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山的女儿

山的女儿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山的女儿

这是H省西南边远的一个小山村,村庄依山畔水,这里没有现代城镇的喧哗, 只有满山的翠林郁郁葱葱,遍野的映山红把村子四周的山坡装饰得格外绚丽多彩, 远远地能听到农夫耕田大声的吆呵声,村子靠南两里有一间不大的木屋,房子依 山而建,显得有些年代,屋虽旧可挺坚实。

屋里住着一老一少,老阿婆七十有余,行动有些笨拙;小的是孙女就是我, 名叫阿莲,我已经十八岁,长得婷婷玉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流露出单纯和善良, 长长的绣发遮掩不住我那俏丽的脸庞,由于经常的劳动使得我的身材丰满诱人, 而成为村里小伙子追求的首选目标,人人夸我是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

这天,天还没亮,月白风清,满天星斗点缀在黑丝绒般的夜空中,阵阵山风 吹拂过屋前的林间,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淡淡的月光从窗口映射进来,贪婪地 照在我那少女金雕玉琢般的身体上,尖挺的双峰随着我急促的呼吸上下颤动着, 显得分外妖娆,使我倍感自豪。

此刻我已无法入睡,在等待一个人的到来。一想到他即将到来,我那驿动的 心久久不能平静,脸上出现了一丝丝淡淡地红晕,一阵甜蜜感侵入心扉,往事又 出现在我的脑海。

童年的我脑后留着两根长长地发辫,腰间系着一根小皮带,别着一把玩具手 枪,外表显得天真可爱,活脱脱的一位小女游击队长。父母当时都还健在,我和 村里的小伙伴水生、阿牛、虎崽、黑皮、小燕常在村边的小溪边一起玩游戏。小 溪的岸边上有许多大木桩,是大人们用来堆积稻草垛,供耕牛过冬的牛草,我们 常在草垛里躲“猫猫”。

有一天下午,小伙伴们在河边放牛,我和小燕割完猪草,大伙凑在一起,水 生对我说:“咱们今天玩点刺激的。”我和小燕兴奋地不约而的说:“玩啥呀?”、 “要玩啥游戏?”

水生说:“咱们玩玩新的,嗯!抓逃兵,不过吗……"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狡 诈地目光。

小燕急不可待问他:“不过啥呀?”

阿牛得意地补充说:“抓到逃兵后得用绳把他绑起来,然后等他的同伴来救。”

水生急着问我:“阿莲,你说咋样?”

抓逃兵游戏其实就是把参入玩游戏的人平均分为两边,扮逃兵的人在规定的 范围内躲藏起来,另一边的人负责抓他们,若有逃兵被抓,其他的逃兵可以来救, 直到全部逃兵被抓完为止,再互换着玩。

看着他们急不可耐的样子,我心里暗暗在想你们到那去找绳子,没有?哏! 看你们能把我怎样!我懒洋洋地说:“那……好吧!”

接着水生手舞足蹈地说:“我和阿牛、虎崽一帮,你们女生一帮,不过吗… …哈哈!给你们派个党代表黑皮行吗?一边三个,很公评吧!”

“哏!”我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从小我就很要强。

小燕则娇滴滴地说“那谁先逃哇?”

“当然是你们那!”水生急忙跳起来说。

“对!你们先逃。”阿牛兴致勃勃的附和。

“逃就逃!”我大声的说,接着凶狠狠地对着他们吼叫:“转过身去,不准 偷看!”

他们不情愿地转过身背对着我们,狡猾的水生则大声倒数着数“十…九…八 …”吓得我和小燕亡命的向前跑去,听到水生数到“四…三…”的时候,我毫无 选择地躲进了一个稻草堆中,也不知道小燕和黑皮躲到那里去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他们快要找到我躲藏的 地方,我的心砰砰直跳,我憋足了气,闭着双眼默默地祈祷:别……找……着… …我!

我听见了有人从我躲藏的草垛旁急促地跑过,慢慢的远去。哇!好险,我松 了一口气,庆幸没被他们抓到。

突然间,盖住我身子四周的稻草飞了起来,我“啊!”的一声惊叫,还未等 我反应过来,四只强有力手抓住了我的双臂。只听阿牛和虎崽高兴地大叫:“抓 住了!抓住了!我们抓住阿莲了!”

哼!没那么容易,我拼命的挣扎着,企图挣脱逃走。可无论我整样用力都无 济于事,两双非常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我那纤细的手腕,他俩将我的双臂反扭 到背后,然后押着我来到水生的旁边,等待着他的发落。

唉!我垂头丧气,只有任凭他们处置咯。

只见水生从一草垛里摸出一大堆草绳,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好哇你个水生,原来早有准备,搓好了草绳只等我和小燕往里钻呢。个位看 官,别看是草绳,用来捆牛都挣不脱,更不用说绑人。

只见水生拿了一根有拇指粗细且很长的草绳,将它对折,再在打折处打了一 个结留下了一个小环,然后拿着绳兴奋地朝我背后走来。

我沮丧地对他说:“水生哥,能不能不绑我。”

他坚定地说:“不行,你是俘虏,小燕她们要来救你,你会逃跑的。”

我撒娇地哀求他说:“求求你,我保证,我不逃走。好不好嘛!”我好强的 性格已完全被摧垮。

阿牛在一旁急着说:“不行,你太狡猾!我们好不容易逮到你。水生,还记 得上次吗?你一不小心就让她跑了。”

这一提醒使水生不暇思索地把绳子搭在了我的后颈上。

我急得只跺脚,嘴里不停地叫骂:“你们仨个小混蛋……坏东西……反动派 ……小燕和黑皮会来救我的。”

他们听了哈哈大笑,水生说:“等我们抓住了她们看谁来救你。”

阿牛、虎崽帮着将绳子从我的腋下穿过,在我的左右上手臂缠绕两圈,然后 在背后将两绳头窜过后脖颈上的小绳圈,向中勒紧打结,两绳不停继续捆向下臂, 在下臂缠绕一圈后捆向两小手臂绕上一圈并打结,将手腕重叠,使两绳在手腕处 十字交叉后系向两腕,在腕上缠绕三圈打死结。最后将捆绑手腕的两绳穿过后脖 颈上的绳子用力收紧打结,这样就将我的双手被反翦着高高吊起,将余剩的绳子 环绕在脑颈后。

随着绳子的收紧,我的两腋、双臂和手腕被绳子勒得非常的疼痛,绳上那带 刺的茅边刺着我白嫩的肌肤,使我浑身痒痛,有一种微妙的刺激感,产生一种即 恨又爱但又无法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语言所不能表达的,当时我也不知为啥 会有这种感觉。

他们绑完后押着我来到树桩前,要我背靠着树桩,水生用另外一根粗绳将我 和树桩紧紧地捆在一起。然后他们仨在我的前面站成一排瞧着我,欣赏着战利品, 很得意的笑容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在他们的眼光注视下,我显得很窘,脸庞发烫,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肌肤 被绳的火焰灼热地包围着,害羞地底下了头。嘴里不停地骂着:“坏东西!小混 蛋!”

水生呆呆的望着我被缚的窘样,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而变得激动和兴奋起 来。

只听见阿牛拖着他的手催道:“咱们走,抓小燕去吧!”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默默的享受着被缚的快感。

没多久,从小溪上游架着桥的那边传来急促而嘈杂地脚步声,只见水生他们 押着小燕朝我这边走来。哈哈!依样画葫芦,她和我一样被捆绑得像个肉棕子似 的,她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小腿乱蹬乱踢的挣扎着,企图摆脱男孩们的拖拽。

当她看到我被抓住,也被绑在树桩上时,脸色充满了失望,转瞬间又变得兴 高采烈,脸上飘荡着一丝希望的笑容。

哈哈有同伴在这儿。

我想咱俩一样,都等着黑皮来救援,他是我们唯一的救星和希望。

水生他们将她绑在另一树桩上,上下缚满了草绳。

望着两个被缚住的女生,男孩们相互得意而神秘地奸笑起来。

阿牛向水生、虎崽眨了眨眼,他们会意地向远处跑去,看来是去抓黑皮。

等他们跑远后我转过头小声的对小燕说:“喂!小燕,咱们想办法逃哇。”

“阿莲姐,绑得这么紧,咋个逃法。”她胀红着脸边说边犟着。

可无论我俩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草绳好象已在我俩身上生了根似的,紧紧 的勒住我俩娇柔的身躯。

“唉!”我叹了一口气,显示出万般地无奈。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转眼间我俩已被绑了两个多小时,手都被捆得麻木了, 仍不见黑皮来救的身影,也不见水生他们。

黄昏已渐渐来临,山里的夜晚是黑得很快的,远出隐隐约约传来野狗的呜鸣 声,我的心里开始焦急与不安起来。

难道水生他们已回家,不管我们了。

“呜呜”小燕更是急得哭泣起来,两行泪水从她秀美的脸庞淌落下来。

小燕泣咽的哭声使我浑身颤栗起来,心里感到一阵酸楚,恐惧和害怕不由得 向我袭来,真后悔不该完这游戏,不该让他们给绑起来。

委屈的泪水已充满了我的眼眶,情不自禁地抽咽起来,我强忍着没哭出声。

“哈!……哈!……哈!……哈!”突然离我俩不远处的草堆旁传来大声的 欢笑声,几个小鬼手舞足蹈地跳了出来。

不正是水生、阿牛、虎崽和黑皮吗。

我的气不打一处来,大声的叫骂:“你们几个臭东西、坏东西。还不赶快放 了我们。我以后不理你们了!”

他们几个慌忙而依依不舍地放下了我和小燕。

此时我的娇躯和手臂感触到胀痒无比,恍惚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撕咬着,使 我处于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绳捆的痛楚已被快感消融,这种感觉至今都无法忘 却。

后来我才知道。啥个“党代表”,原来黑皮是他们派来的奸细,他们合谋来 戏耍我和小燕。那个从我躲藏的草堆旁跑过去的就是他,告发我和小燕躲藏的地 方的也是他,好一个“无耻”的叛徒。……

“汪……汪汪”小黄的几声大叫把我带回到了现实(小黄是我家喂养的看家 狗,乖极了)。

这时天已朦朦亮,远处田埂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进,快到咱家 门口了,我的心不由得砰砰直跳,红晕又悄悄地爬上了我的脸庞。

“咳!咳!阿莲啊,小黄叫得慌,去看看是谁来了!”奶奶在隔壁叫着我。

“哎,我就去。奶奶!”

我急忙穿好衣服来到了大门口,打开院门一看。

呵!院门外站着的正是我的水生哥。水生长得1米78的个,虎背熊腰,天 生的国字脸,满脸的络腮胡。只见他腰栓着刀鉿,鉿中挂着一把锋利的砍刀,肩 上扛着2米长的钎担,担头挂着一大圈随风飘荡的棕麻绳。望着这,我俩都会意 的笑了。

水生左手一把将我搂在了怀里,右手轻柔地摸拂着我那柳絮般的长发,两双 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我,慢慢的亲向我薄薄的香唇。

看着他那陶醉的表情,我不忍心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捂住了他那浑厚的嘴,然 后推开了他。他先是一楞,感到不知所挫。

我忙对他妍然一笑,柔声的说:“水生哥,咱们先走吧!”

他向四周看了看说道:“好吧!咱们走!”

我转身回院,来到奶奶住的那间屋的窗口对里轻声地喊道:“奶奶!是水生 哥,约好去砍柴的。”

“好孩子,去吧!”奶奶高兴地说。

说实话自从父母过世后,我和奶奶相依为命,家里缺少劳力,水生是我青梅 竹马的伙伴,比我大三岁,常来我家帮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活,奶奶也挺喜欢他。

我随后稍加梳洗,便拿了昨晚准备好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粮、钎担和柴刀兴冲冲地出了院门。

水生见我出来,迫不及待地抓住我的手向着西山狂奔而去。

水生拉着我的手在蜿蜒崎岖的小路上奔跑着,一路无语,片刻就来到了西岭 的桐谷,此时天已大亮。

桐谷四周奇峰异石,山峦交错,山上长满了参天的松树和桐树,桐谷由此而 得名。山上各类灌木参差不齐,遍野的映山红一簇簇、一团团地把山坡修饰得绚 丽多彩,林子中不时传来鸟的欢叫声。谷涧的小溪沿着山谷欢快地奔腾着象条洁 白的哈达,迎接着我和水生的到来。真是高山有好水,这里的溪水清澈透明,成 群结队的鱼儿在水中戏耍着,好一个山清水绣快活逍遥的神仙宝地。

望着这美不胜收的景色,我急忙放下手中的钎担和柴刀,摘了大把的映山红。 我闭着双眼,将它们放在鼻下尽情地嗅着,亨受着花儿无比的芬芳。

突然间,我的双臂向被蛇一样的东西紧紧的缠绕住,我心中一阵颤栗,大声 地惊叫着,手中的映山红随地飘落。

“哈哈哈哈!被我套住了吧!”水生兴奋地说着。

我睁开了眼睛,原来是水生使飞绳套住了我的双臂,这家伙正抓紧绳的另一 端兴冲冲地向我走来。

好家伙,竟敢打搅我赏花的雅兴,我气不打一处来。当他来到我的身边,右 手举绳想继续绑的时候,我趁他毫无防备,悄悄地伸脚拌住他的左脚,用肩膀向 他的胸口使劲撞去。只听水生“哎哟”的一声大叫,被摔了个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我急忙挣脱了绳索,跳到一旁看着他的穹样拍手哈哈大笑。

“愧你还是练家子呢,也箸了我的道了吧!”

没想到我这温顺的羊羔也会突然反抗,他一个大老爷们被我摔倒在地上,那 个穹样是我从未见过的。水生感到莫名其妙,有点不知所措,只见他涨红着双脸, 露出了极度的不满,看着我高兴而不驯的样子,水生的脸由红转青,从他的眼神 里流露出了惊奇和失望,满脸的胡须都竖立起来,显得无可奈何。

望着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的心由不得软了下来,我走过去含情脉脉地对 他一笑,温柔的说:“好哥哥!别生气,人家让你那个不就得了。”

听了我的话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彩,急不可待地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 跳了起来,脸上挂满了微笑。

我翘着嘴撒娇地对他说:“你得轻一点儿,别弄痛我!等下还得替我砍柴哟。”

“亲爱的没问题!全包在我的身上!”水生打包票地说。

我慢慢地转过身子,顺从的将手背在身后,轻轻地闭上眼睛,默默的等待那 一刻的道来,全身莫名其妙地骚动起来,处于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之中。

水生毫不迟疑地捡起地上的长绳,将绳套在我的颈脖上,在脑后打上一个结 扣,然后绳走两腋在上臂缠绕三圈回到脑后绳扣处,穿过绳扣收紧打结。这是水 生惯用的勒颈式绑法,也是我就喜爱的方法之一,当绑绳收紧时胸部自然前挺, 由于绳子压迫喉颈,被缚之人有种面临死亡的感觉,非常的刺激。

水生将余绳搭在我的双肩上向前至胸口交叉,向下在腰间缠绕几圈收紧打结。 最后将绳捆向两下臂,在下臂缠绕两圈后将两绳头穿过颈后绳结用力勒紧打死结。

这个“坏家伙”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为报摔跟头之“仇”,竟然将我的嘱咐 和他的承诺丢在了脑后,用了九成的力量捆绑。无情地绳子勒得我眼冒金花,汗 流满面,双臂如火灼般的疼痛。

随着绳的收紧,我的两臂被紧紧地勒向背部,丰满的双峰被绳勾画得更大更 挺,浑身有如千万只蚂蚁在撕咬,颈部被绳压迫得气喘息息,我紧皱眉头,咬紧 牙关忍受着,情不自禁的低声呻吟起来。我感觉到自己下身已湿润,绳缚的痛楚 已被兴奋地激情冲淡,全身虚脱一般,双腿无立地跪了下去。

水生另拿了一根绳将我的双手平行重叠绑在身后,然后紧紧的拥抱着我,长 满胡须而宽厚的嘴不停地在我的发辩、香脖、粉脸和耳根上亲吻着。他一边亲一 边嗅着我身上散发出的少女独特的幽香,一边亲一边不停地用手搓揉着我丰满而 尖挺的蜜桃,慢慢的亲向我的红唇,两舌交织缠绵着,我浑身有如触电一般,内 心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和冲动,全身软绵绵地躺在他的怀中,任由他抚摸,温 顺的配合着他。

突然间,水生将我压倒在地上,伸手麻利地解开了我的腰带,退下了长裤, 粗暴的除去了我的内裤,我那神秘的金三角,毫无遮掩的暴露无遗,那儿春光灿 烂,草木茂盛,鸟语花香,同时散发出少女芬芳的幽香。

在他贪婪的目光注视下,我全身燥热,少女自然的羞愧心理促使我伸出手去 遮掩,无奈双手被缚在身后,我羞红着双脸,银牙紧咬,将两腿夹紧,憋促气力 想翻过身去,怎奈他压在我的身上,心有余而力不足耶。我娇羞地闭着双眼,将 脸转过一边,任由他折腾。

我感觉到他的手不停的在娇嫩的粉唇上抚弄着,禁不住春心荡漾,浮想联翩, 甘露如泉水般的冒了出来,我气喘嘘嘘忍不住“哎……哎……啊……啊啊……啊!” 的大声呻呤起来,期待那神圣一刻的来临。

听到我大声的叫喊声,水生用手掐住了我的下额,另一手将一大把东西强行 塞进了我的嘴里,且塞满了整个口腔,我的两腮帮被胀得鼓鼓的,大声的呻呤变 成了“呜……呜……呜!”的低哼声。舌尖感触到叶子的苦涩味,一股轻淡的花 香飘进了鼻孔。我沉醉地眯着双眼望去,好个“坏东西”,竟然用我掉在地上的 那一大束映山红来塞住我的小嘴。

只见水生挺着他那可爱的宝贝,迫不及待地一个鲤鱼跃水,扎进了我那春光 无限的桃源洞,并用力的抽插着。我圈曲着双腿,门户大开,不断地扭腰身和臀 部,不时的挺起下身迎合着他的狂插,洞内洪水已泛滥成灾,内壁一张一合的夹 击着他的宝贝。

突然间,全身随着一阵激烈地颤栗,我俩同时达到绚丽的顶峰。我感到大脑 一片空白,身体飘飘欲仙,灵魂出窍,绳缚的痛楚已被驱散的无影无踪。

经过这一阵激烈的暴风骤雪,享受鱼水之欢使我全身香汗淋淋,浑身虚脱般 渐渐的昏昏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听到几声“轰隆”的几声巨响将我惊醒。只见四 捆湿柴由半山腰滚下,掉在离我不到十米远的小溪旁,我惊恐地想站起身来,可 全身上下不听使唤。

原来水生趁我昏睡之时,已将我的裤子穿好,并用缚腕的余绳将我的双脚从 大腿至脚腕都绑了起来。

此时,我感到手腕与臂膀已被绑得麻木,塞满嘴的映山红使我口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舌噪,急 切地望着从山上下来的水生“呜……呜呜……呜呜……!”的只叫唤。

水生虽然听不清我叫啥,但他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了我的急迫的心情。他三步 并着两步飞快地来到我的身前,伸手拔掉了塞在我嘴里的映山红,我娇喘地对他 说:“水……生……哥……我……口……好渴!”

“好吧,莲妹!我这就给你打水去!”水生心痛地说。

只见他随手摘下两片大的桐子叶,到溪边洗净后折成圆锥形状,然后滔满水 来到我身旁,一边扶着我肩膀,一边将水送到我的嘴边。

我躺在他的怀里张大口贪婪地喝着,哇!真甜啊!一股股晶莹透剔的溪水侵 入了我的心房,驱散了睡意。我幸福的躺在水生怀里,享受这人间无穷的乐趣。

忽然我听到水生的肚里“叽哩咕嚕”的直响个不停,由不得我的肚里也叫了 起来。

我俩相视而笑,水生关切地对我说:“饿了吧!”

我点点头,温柔地对他说:“水生哥!我带了许多好吃的,去拿过来吧!”

水生拿了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粮过来,动手要解我身后的捆绳,我晃动着身子,撒娇地对他说 :“不嘛!我要你喂!”

望着我被缚的美姿,水生动情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随后我俩你一口我一口 的吃起饭来。

个位看官,不知你们是否有在山里野炊的经历,经过劳累后吃起饭来特别的 香,特别的有味口。

吃完饭,我俩相依小息一会儿,眼看已快到响午,此时我俩都已恢复体力。 我轻声的对他说:“水生哥,该回去了!”

“嗯,好吧!”他有一点依依不舍地说。

水生解开了捆绑我脚腕和大腿上的绳子,随后将绳头穿过我颈后的绳结,向 上用力勒紧打结。随即我的双手被向上高高吊起,身子不由得向下弯去,双臂和 颈部有如被小刀割一样的疼痛,我由不得“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水生慌忙地问我:“阿莲!绑得紧了吗!”

我强忍着,挺直了身体对他笑着说:“没事,不打紧!”绳捆的痛楚已被兴 奋的激情所掩盖。

接着水生将余绳的一头栓在了钎担上,只见他一左一右的担起了两担二百来 斤的柴火,瞪着双大眼对我吼叫道:“请上路吧!莲队长。路上老实一点!”

“哼!”我轻蔑地瞪了他一眼,象个即将被解押的女游击队长一样,一幅大 义凛然的样子,昂首挺胸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嘿!个位看官!别看水生担着二百多斤的担子,他上山下山一点都不输给我 这空手之人,连大气都不喘一下。我在他前面一会儿蹦蹦跳跳,一会儿柳腰摆臀 地走着“猫步”,甚觉无聊便大声对他说:“喂!水生哥!给咱唱个山歌吧!”

“好吧!嗯—嗯!”他韵了韵喉大声的唱了起来:“哎—呀—呢!三月东风 吹杜鹃,桐谷山水翠如荛。一声山歌无人见,绳缚胭脂醉如仙。哎—呀—呢!上 山下山入山谷,溪中落日(淫色淫色4567Q.COM)留我宿。不羡神来不羡仙,只羡山中好儿郎。哟—嗨! ……”

歌声在山谷中荡漾,充满了激情和欢乐。不知不觉快走到村口,远远的听到 农夫耕田地吆呵声。

吓得我赶紧躲在路边的土坡后招呼着水生,水生也慌忙地放下钎担柴,飞快 地解开了捆绑住我的绳索。我顿感双臂胀痛无比,奇痒难受,忽又觉得空虚难耐, 不知所措,这就是绳缚恋绳的感觉吧。

望着我手臂上那一道道泛紫红的绳印,水生心疼的帮我搓揉着,每次解绑以 后这都成了他的必修课。望着他那忠诚宽厚的大脸,不竟涌现出幸福而甜蜜的感 觉,我有如此夫君作伴今生无憾也!我动情的扑向他的怀里,紧紧地拥抱着他, 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了下来。

水生用手帮我擦着眼泪,温馨地对我说:“傻妞!这又不是永别,我们明天 不又见面了!”

“嗯!”我恋恋不舍地点点头。

“亲爱的!明天见!”水生边说边挑着柴走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忧心忡忡,仿佛失去了什么,我重新调整好心态,挑 着柴回到了家中,等候明天的到来……。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2008-11-9 22:3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