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淫色书剑恩仇录之义嫂屋中也醉人

淫色书剑恩仇录之义嫂屋中也醉人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福康安早上起来,听到士兵昨晚的报告,少不得又是一阵痛骂,正独自坐在椅子上发呆,白振进来说道:"大人。和大人在门外求见。"福康安正在气头,顺口说道:"不见!"
  白振说道:"是,卑职现在就去把他打发他走。"他才走出门口,福康安突然发话问道:"是哪个和大人?"白振答道:"是和珅和大人。"
  福康安一怔,问道:"他不是去回疆帮皇上置办贡品了吗?"白振说道:"听说就前两天才回来的。"
  福康安说道:"哦,如此你去把他叫进来吧。"
  和珅进进房门,笑着说道:"福大人,好啊。一别数月,看到你是越发俊朗了。真是羡煞我也。"
  福康安强笑道:"和大人公务繁忙,怎么有空过来啊?"和珅道:"我今次奉命到回疆办差。特意准备几份当地土产送给京城亲朋好友,今日送来给福大人。尚请笑纳。"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白振,让他传给福康安,福康安接过来放在桌上,说道:"如此谢谢和大人了。"
  和珅道:"福大人客气了。对了,前日听闻红花会逆贼到府上滋扰生事,我刚回来,一时抽不出空过来探望,不知道府中一切可好?"福康安道:"让和大人费心了。小小毛贼,不足为虑。"和珅说道:"我这次一路走来,说起福大人,江湖中人莫不交口称赞,都说福大人年纪轻轻,能把偌大个江湖管理得井井有条,真是天降奇才啊!天朝之福啊!"
  福康安得意地说道:"这都是皇上的功劳,我可不敢居功。"和珅语气转小心说道:"不过福大人,圣上可是对红花会迟迟没有进展颇有微词呢。"
  福康安笑容尽敛,看着眼前笑容可掬的和珅,问道:"久闻和大人足智多谋,不知道有何良策?"
  和珅道:"我估摸着红花会也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论实力实在不足为虑,只不过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如果能将他们藏身之地找出,定可将他们一网打尽!"福康安苦笑道:"和大人有所不知,这群反贼端的是狡诈无比,我查了半个月,都一无所获。"
  和珅道:"我这里有一个小计,不知行的通不?"福康安眼前一亮,道:"和大人请说。"
  和珅微笑道:"我此次到回疆,发现当地牧民放牧方式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福康安想着这放牧跟红花会有什么关系,又听到和珅继续说道:"他们两,三个人管理成千上万只牲口自不用多说。然而我百思不得其解,在空旷的草地上,这个牲口到处游走,难免不有所走失,这牧民难道不怕?后来一问才得知,他们在牲口身上涂抹一种微不可闻的香露,这种香露平常几日内任由雨水冲刷也不褪去,最后他们再要牧羊犬去找,自然失而复得。"福康安听到这里,若有所悟:"和大人的意思红花会就是那些走失的牲口?"和珅反问道:"福大人以为此计可否?
  福康安抚掌笑道:"和大人真乃神人,无怪皇上恩宠有加。此次反贼定难逃一死。现在天牢里正关着几个和红花会关系密切的人。我等下就去见皇上,把天牢里几个人涂抹上香露,然后放出去,这样一来,不怕找不到红花会反贼。"和珅说道:"我在这里预祝福大人马到成功。"
  福康安道:"事成之后,我自会在皇上前面帮你请功。"和珅道:"先谢过福大人了。既如此,我就先走了。"出得门口,一直跟在和珅身边不说话的丰绅殷德问道:"阿玛,此等功劳,怎么就这样让给他?"
  和珅笑着说道:"这算什么功劳?"
  丰绅殷德一怔:"眼下皇上最看重的就是红花会逆贼何时归案,如果我们将他们拿下,难道没有功劳?"
  和珅道:"你机智聪明,但毕竟年轻,瞧不出这其中的奥秘,你想想看,福康安可是皇上亲自点名督办红花会之事,倘若咱们绕过他去办,且不说皇上高不高兴,首先就把福康安得罪了。呵哥,这福康安小子我瞧着也平平无奇,但皇上却宠爱他的紧,只怕不下于任一个皇子。得罪他,以后我们还有好日子过?"丰绅殷德道:"原来如此。爹果真是考虑得周密。"和珅一得意,继续说道:"再说了,这个红花会每个人都身怀绝世武功,在皇宫尚且来去自如,难道这次让我们找到老窝,便能一网打尽,我看未必。有句话说得好啊,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这红花会乃是天下第一小人,个个目无法纪,杀人不眨眼之辈,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你爹我还想多过些舒坦安稳的日子,犯不上去招惹他们。我只管在中间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更好。"丰绅殷德道:"爹爹深谋远虑,孩儿受教了。哪红花会哪边又该怎么去说?"和珅说道:"你就这样说,皇上正在和福康安商量放人事宜。至于何时,我们有消息再通知他们。"


  丰绅殷德应声:"是,我这就派人去和他们联系。"陈家洛接到和珅派人送来的情报后,喜不自胜,他没想到和珅这么快就有消息了,转身才要回去,却见骆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前面,不由一楞,问道:
  "四嫂,怎么在这里,莫非是追踪我?"
  骆冰含笑说道:"我呸,你当自己是块宝么,我跟踪你。我是刚从集市买药回来。"
  陈家洛见她巧笑嫣然的样子好不可爱,春花般的脸蛋上蕴含着无限的风情,念及之前的种种销魂之处,心中一动,伸手就在她硕大浑圆的屁股捏一把,骆冰不防,娇躯一颤,杏眼打量四周并无一人,这才稍稍放心,转头嗔道:"疯了吧你。不正经也不挑个地方。"
  美人薄嗔,反增可爱。陈家洛索性张开手臂把她搂在怀中,边吻她脸蛋边说道:"四嫂放心,我留意着呢。周围便是一只老鼠也休想逃过我的眼睛。"骆冰知道他内力深厚,既然已经留心,自然所言不虚,当下身子一软,靠在他身上,任凭陈家洛亲吻爱抚,陈家洛的大手也来到骆冰的胸脯,隔着衣物缓缓捏揉,骆冰心神大震,一只手握住了陈家洛的手不让他活动,陈家洛道:"四嫂,乖,让我摸摸,就一下。"
  骆冰看他殷切的目光,叹息一声,松开手,由得他的手大肆在她胸前活动,心中欲望越来越强烈,媚眼渐显迷离,这时,陈家洛却突然停止动作,贴在骆冰耳边说道:"今夜把门给我留着,我来找你。"
  骆冰俏脸绯红,推开陈家洛,嗔道:"想得美哩。偏不给你开门。"说完,不再理会陈家洛,展开轻功,回到住处,芳心兀自卟卟直跳,深呼口气让心情稍稍放松,这才走到文泰来床前,文泰来转身过来看到骆冰,爱怜地说道:"怎么才出去一下功夫,就累得这样,身子不舒服,就让其它兄弟帮忙嘛。"骆冰道:"没事。只是外边有点热,走得急了点,所以出了些汗。"文泰来小心地抚摸她光滑的小腹,说道:"看你都有孩子了,还这么风风火火的!咱们的孩子还小,可经不得你的折腾。"骆冰娇笑道:"好呀你,现在就开始偏心了。"
  文泰来语气突转落寞道:"现在我除了他,可再无他求了。"骆冰一怔,道:"我呢?难道我不是你的妻子了吗?你莫不是想要当那个有了儿子不要娘的爹?"
  文泰来忙道:"不敢。瞧我这张嘴,又说错了。该打。"说着,抓起骆冰的手在脸上轻刮着,骆冰格格直笑道:"好啦 .不跟你闹了。我要去做饭了。"说完,站起身回到卧室换过衣服,蓦地看见镜中的自己粉脸通红,杏眼迷离地便似藏着一泓秋水一样,不由暗自啐道:"感情这副样子都让大哥看在眼里了。"心中想着,手上不停留,换好衣服然后再去煮饭且不提。
  陈家洛晚上如约悄然来到骆冰屋外,果见窗户是虚掩的,稍稍用力,打开窗户,进到里头,见骆冰俏立屋中,忙赶上几步,将她拥入怀里,嗅着她身上的清香,心里好生感慨,暗想不日或将别离,然则怀中玉人又将身往何处?
  骆冰见他只是抱着自己呆呆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不满,娇躯不自觉在陈家洛怀中扭动,陈家洛回过神来,将骆冰身上的衣物尽数脱掉,骆冰任由陈家洛在她身体各处游动,双手快速脱去陈家洛的衣服,他们赤裸站立着爱抚对方的性器,骆冰感觉到陈家洛的肉棒在她的捏握下越胀越大,肉穴也让陈家洛抠弄得酥痒无比,不由叫道:"总舵主,到床上去吧。"陈家洛抽出手,牵她的手来到床边,拍拍她的肥臀道:"趴下。"骆冰杏眼横抛,双腿分开,上身趴下,双手抓住床沿,陈家洛在后面,欣赏圆如满月的翘臀,两只手抚摸上去便如抓着绸缎一般光滑细腻,用力分开再瓣臀肉,中间那朵娇艳的菊花向外绽放诱人的魄力,沿着股沟而下是一道狭长的肉缝,乌黑阴毛掩盖下的两片阴唇略微向外翻开,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陈家洛着了魔似的舌头依次从屁股舔到阴户,才几个来回,骆冰已经忍不住叫道:"呀,好痒。
  别再舔了,我受不了了。"
  陈家洛插着肉棒来到骆冰身旁,说道:"四嫂,帮我含下。"骆冰转身看到凶神恶煞的肉棒,立马转头到另一边,骂道:"脏死了,我不要。"
  陈家洛道:"快点啦。要不,它可硬不起来。"
  骆冰站直身子,说道:"既然硬不起来,那你走便是。谁稀罕你!"陈家洛无奈,只得说道:"四嫂,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遂了我的心愿吗?"骆冰说道:"你少装可怜。我最大的便宜都让你占去了,难道还不遂你的心愿吗?"


  陈家洛见她说话时间,双峰此起彼伏,一时忘情地把她按趴在床,道:"敢不帮我含,我插死你。"说完,肉棒对准早已湿润的阴道,用力捅了进去,骆冰扭腰摆臀迎合着,嘴中浪声不绝,陈家洛才抽插百下,骆冰浑身一颤,温润阴精汹涌而出,陈家洛这才停住问道:"怎么样?爽了没有?"骆冰不答话,拖着疲惫的身子爬到床上,大口喘着粗气,陈家洛捻着她的奶头问道:"没事吧?"
  骆冰道:"还说,你那么用力做什么?"
  陈家洛不怀好意地说道:"要不,你帮我舔舔,去去火,下次我就没那么大力了。"
  骆冰瞪他一眼,道:"休想!"
  陈家洛不再说话,两只手在她身上游走,骆冰慢慢合上双眼,感受着陈家洛的爱抚,才过一会,只听陈家洛说道:"四嫂,张开嘴。"骆冰不解地张开小嘴,不想一只棍状物直插进来,直至喉间,鼻子嗅到一股腥味,脸上还有许多毛茸茸的东西扫来扫去,睁开眼一看,陈家洛蹲在自己脸上,塞入嘴中的不是他的肉棒又是什么?顿时羞辱感漫遍全身,身子左右晃动,双手用力推着陈家洛,嘴巴发出哽咽的声音,陈家洛不为所动,将肉棒往复抽插数十下后,待见她反应渐趋平缓,这才抽出来,笑问道:"味道怎么样?"骆冰羞恼之下,伸手在对着肉棒就是一拍,却见长如巨龙的肉棒就如受到委屈一样左右乱晃,觉得好笑,忍不"噗哧"一声笑出声,陈家洛见她笑靥如花,忙道:"四嫂,再帮我含下。"
  骆冰白他一眼,终于轻启檀口,让陈家洛的肉棒再次插进去,陈家洛边抽动边教她如何吮吸,如何用舌头去舔弄,如此过一会,又把肉棒抽出,插进阴户,骆冰紧抱住陈家洛,说道:"你轻点。"
  就如这迷人的夜色一样,屋中也是一派迷人的景象;伴随着迷人的声音,送走了夜色的月光,迎来晨曦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