地来到那两颗百年老树下—— 树仍然在那,它们还是那么枝翻叶茂,根盘着根,枝缠着枝,相依相偎了百年,它们还是那么“相亲相爱”——这里有一个传说,相传在一百多年前,有一对恋人,由于家族的反对,两人在此地双双自刎,两家人看到他们两人死都死了,还紧紧地抱在一起,分都分不开,于是两家人都非常后悔害死了他们这对深爱之人,再也不忍拆散他们,于是两家人一合计,就把他们葬在这里,但奇怪的是,也就过了一两年,突然有一天,两人合葬的坟墓不见了,在原地的两头却不知何时长起了两颗小树,所有人都认为是他们两人的深情感动了上天,于是化成两颗树再续前缘——于是这两颗树成了附近一大片地区的神树,这个故事也世代相传,无人敢砍伐,时至今日,两颗树都已长了苍天之树,树杆很粗大,一颗要五个成年男子伸开双臂才能合围,另一颗也需要四个成年男子才能合围,乡亲们更传得神乎其神,说那颗粗是那男的,那颗细的是那女的,所以到今日,这两颗树不但成了十里八乡相传的神树,而且是姻缘树,每年都有不少的年轻的男男女女来此顶礼膜拜,祈求姻缘或祈求保佑两口子白头到老——而葛小根选择这个地方,当然也是有这种意思的,她谢兰兰不傻,当然知道他的用意—— 只可惜树仍在,葛小根却没来,谢兰兰暗然神伤——她坐在一条粗大的树根上,那西装笔挺的帅小伙葛小根便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难道自己就这样把心交给了这个才见过一两面的小伙子吗?——谢兰兰不承认自己这么快就喜欢上一个人,但她又管不住自己那颗思春的心,她的心已经不在她自己身上了—— 她不禁问那两颗神树,“我还能见到那葛小武吗?” 谢兰兰正怅然若失、暗自悲伤之际,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蒙在了她的眼睛—— “你猜猜我是谁?”是一个小伙的声音 兰兰听到这声音,仿佛听到了一个她等了很久的声音,一定是他——她嘴角露出了微笑,没想到她刚问神树这个问题,这个人就出现了,难道她与这个人真的有缘?难道这是神树显灵了?—— “你是葛小武” “哎呀,没劲,一下子就被你猜到了”葛小武放下了他的手 谢兰兰惊喜地转过身来,果然是他,但她看到他那双深遂的眼眸的时候,她又红起了脸,转过身去“没想到你还在这里” “是啊,这全靠神树的指引了,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神树叫我今天来,说你今天一定会来,所以我就来了,所以我们的缘份是神树赐予的”小根开始天方夜谭,他这张嘴真的不是光吃饭的,哄得她芳心大悦,兰兰当然对这种话是半信半疑,但就算是胡扯,是假的,那对她来说,也是百听不厌—— “讨厌”谢兰兰低着头扭捏着,甜蜜的微笑着,手不自然地垂在身侧,不知放哪里好,心儿却如兔子般在跳个不停—— 小根突然抓住了她的一只小手,只觉温软如无骨,“啊——”,兰兰惊叫了一声,自己的心就像一只兔子一样被人家抓了个正着,她少女的心本能地有些怕了,身子不禁抖了起来,想挣开他那有力的手,但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他转到了她面前—— 兰兰羞红着脸,慢慢抬起了她的双眼,顿时两双眼睛水火交融地融合在了一起—— 小根突然严肃起来“我刚刚说的做梦是哄你的” “啊——”兰兰没想到小根会说这样的话,她知道他很可能是在哄她,但你也不能说出来不是?这让兰兰火热的心凉了一截——兰兰有些生气,但马上她就会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兰兰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小根又转到她面前,她又背过他,几个回合之后,小根抓住了她的香肩,不让她动,他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你听我说,没有任何神灵指引我今天在这守侯你,而是我自己每天都来,怕等不到你,我天天从早上就来了,一直等到天黑才走,这不我带了干粮,所以一个多星期以来,我风雨无阻地在这天天等候着你” “啊——”谢兰兰内心震憾了,这世间居然有男子这么守候她“你真是太傻,要是我不来呢?” “你如果不来我就一直等在这里” “我如果一辈子也不来呢?” “那我就在这等一辈子” 谢兰兰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小根这人别看外表堂堂,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傻的一个人,但是她——喜欢,因为这样的傻就是痴,就是爱,没有什么比这种东西珍贵,即使小根家里没有什么所谓的祖传宝物,即使跟着他喝凉水,她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了——谢兰兰非常庆幸她今天逃了出来,要不然自己的情郎在这不知道还要受多少苦,她已经开始为他心疼了,但更让谢兰兰感动的还在后头—— “你闭上眼睛”小根叫她闭上眼睛 谢兰兰以为他要亲他,所以迟迟没有闭上,但看着小根清纯如水而充满深情的眼睛,她照做了,因为她把心已经交给了他,为什么不可以让他亲呢—— 谢兰兰红起了脸,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并稍稍抬起了她的下巴,使得高大的小根可以轻易地亲到她的樱桃小嘴 她等待着,但许久仍不见小根亲过来,她皱起了眉头,并开始有种被耍的感觉,心想“难不成他小根真是耍自己,而自己却不知羞耻把嘴送上门来”——想到这,兰兰又羞又恼了,她忽地睁开了双眼——眼前所看到的,让她恼羞成怒——因为小根已经消失在她眼前—— 兰兰气得直跺脚,她叫了起来“葛小根,你太份了”—— “谁过份了”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兰兰急忙转过身,这一转坏事了,她的嘴正好贴上了另一张火热的嘴上——那是谁的嘴?—— 兰兰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是你——,你——”兰兰没料到葛小根会来这一招,她是又喜又怒,脸红得像西红柿—— “你刚刚去哪了?” “送给你”葛小武突然从身后,拿出了一枝鲜花 这让兰兰又是惊喜,又是感动,她差点落泪,没想到这葛小根还挺有心思的,“你刚刚是去采花了?” “是的” “你坏死了,人家还以为你走了呢?” “你不跟我走,我一个人怎么走?” “什么?”谢兰兰听得出小根是要带她走,她又惊又喜,但她还是要确认一下 “我要带你走,你做我老婆吧!”说着小根把花递到她面前 “不行” “啊——”自信的葛小根没有料到谢兰兰会拒绝他,“为什么?” “哪能,这么便宜你——不过,你的花我先收下”说着,兰兰突然抢下他手里的花跑了 小根笑了起来,还说不行,连我的定情物都收了,还嘴硬?—— “等等我”小根在后面叫道,追了上来 兰兰故意放慢了速度,让他追上,并牵上了她的小手,因为她根本不知小根家在哪?自己往哪跑?再说了,要我跟他走,也得他带我去才行,我自个去算怎么回事?—— 小根轻轻松松地追上了她,但却没抓她的手,这让兰兰有些失落—— “我们快走吧,要不然等我爸妈知道了,我就走不了了”兰兰待嫁之心蠢蠢欲动 “嗯,好,那我们跑吧”小武说着,独自往前跑——但却不见兰兰跟来—— 他回头一望,原来兰兰还在原地,她一手拿着他送的花,另一只手摆弄着想要抓什么东西—— 聪明的小根,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兰兰是要他牵—— 他笑着跑了回来,一把抓起她的手就跑——两个人开心地大笑着,他们的天真的笑声回荡在田野上—— 跑着跑着,已经远离了村庄,两人于是牵着手朝前走—— 气氛开始暧昧了起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小根时不时地亲她一口,弄得兰兰娇羞不已,但心里却像喝了蜜糖一样甜美—— 小根突然把她拉到一块干田里—— “你这是去哪?”兰兰问道 “你看”小根指着田里的一堆晒干的稻草柴垛 “柴垛,干嘛?” “你来了就知道”小根拉着她跑过去,他把一把把的稻草围成了一圈,然后把中间辅上了稻草——小根躺在了上面,叫着兰兰“楞着干嘛?来呀” 兰兰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想到小根是这么轻浮之人,兰兰大失所望——她转过身跑了一段,又停了下来,因为她迷茫了,她该何去何从?—— 正当她迷茫之际,小根追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她,不管她怎么挣脱他的怀抱,她都挣不开——她惊呆了不知道怎么办?—— 小根是她心仪之人,如果拒绝他恐怕让他难堪,如果不拒绝他,自己就这样把身子献开了他了吗?稻田、柴跺,太委屈了吧——她有些害怕,她全身在发抖,这是她打小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 小根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以自己的身家想娶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做老婆只能是痴人说梦,说是有祖传宝物,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纯属无稽之谈——所以要得到谢兰兰,他必须出绝招,得到她的身子,趁早将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她的父母再反对也无济于事了—— 就在谢兰兰犹豫之际,小根亲着她的脖颈,摸起了她的胸——谢兰兰渐入佳境,她从没有过这么美妙的感觉——她放弃了反抗,也放弃了挣扎,半推半就地被小根拉到他围好的柴垛里—— 此时以稻草为床,以稻草为墙,以蓝天为屋顶——一对年轻的身躯就这样纠缠在一起—— 谢兰兰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泪流满面——她内心委屈啊,守了这么多年的清白之身居然在一块田里的一堆稻草上给了他葛小根,自己这身子也太低廉了,想想她谢兰兰觉得不值而后悔莫及—— 葛小根知道她内心的委屈,他用手擦着她的眼泪“别哭了,我会对你好的” “我什么都给了你,你可得负起这个责任” “没问题,我愿意用这辈子负这个责任”小根的嘴真是历害,动不动就拿一辈子来说,可女孩子就愿意听这“一辈子”—— 听小根这么一说,对兰兰是极大的安慰,心都给了,身子也给了,她还能怎么样?—— “你说话可得算数,要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你放心,如果我对你不好,不用你去做鬼,我去做——” 兰兰赶紧用手捂住他的嘴,“好了,咱不说不吉利的话,既然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带我回家吧” “嗯,”小根把兰兰拉了起来—— 于是小根和兰兰的幸福生活开始了——但没想到的是,两年后,随着儿子的出生,他们的幸福生活就到头了——两小口经常吵得不可开交,家贫百事哀,兰兰的营养跟不上,没有奶水,儿子经常饿得嗷嗷叫,这让兰兰很恼火——她突然想起两年前小根对她说的那个祖传宝物的事,于是她问小根要—— 小根只有实话实说,他家根本就没什么祖传宝物,这时候兰兰才感觉上当受骗了,但是已经太晚了——于是两个人天天为了吃、穿、用、孩子而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这吵得多了,感情也就淡了,他们当初爱得死去活来,结果还是经不起一日三餐的考验——兰兰有几次差点跑回娘家,但总是念及孩子,最后又留了下来——这不,小根听说大武要出去打工了,于是想跟大武一起去——小根的老婆可不像大武的老婆还舍不得老公出去,小根的老婆兰兰被艰辛的生活熬得快疯了,她巴不得小根出去挣点钱,因为家里实在太缺钱了,所以小根一说这个想法,兰兰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于是家里剩下了兰兰和儿子,还有孩子他大伯葛大根,一个光棍汉,另一个则是年轻少妇,两人共处一个院子,这就为以后埋下了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