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思过崖趣事

思过崖趣事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什么是扞卫正义,什么是除暴安良?」我看着手中的剑脑子里想的就是这几个问题。
  自我有记忆开始,师父和师娘就经常对我说「学剑之人日后要除暴安良,除魔卫道」,但是现在,在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我发现正道和魔道没什么区别。
  所谓的正道就是它有一件衣服,因为这件衣服人们认为它是正道,把它的衣服拿掉的话它就是魔道,某些方面还不如魔道。
  我是令狐冲,以前是华山派的大弟子,本应是「君子剑」岳不群的接班人,也可能是他的女婿,但是现在江湖中人一说起我就会和「华山弃徒」、「勾结魔道」几个词联系在一起。
  「哎……」想到这里我长叹了一口气,望着思过崖周围的风景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里是我当年思过之地,是我和小师妹岳灵珊感情的转折点,此时故地重游却已经找不回那段感情了。
  以前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可以说是单纯。
  练好剑法,做师父的女婿,把华山派管理好,无事的时候就和一干好友喝喝酒,聊聊天,顺便做些侠义之事。
  但自从他出现之后我的遭遇、我的理想、我的生活就彻底被改变了。
  他,就是林平之,一个普通人。
  他普通,可是他的祖上可是厉害得很,一套「辟邪剑法」横扫宇内,也就是因为这该死的辟邪剑谱我才落到如此田地,被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追杀,反到是被一些魔道中人所救。
  我越想越气愤,于是拿起剑向四周胡乱砍去,即使是这么随便几下也产生了极大的威力,剑光所到之处树倒石碎。
  我有风清扬祖师传授的「独孤九剑」已经很满足,根本对那该死的狗屁辟邪剑法没什么兴趣,但是为什么大家都诬陷我偷学了那套剑法。
  我深爱的小师妹也转投了林平之的怀抱,就连平时疼我的师父都不相信我,眼看我要被师父惩罚之时,是师娘救了我。
  由此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看清了师傅的嘴脸。
  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从怀中拿出了用油布包裹的那本剑谱,这是林平之父亲临死之前交给我的,我本应该转交给林平之,但是他居然说我偷学,我这个人什么都受得了,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对我的诬陷。
  现在我倒要看看这本破剑谱有什么了不起的,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得到它。
  翻开封页几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我心里一震,这是什么狗屁东西啊,即使练成了绝世剑法,但是你失去了男人的证明,享受不了男女之间的乐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更无聊的是这是什么字啊,写的比我还差。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林平之的父亲没有修炼这剑法了,估计他练了那林平之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呢。
  我继续往后翻,书中记载的剑法果然非同一般,同独孤九剑不同的是,这套剑以招数为主,出招狠毒,角度特殊,每一招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独孤九剑却是以意为主,无招胜有招。
  我越看越感觉这剑法不是男人练的,每一招都是那么的狠辣,怪不得练这武功要自宫呢。
  我大致的翻了几下当我翻到后面几页的时候发现这笔迹与以前的完全不同,好象是有人后加上去的,而且字迹工整,比前面那些字强上几倍。
  「祖先再上,不肖子孙林显之因有娇妻在内,故无法达到修炼之要求。偶然之下发现不必自宫也可修炼之法,为让林家能够世代相传故对剑法做部分补充。」原来不必做太监也可以修炼,我继续向后翻发现后面几页所写的是一些修炼内功的方法,如果按照这个方法修炼内功再修炼前面的剑法就可不必切掉那男人的东西。
  大致看了一下后我合上了剑谱,这简直是整人剑法啊,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方法为什么不在开头就写出来,如果真有人修炼的话都已经自宫了,再看到你说的那些话不气死才怪。
  由此也可以看出林平之老爹的蠢笨之处,肯定是翻开此书一看见自宫二字就心凉了,哪有心思看后面。
  我把剑谱用油步包好,然后放在怀里,如果这东西流落江湖的话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遭受灾祸。
  「师姐……等等我啊……」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呵呵,你快点啊。」接着是个女子的声音。
  「我的轻功比不上你……你……」男的说话的声音明显的底气不足。
  这两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林平之和我的小师妹岳灵珊。


  一想到师妹我的心里就一阵的疼痛。
  我立刻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很快两人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师妹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林平之穿的是我们华山派特有的蓝色长衫。
  小师妹跑到崖上的洞口边停了下来,脸上带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笑容,羞赧中带着几分期盼,还有一丝的兴奋。
  林平之就站在她的身后。
  「师姐,改天你教我轻功好不好?」林平之的声音中带这一丝的卑贱。
  「我这也不是什么高明的轻功,是我娘教我的紫霞神功的一种步法,你要学我这就教你啊。」师妹说。
  「不……」林平之拒绝道。
  「为什么?」师妹有点失望的望着林平之。
  「今天我们是来这里看风景的,我不想破坏了我们的兴致。」林平之酸酸的说。
  「嗯!」师妹笑了,然后转过身去望着崖下的不断涌起的雾,双手玩弄着头发。
  林平之站在后面,慢慢的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师妹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靠在他的身上。
  我的心越来越痛了,我和师妹多少年的感情居然比不上一个她才认识几个月的林平之。
  「师姐,你真美。」林平之肉麻的说。
  小师妹没说话,玩弄头发的手抓住了林平之的手。
  「等我找到大师兄夺回剑谱,我就去和师父提亲,让他把你许配给我。」林平之说着双手搂住了师妹的腰。
  「谁说要嫁给你了。」师妹红着脸说。
  「我说的啊。」林平之说着猛的用嘴唇覆盖住了师妹的嘴唇。
  师妹先是象征性的推了一下,渐渐的双手搂着林平之的脖子,两只脚抬得高高的,让自己找到了合适的高度去享受林平之的亲吻。
  看到这里我双手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和师妹相处时间那么长的时间我连她的头发都没碰过,没想到被林平之得了这么多便宜。
  林平之的手开始还在师妹的腰上轻轻的抚摸着,慢慢的他的手挪到了师妹那俏丽的臀上,慢慢的摩擦着,师妹没有拒绝,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臀上肆意胡为。
  此时我想将目光转移但是眼睛却不听话了,我的心里则在用最恶毒的语言骂林平之。
  这时候他的手已经慢慢的移动了师妹的腰上,我的目光也随着她的手,发现师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纤细的身材了,现在的她透着一丝风韵,一丝成熟。
  当林平之的手摸到师妹胸部的时候,师妹忽然一把把他推开,「不要了,被人看见不好。」师妹说着转过身去双手继续玩弄自己的头发。
  「这里是华山思过崖,华山禁地啊,只有你和师父师娘才能来的,我也是跟着你才敢上来,其他人没有命令谁敢到这里来。」林平之说完从后面抱住了师妹的腰,然后用嘴唇亲吻着她的耳垂轻轻的说了几句话,然后他抓住师妹的手放在自己肉棒的位置。
  此时以我的内力很容易就听到了他的话,「师姐,我那里……那里很难受,你……你帮我一下好吗。」听到这话后,我心里最想的就是用手中的剑将他的东西割掉。
  「不行……我……我那个东西来了,不能的。」师妹害羞的说,放在林平之肉棒上的手却并未拿开,相反的在慢慢的揉搓着。
  这时,我彻底对师妹绝望了,没想到以前可爱、天真的小师妹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淫妇般之人,而且从她的话中我知道此时的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我的头发已经被自己扯下了几缕,头皮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痛苦。
  「但是我很难受啊。」林平之说着用嘴唇开始亲吻师妹的脖子、耳垂。
  「我……我用手帮你弄好了……」师妹说。
  「嗯……」林平之说完拉着师妹的手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小师妹半跪在林平之的双腿之间,然后熟练的解开了他的腰带,从长衫里掏出了他已经勃起的肉棒,然后用手慢慢的上下套弄起来,一边弄还一边冲着林平之笑,笑容里满是妩媚。
  我躲在一块大石的后面,右手紧紧的握住剑柄。
  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生怕一时冲动会冲出去给他们一剑。
  「啊……啊……」林平之忽然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我仔细一看原来师妹已经加紧了套弄的速度,左手在套弄的同时右手不断的玩弄着他的肉球。
  林平之上身向前倾了倾然后用手隔着衣服用力的揉搓着师妹的乳房,师妹整齐的衣服都被揉皱了,但是她丝毫不在意。
  一股无名火从我的下腹燃起,慢慢的上升到我的头上,我感觉到汗已经从额头上渗出。


  「锵……」我慢慢的拔出了剑。
  正当我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时候忽然有一双手按住了我正在拔剑的手,那是一双温暖的手,一双柔软的手,与此同时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冲儿!
  冷静,不要冲动。」声音很小,但是十分有穿透力,一听到这声音我仿佛找到了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般。
  我知道这是师娘的声音,她什么时候到我身边的我居然不知道,看来我刚才确实有点昏头了,此时知道师娘在我身旁后,我感觉心里好象轻松了很多,很多东西都在这个都时候放下了,我精神一松懈失去了知觉。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正是师娘那充满关切的脸,我才发现我正躺在师娘的腿上,她的手拉着我的手。
  「师娘。」我说着挣扎着坐了起来,「您怎么来了,师父呢?」我问。
  「你师父接到泰山掌门的邀请去商讨五派合并的事了,我留下了帮忙照看华山的事物。」师娘笑着说,「你不用担心,就我一个人看见你了。」「徒儿不孝,师娘费心了。」我说着又躺在了师娘的腿上。
  「冲儿。」师娘说着把一件外套披在我的身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不会做出对不起华山,对不起江湖的事情来的。」说着师娘用另一只手摸替我整理着凌乱的头发。
  听着师娘的话,望着师娘的脸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哦。师娘,你怎么会到思过崖来呢?」我问。
  「哎,不要说了。」师娘长叹一声,然后继续说,「我是一路跟踪灵珊过来的。这段时间因为你师父对五派合并之事一直没有表态,所以引起了嵩山派左冷禅的不满,左冷禅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我担心他会派人对你小师妹做出什么事情来,这才跟着她的,没想到她……她居然和平之做出这等荒唐的事情。」师娘说到这,脸一红。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哦,算了,不说了,我再出去捡点柴生堆火,你刚才急火攻心晕倒了,出了一身的汗,不快点烤干身体会生病的。」师娘说着把我轻轻的扶了起来靠在石壁上,我发现身下有很多的干草,看来是师娘刚才捡来的。
  「我去吧。」我说着就要站起来,但是师娘动作太快了,我眼一花,她人已经到洞口了,我站了起来跟在后面。
  我的头还是有点疼,但是没有影响到我的轻功……思过崖不远处有一个寒潭,潭水奇冷无比,但是却终年不结冰。
  潭水附近长着很多的松树,当初我在思过崖面壁之时就经常来这里折一些树枝生火。就这样我跟着师娘来到了寒潭边。
  「冲儿你小心点。」师娘说着飞身上了一棵松树,身影美丽之极。
  「师娘你也小心一点。」我说着也上了一棵树。
  师娘用力的折下一些树枝,就在她要跳下的时候衣服被松树刮住,我还没有看清楚,她人已经掉进了寒潭中。
  「师娘。」我大叫一声也跟着跳了下去。
  跳下水后我才知道这寒潭果然非同一般,现在还是夏天,但是潭水却寒冷刺骨,我立刻运起一口真气护住身体,然后迅速的向师娘游去,好在我跳下的时候看准了师娘的落点,所以很快抓住了师娘。
  师娘不会游水,所以下水后她在那里一个劲的扑腾,我立刻从后面抱住她,然后奋力向岸边游去,但是师娘却一反手抓住了我,而且把我抱的紧紧的。
  我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两个都会被淹死的,我一狠心挥手将师娘打晕,然后抱着她游上了岸。
  到了岸上后我把师娘放在一旁,然后迅速捡起刚才掉落在附近的树枝。
  很快我把树枝和师娘一起抱回了山洞。
  到了山洞中,我放下师娘然后把树枝折了折后,拿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因为火折子外面用蜡封着所以没有进水,但是火太小根本点不着这么大一堆东西,铺在地上的干草也被我们身上的水弄湿了。
  这时候师娘的嘴唇已经发紫了,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我四处找可以引火的东西。
  我忽然想到了那本剑谱,于是把它从油布包中拿了出来把最后那几页撕了下来用火折子点着,很快生起了一堆火。
  火光让阴冷的山洞有了几分温暖,我把师娘放在离火堆较近的地方,被水打湿的衣服紧贴在师娘的身上,平时因为有宽松的衣物在身所以看不到师娘的身体是什么样的,现在我才发现,师娘居然这么的丰满。
  我的眼睛不自觉的盯在了她丰满的胸脯上。


  「劈啪……」火堆发出的响声把我从幻想中拉了过来,我镇定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把师娘的湿衣服从身上扒了下来,然后把我的外套给她盖上。
  我把湿衣服放在石壁上然后坐在师娘的身边,师娘的脸色依然没有好转,我抓过她的手,阵阵的凉意从她的掌心传到我的手上。
  看着师娘的情况不断的恶化我一时慌了神,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候我忽然感觉到师娘的手掌好象有了一点热意,我恍然大悟,我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来帮师娘驱除寒意。
  想到这里我把盖在师娘身上的衣服拿了下来,然后又脱下自己的衣服,虽然我现在一心想救人,但是看见师娘光着身子在我面前,而且那丰满的乳房还有微黑的阴户都表露无疑。
  看着这些,我的肉棒还是慢慢的变大了。
  我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慢慢的将师娘扶了起来。
  盘腿坐在地上抱起师娘,让她面向火堆坐在我双腿之间。
  我双手从师娘的腋下穿过分别按住她两个丰满的乳房,然后将我的内力通过双手徐徐输入师娘的体内。
  师娘的身体不是一般的冷,我可以感觉到从师娘乳头上传来的凉意。我咬了一下舌头,疼痛让我保持清醒。
  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我隐约感觉到师娘的身体有了暖意,但是我没有松懈而是继续将内力输入她的体内,又过了一会,我发现师娘的头上冒出了阵阵白雾,她白皙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紫色,原来师娘自己也运起了「紫霞神功」。
  看到师娘已经可以自己运气了,我停止输送内力,但是我那不听话的肉棒却紧紧的贴在师娘的臀上。
  「冲儿!」师娘轻轻的叫了一声。
  「师娘,你没事了吧。」我问。
  「嗯!」师娘答应了一声,然后双手按在我的手上,我这时候才发现我两只手还按在师娘的乳房上。
  我立刻松开手,然后慢慢的将师娘放了下来。
  「师娘,孩儿该死。为了救师娘不得已才这样做的。」我衣服都没穿就给师娘跪了下来。
  「我知道,你不用自责了,过来我身边帮师娘穿上衣服。」师娘红着脸说。
  我立刻扶着师娘慢慢的站了起来,因为师娘才恢复,所以身体依然很虚弱,而我耗费了大量的内力也没有什么力气,结果师娘倒在了我怀里,我因为没有力气,所以也和师娘一起倒在了地上。
  师娘没有动,趴在我身上喘着气。
  呼出的热气带着一丝香味在我脸上拂过,已经硬的不能再硬的肉棒又大了一圈,而师娘的一只手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握在了上面。
  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师娘依然没有动,只是手轻轻的摸着我的肉棒,师娘的身体随着我的呼吸一上一下。
  「冲儿,你长大了。」师娘抬起头来对我说。
  「师娘。」我轻轻的叫了一声,然后双手试探性的放在师娘的身上,师娘没有反抗。
  「冲儿,你真的喜欢灵珊吗?」师娘说完把头靠在我的胸上,然后用另一只手在我的乳头上摩擦着。
  「嗯。」我答应着,因为我和师妹从小一起长大的,我自己都认为我应该喜欢她,但是师娘这么一问我心里也有点矛盾,为什么会这样呢。
  「灵珊如果跟着你绝对会幸福的,我早就把你当成我的女婿了。怎想到灵珊那丫头居然喜欢平之。」师娘说着一声长叹。
  「师妹有她自己的想法,我不能强求。」我说着也开始在师娘背上摸索着,光滑的皮肤摩擦起来很是舒服,我感觉到阵阵快感从手指延伸到全身各处。
  正当我享受手指间那快感之时,一阵湿热的感觉从乳头上传来,我一看原来正在用她的香舌在玩弄着我的乳头,手指同乳头上传来的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在我的身体中横冲直撞,就在这时候肉棒上又传来麻痒的感觉,原来师娘的手开始大幅度的动作起来,此时候三种快感如三股清泉般涌入我的体内。
  我用双腿缠住了师娘白皙的大腿,双手在她的后背上用力的摩挲着。
  师娘的舌头离开了我的乳头,迅速的伸入我的口中。
  我们的舌头如两条交尾的蛇一样交织在一起,我贪婪的品尝着师娘的味道,师娘也是十分卖力的吮吸着我的舌头,就好象是怕我会消失一样,渐渐的她松开我的阴茎,两只手一起搂着我的脖子,我们不断的翻滚着。
  渐渐的师娘吐出我的舌头,一条唾液丝线连在我们嘴唇之间,我伸出舌头将它弄断。


  师娘望着我带有迷惘的眼睛笑了,笑的是那么的妩媚动人。
  很快她又用舌头玩弄起我的乳头来,阵阵麻痒的感觉让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那不争气的肉棒紧紧的贴在师娘的身上,师娘的舌头离开了我的乳头然后一路直下,正在我享受之时,我感觉龟头仿佛进入了一汪温泉之中,原来师娘已经将我的龟头含在口中而且开始轻轻的吮吸起来。
  「师娘……」我挣扎着想要将肉棒从她的口中拉出,但是师娘一边吮吸一边紧紧的抱着我的臀。
  「波!」师娘吐出龟头然后在上面吻了一下,「你还害羞啊,你忘了吗?你小的时候小解不出就是师娘我用嘴给你吸出来的。」说完师娘又冲我笑了一下,那笑容使我坚定信心继续享受师娘的动作。
  师娘在吮吸我肉棒的同时用舌尖不停的在我尿眼中钻来钻去,快感如潮水般不停的涌来,几次我差点射在她的口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龟头几乎要被师娘吮掉了,但是师娘还是在那里专注的玩弄着,我伸出手将师娘的发髻解开,黑色瀑布的长发垂了下来给本来已经漂亮十足的师娘又增添了几分姿色。
  师娘伸手拂了拂头发,然后又回到我的身上。
  「师娘!我爱你。」我说了一句肉麻的话。
  这话一说出我心里忽然一片光明,为什么我会对小师妹有感觉,因为师妹长的像师娘,长久以来师娘在我心中就如菩萨一样,多少次梦里都梦到了师娘,但是醒来后我却固执的认为我梦见的是师妹。
  「呵呵。」师娘发出了少女般的笑声,然后吻住了我的嘴唇。我们的舌头再次交织在一起,师娘的舌头带着一丝的咸味,那是我的味道。
  我轻轻起身将师娘反转压在身下,这样我终于可以用双手去把玩她的乳房。
  师娘的乳房很丰满,两个葡萄般的乳头在我手心的摩擦下已经硬了起来。
  记得小时候因为练功遇到了问题想去请教师娘,当我跑进师娘房间的时候正赶上师妹撒娇般的吮吸着师娘的乳头,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女人的乳房,一时间我呆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师娘看见是我,立刻把师妹推开,然后把衣服整理好,「都这么大了还吃奶,让你大师兄笑话。」师娘一句话化解了我的尴尬,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师娘乳房的样子依然在我的记忆中。
  现在这双乳房就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心跳的厉害。很快我用舌头取代了双手开始吮吸起师娘的乳头了,柔软带有芳香的乳头在我的口中同我舌头亲密的磨擦着,我太激动了以至于口水流出都不知道,等我发现的时候口水已经顺着师娘的乳房流到了她的肚脐中。
  「嗯……」师娘轻轻的呻吟着。
  我开始用舌头清理着自己的口水,一直追着唾液来到了师娘的芳草之地。一股特殊的味道混合着师娘的体香飘入我的鼻孔。我把脸贴到那一小片体毛上,师娘主动分开了双腿将她方寸之处完全的暴露在我面前。
  粉红色的两片肉瓣微微的分开,在肉瓣中间挂着几滴体液,那几滴液体闪着光芒,同师娘黑色的体毛相互映衬着。我看得心动想都没想就伸出舌头去品尝那鲜美的肉瓣。
  「啊……」师娘的声音变了,「冲儿……」说完她抬起两条腿勾住了我的肩膀,我的嘴唇同她的阴部完全接触在一起。我双手捧起师娘的美臀,舌头在她的肉洞中用力的搅动着,搅动片刻后我又开始用力的吮吸起来。
  「冲儿……冲儿……」师娘大声叫着我的名字,同时身体用力的挺起,以便能使我的舌头更加深入她的肉洞。
  师娘的肉洞分泌了很多的的液体不断的流入我的口中,我没有浪费,全部都吞了下去。
  师娘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双丰满的乳房也随着呼吸起伏不定。
  我的舌头已经把师娘的阴部舔遍了,连菊门也没有放过,在我的眼里师娘是完美无暇的,所以我没多想什么。
  我再次回到师娘身上,一边玩弄她的乳房一边望着她漆黑的眼珠,我在等待她的答案。
  师娘冲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师娘同意我下一步的动作了,我轻轻的压在她的身上,然后调整了一下角度,用肉棒轻轻的摩擦着师娘的阴部,龟头上满是师娘阴部分泌出的液体。
  师娘挺起身在我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又躺了下去,她主动把手伸到自己双腿之间抓住了我的肉棒。
  她用我的龟头在自己的肉瓣上摩擦了几下后慢慢的推了进去。


  立刻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从肉棒上传来。
  我不是第一次和女人做这种事情,同其他的女人做的时候只是为了一时的痛快,现在我却想永远的让自己的肉棒留在师娘的肉洞中,此时师娘没有停止推动,而是慢慢的用力,最后直到我肉棒的全部都进了她的肉洞才停手。
  师娘的肉洞又湿又热,而且松紧适中,要命的是我还没有想要动作,但是肉棒却不由自主的开始抽插起来,原来是肉洞有一股极大的吸力,吸力促使我体内的真气自动运行对抗起来,所以我才不得不动。
  这种酸麻的快感让我舒服的几乎忘记了自己姓什么了,我的手指在轮流玩弄两个硬起的乳头,师娘的嘴唇越来越红润。我伸出舌头,在她的嘴唇上来回的舔着,师娘也伸舌头同我的舌头不断的轻轻碰触。
  肉棒抽动的速度逐步的加快,我开始还能挺得住但是过了一会我就感觉到力气已经不够用了,身体也越发的热了起来。现在我已经没有力气去亲吻师娘的嘴唇了,我大口的呼吸着,师娘也是剧烈的喘息,呼出的热气不断吹过我的脸。
  种种的刺激已经让我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就在我要放弃而肉棒也准备射出之时,忽然有九股真气从我的玉枕、百汇、幽泉、合谷、丹田、肩井、三阴交、天宗九个穴位涌向我的肉棒,本来已经疲惫不堪的肉棒瞬间又变得坚硬无比。
  九股真气在我的肉棒中开始流动,我的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慢慢的周围漆黑一片,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那里,一束光从上面照在我的身上。我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剑。
  「看清楚了,冲儿,这就是我要教你的剑法,能记多少就看你的了。」不远处出现了风师祖的身影,他拿着一把剑在那里舞动着。
  啊,我想起来了,这是我学独孤九剑时的情景,看着远处风师祖我情不自禁跟着动了起来,但是手中的剑却消失了,我茫然的左右看了看。
  「你要记住,只要你有剑心,有剑意,什么东西在你手中都可以是剑,独孤九剑不止是剑法,它可以化成掌腿。至于你能演化出什么来就看你的造化了。」师祖的话又回荡在我的耳边。
  「喝!」我大叫一声,刹那间周围到处都是剑,我随便拿起一把开始舞动起来。就在这时周围的景色又恢复了原貌,师娘还是在我的身下呻吟着,肉棒内的九股真气依然在流动。我想起了风师祖的话于是心中运起真气,此时此刻我的肉棒已经不是肉棒而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剑。
  「平剑式……」我在心里喊着,立刻肉棒内九股流动的真气合成了一股,那是一股浑厚的真气,此时我抽插的速度下降,但是幅度增大,力气变猛,每次插入都将龟头顶人师娘的花心,拉出之时则用龟头摩擦着师娘肉瓣之间的肉粒。
  「啊……啊……」师娘兴奋的叫声变成了我的动力。
  「荡剑式……」立刻肉棒内充斥着起伏不定的真气,我也开始左右的旋转不断用龟头研磨师娘的肉壁,快感一阵阵的如同波浪般从肉棒上传来,师娘的呻吟也随着我的改变而变得急促起来。
  「浪剑式」,「撩剑式」,我依次将独孤九剑使出。九股真气轮流控制肉棒在师娘肉洞中的动作,同时也带了我九种不同的感觉。
  「冲儿……我不行了……」就在我用完最后一式之后,师娘忽然大声的叫我的名字,然后身体猛的挺直,双手用力的抓住我的后背,刚才还是松紧适中的肉洞在瞬间变的有如蜀道般难以通行,同时师娘的花心处释放出了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喷在我的龟头上。这时候肉棒内的九股真气完全消失,一阵火山喷发般的快感同师娘肉洞带给我的刺激结合在一起。
  「啊!啊……」我大吼着将肉棒内的积蓄射到了师娘的花心中。
  激情结束之后的我们依然紧紧的抱在一起,我的肉棒依然留在师娘的肉洞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肉棒已经变软,轻轻的将它拉了出来,一滩液体随着我肉棒的抽出流出来,同师娘粉红的肉瓣,黑色的体毛一起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我们身边的火早已经熄灭,师娘和我依然相拥在一起慢慢的睡去。
  当我们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阳光从洞外照了进来。
  「冲儿,该起来了。」师娘在我耳边叫到。
  我猛的把她拉到我的怀里然后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唇,师娘顺从的让我玩弄着她的舌头,片刻的接吻又让我有了欲望,我又把师娘压在了身下。


  又过了许久,我们才分开,师娘用自己的内衣将我身上的液体还有自己身上的东西擦干净后帮我把衣服穿上,然后自己也穿好了衣服。
  「师娘,你不要留在华山了,和我一起走吧。」山洞外,我拉着师娘的手说道。
  师娘笑了笑,「冲儿,师娘也想同你走,但是走不了,毕竟华山是我的家。」「冲儿你不是凡人,我看的出来,你需要的是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同样需要你啊。不要被华山所羁绊。」「师娘,恕我直言,你要小心师父,还有林平之……」我说。
  「这个,师娘知道,你师父这几年专心于权势和武攻,几乎忘记了我,而且他……」师娘停了一下继续说,「他在床笫之间已经不行了。」我知道现在怎么劝师娘她也不会走的,华山是师娘的基业,「师娘,那我走了,我会回来看你的。」「嗯!」师娘点了点头,「师娘把自己都给了你,你就不要再怨恨你师妹和平之了。」我点了点头,的确经过了昨天和师娘的事情我已经对师妹和林平之之间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了,因为我有个好师娘,有个爱我的了解我的师娘。
  「他日你一定会与你师父,还有平之成为对手,我希望那时候你不要为难他们。」师娘说着替我将衣服上沾的灰尘拍掉。
  「你放心,师娘。哦,对了,这个你还是帮我交给林师弟吧。」我说着从怀里拿出了缺了几页的辟邪剑谱。我心里明白,只要林平之拿回这东西师妹才会高兴,师妹高兴了,师娘才会放心。
  师娘笑着接了过去,「冲儿,记着,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回华山找爱你的师娘。」我点了点头,师娘在我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之后走回了山洞。
  我使出轻身术离开了思笫之间我心里就莫名的兴奋,我想好了将这套新功夫叫做「独孤九鞭」!
  「令狐兄弟,可找到你了。」我才下华山迎面遇到了一个人,此人骑着一匹白马,手里还牵着一匹黑马,两匹马都是异常雄伟,肌肉发达,一看就知道是好马。我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日月神教的向问天。
  「向大哥,找我什么事?」我问。
  「不是我找你,是任大小姐和仪琳小师父找你。」「哦,她们在哪里?」我问。
  「都在黑木崖。」
  「好,我们立刻动身。」我说着上了那匹黑马,向问天双腿一夹马背,白马飞快向前跑去,我也用力的拍打着黑马跟在后面。
  当我再次回头的时候华山已经变得模糊了,我的思绪依然留在了昨天,我感觉到身上还留有师娘的味道,「师娘,我会回来接你的。」我在心里大声的喊。
  江湖上每天都会发生很多事情,发生的事情又不能只看表面。
  魔道和正道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以后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是一想起美丽又有点泼辣的任盈盈,对我情深意重的仪琳以及成熟美丽了解我的师娘,有这三个人在背后支持我,我还怕什么。
  对付男人我有「独孤九剑」,对付女人我还有「独孤九鞭」,危险也罢,困难也罢,人妖也罢,有多少就来多少,我令狐冲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