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拿着假文凭闯深圳的那些日子

拿着假文凭闯深圳的那些日子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序:假文凭三个字,曾经引起无数的口水战,砖家叫兽做出过深刻的理论分析,中央电视台也曾经专题报道。虽说是褒贬不一,但还是贬多褒少,毕竟,拿着假文凭是一种不诚实的行为。我曾经使用过别人的身份证高中毕业证,也曾经使用过武汉大学的本科假文凭,在深圳混了八年,许多年来一直有着一种说出来的冲动,今天有空,整理一下拿着假文凭闯深圳的青春岁月。作为一个农民,我没有什么假文凭危害社会的所谓高度认识,我认为,假文凭只不过是一个敲门砖而已。假文凭的出现、盛行乃至泛滥,实为企业或单位用人机制与晋升机制造成,希望这篇青春日记能让砖家叫兽以及用人单位有所领悟。

  一、初到深圳? 公元一九九三年元旦,南昌--深圳的列车上,两节车厢的夹缝里,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削青年坐在报纸铺着的铁皮板上吞云吐雾,满脸兴奋的神色,手里不自觉地把玩着一个精致的打火机。打火机是上车前在火车站买的,花费了青年五十大洋。那年头在内地,小青年比的就是这玩意,有些家境好的甚至用指纹打火机,玩的就是一个派头。青年这次去深圳,总不能太没面子了,一块钱的打火机,人家肯定说你是土包子。

  这个不想让别人看成土包子实质上一身土气的青年就是我,一个从丘陵地区刚刚放下裤管走出来的农民。跟无数怀揣着淘金梦的热血青年一样,我不甘于在农田里葬送一生,揣着家里仅有的四百元上路了。火车行程十六个小时,我毫无睡意,满脑子里编制着深圳那个人间天堂的样子。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穷山辟水,没有一点点的留恋。

  一夜无眠,次日早上到达深圳。走出火车站,无暇顾及风景如何,按照老乡信上的指示,坐上了去西乡的大巴。大巴上南腔北调,除了少数的广东话,大多数能听懂。经过上海宾馆的时候,坐在旁边的人介绍这便是深圳的标志。车过南头检查站便是西乡地段,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马路两边全是比人还高的荒草,大白天的还有老鼠串来串去。

  车到西乡街大门口,看起来跟我们县城差不多。下车后问了十几个人,没有人知道老乡所在的河西工业村在哪里。正在着急的时候,突然一辆摩托车停在眼前,一个年轻人热情地问我去哪。说起来真好笑,那时候根本没听说过这个行当,还以为是好心的便衣警察,聊了几句才知道要收费十块钱。这是深圳,估计十块钱算不了什么,便爽快地答应了,后来才知道只需要三块钱。

  找到了老乡的厂,在旁边小店里买了一包555烟,未开口烟上前,这个道理还是懂的。保安一看是555烟,马上用满口广东腔的普通话告诉我,上班时间是不可以找人的,这个厂四个分厂有一万多人,他根本不认识我老乡,让我在门口等下班。好容易等到下班,却傻眼了:清一色的工作服,不细看还真难以分辨,等了半小时,人都走光了,还没见老乡出来。急坏了,赶忙把一包烟都塞给保安,保安用大喇叭帮我喊了十几次,老乡终于出来了。

  老乡叫林锋,从小跟我一起光屁股长大。他住在厂里,外人不能进去,中午只有一个半小时,林锋二话不说,拉着我一路小跑来到附近的一个旅馆,十五元一晚,安排住下。吃快餐的时候,林锋问我证件是否齐全,我说只有身份证,高中才读两个月就缀学了,哪来的高中毕业证?林锋额头冒汗了,又问我是否还记得欧姆定律等基础电工知识,我的脸唰地红了。离开学校七八年了,平日里也就看看金庸、琼瑶小说,理科方面谁还记得那些。吃完快餐,林锋带我到旁边的书店买了一本电工基础知识和一个笔记本,让我临阵磨枪,认识串联并联等基本电路知识并做笔记,然后就赶回厂里上班了。

  二、找工作 下午下班后,林锋找来了一些有关品质方面的基本知识资料。林锋是在一个港资企业做品质助理工程师,他初中毕业后高中门都没进过,89年去深圳,现在是借别人的大学文凭和身份证。据他说,做品检员的工作,比普通员工每个月工资要高两百元,而且还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也比流水线员工自由。由于老乡只有周日才休息,没时间陪我找工作,便让我在三天内熟悉他带给我的资料。于是我便一边看一边记录,了解了QC(品质控制)、QA(品质保证)、IQC(进料质量控制)、QE(品质工程)等基本常识和工作内容,产品质量标准、检验流程、国际抽样检验标准表(AQL)等等。

  好不容易盼到周日了,林锋开始带我出去找工作。由于一般品检方面的工作要高中毕业以上,林锋便在他的厂里帮我借了一套证件,身份证和高中毕业证。借来的也是一个庐山老乡的,跟我长得还有点像,都是偏瘦型。

  那时候还没有职介所,工厂招工都是广告贴在大门口。我们从早上九点一直步行找到下午六点,走遍了整个西乡的工业区以及宝安35区那边的工业区。由于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春节了,很多工厂开始放假了,很少招工。本来我是准备春节后出来的,担心春节后民工潮更难找,便自作聪明节前来了。

  由于头一天基本上熟悉了大概的方位,第二天,林锋要上班了,我便自己出去找工作。根据林锋的经验,说不准就会有哪家工厂随时贴出招工启事,因此必须每天坚持出去找。那段时间,估计每天步行不低于30公里。

  腰酸背痛不说,最可怕的就是街上时不时有治安队员查暂住证。那年头暂住证三百六十元一年,没有工作单位还办不到,治安队员查证没有规律,有时候半夜突击去出租屋查,有时候大白天在街上两头一堵清查。一旦被查到,带到派出所罚款三百元,再次被抓到还要罚。那天被堵在街上了,街上顿时一阵慌乱。我戴着眼镜,手拿一个文件袋,强忍着恐惧,昂首挺胸直面治安队员走去,卖瓜的,现在想想都后怕,治安队员竟然被我的大方给蒙蔽了,拦下我身边的两个人盘查,放我过去了。

  这样无头苍蝇一般找了四天,口袋里只剩下两百多块了,便尽量节省,吃一块五的快餐。在找工作的时候,认识一个老乡阿辉,住在建筑工地未完工的毛坯里,铺上一张草席,既省钱又没治安队查,我便退掉了旅馆的房间,跟他住在一起,然后每天一起找工作。后来林锋下班了去旅店找我,吓坏了,幸好我当天晚上去他厂里找他,才联系上。

  第七天,西乡河东工业村刚好有一个小厂招工,招聘一名QA,三名流水线工人,我立即挤上前报名。一个小时报名就截止了,真是去的及时。报名完毕后参加笔试,我报名的是应聘QA,共有十几个人抢这个职位,其中有一半做过的。笔试完毕面试,面试的是一个姓吴的台湾人,据说这个厂是他和另一个台湾人合伙开的。吴经理不苟言笑,表情严肃。在他翻看我的答卷的时候,我偷偷瞄了一眼,上面批注:经验不足,有潜力,可培养。我心里暗自高兴,去他娘的潜力,才学了几天,估计是因为那时候写的字还拿得出手。

  面试完毕等通知。晚上老乡告诉我,一般来说等通知差不多就是没希望了,我急得一夜睡不着。次日一早,我来到那间厂,找保安要了吴经理电话,到小店打了过去。吴经理一听是昨天面试的,很不耐烦:“不是告诉你等通知吗?”

  “吴经理,实不相瞒,我也不怕您笑话,我找了一个多月工作,现在口袋里刚刚剩下回家的路费,听说等通知就是没指望,请您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如果再耽误一两天,我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

  “这样啊,那你现在过来一趟吧。”

 三、上班第一天?? 我放下电话,以三步跨栏的速度奔向那个小厂。吴经理的话,让我心中燃烧起了希望。

  坐在吴经理对面,我的心砰砰直跳。之前林锋教过我的面试应答,早已丢到脑后去了,因为我面对的不是一个主管,而是小厂的老板之一,估计在他的眼里,是揉不进沙子的。

  吴经理靠在大班椅上,眼镜盯着我好半天没有出声,手上把玩着一只塑料打火机,就是小店里那种五毛一块的便宜货。这让我大吃一惊,原以为台湾人都很有钱,用的打火机不知道会怎么个高档法,今天才知道,外面的人不像内地小青年那样务虚。怪不得第一次见面时,林锋看我用高档打火机一直在微笑着。

  吴经理足足盯着我五分钟,才开口跟我聊以前的工作。我不敢再冒充熟手了,便承认自己没有做过品质,之前在流水线上做过几个月,对品检员的工作有一定的了解,希望能给一个机会,一定会努力认真工作。

  吴经理似乎被我的求职欲望感动了,叫来人事部文员带我去办入厂手续。从那天起,我有了一个新名字:户志文,这便是林锋帮我借来的身份证名字,那时候每个工业村各自为政,外来工资料没有联网,很多人都在借身份证到不同的工业区应聘。我有了深圳的第一份工作,而且还是品检,许多人来了一两年还是流水线工人,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虽然工资仅仅只有八块钱一天按月计薪,但是我依然兴奋不已。当晚,我掏出身上剩余的钱,请林锋和老乡阿辉去大排档搓了一顿。

  上班第一天,同事们都亲切地叫我阿文,这是广东习惯,这个叫法也掩饰了我借身份证带来的对自己名字陌生的尴尬,后来当别人大声叫我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冠冕堂皇地说还没习惯广东的称呼。

  我们品质部没有主管,只有一个组长,他叫阿彬,是湖北人,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是个准帅哥。阿彬据说也才来三个月,这个厂新建不久,主要生产串激式马达,好像品质部人手不够,阿彬没有时间给我培训,因为当天有客户来验货。客户来验货的时候,验货室正在做马达转速测试,阿彬便拔下转速表的插头,让我到另一边去测试。我在另一边插上转速表电源,打开开关,只见白光一闪,转速表便停止了工作。我吓了一跳,赶紧叫来阿彬,阿斌一看,一头的冷汗。原来转速表是日本进口的,使用的电源是110伏,我随手插在220伏的电源上,烧坏了。

  负责生产管理的是另一个台湾人,大家都叫他叶经理。叶经理是个瘦小个子的人,给人印象十分精干,表情不怒自威。来到叶经理办公室,他面无表情地看了我几分钟,从牙缝里轻轻蹦出几个字:“你下午不用来上班了。”

  我顿时如遭雷击,第一份工作,难道寿命就只有半天?再过二十天就过年了,估计外面真没有工厂招工了。我的额头上一层豆大的汗珠,但是无论我如何苦苦哀求,叶经理始终无动于衷。快要绝望的时候,我忽然灵光一闪,林锋在他们厂里也是搞品质技术,他们是大厂,实验仪器见得多。于是便说道:“我有个朋友在河西工业村新柯德制造厂做品质工程的,他对仪表很精通,我请他来帮忙修理一下可以吗?”

  新柯德是宝安区闻名的港资大企业,叶经理自然很清楚,便暂时让我留下。未等下班,我打个摩托车来到林峰厂里找到了林锋。林锋当即请假半天,跟我来到我们厂。林锋对仪器很熟,拆开一检查,是灯泡烧坏了,经叶经理同意,便立即带着转速表去华强北购买灯泡。那一次真是运气坏透了,整个华强北都没有这种灯泡,林锋回来后没有放弃,找到叶经理聊了一个多小时,建议买个台湾产的,八百多元,以后在我的工资里逐步扣除赔偿。

  四、我的同事? 林锋在华强北转了一下午,没有找到适配的转速表灯泡,回来的时候给叶经理带了一个台湾产的转速表说明书,价格为八百元。测试要继续不能停,叶经理听从了林锋的建议,第二天派人去买了台湾产转速表。至于我,由于林锋口才不错,叶经理挺敬重他,我也就没有被辞退,叶经理当时说了一句厂方也?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鹑危孕氯嗣挥薪信嘌怠A硗猓毒砘褂幸桓鏊叫模馐俏液罄床胖赖模毒硐M址婺芄窗锼羝鹌分什康拇罅海橇址娌幌不短ㄗ势笠担芫怂?br />
  第一天上班,差点就被炒掉,下班后,住在同宿舍的部门另外三个同事一起过来安慰我。我死里逃生,惊魂未定,于是拉着林锋和那三个同事一起去大排档搓一顿,这是我身上最后一点钱了。钱方面我不担心,林锋开口说过,而我又有工作了,不怕。

  三个同事,阿彬是组长,人挺不错的,很会做人,吴经理比较欣赏他,另一个同事叫晓峰,福建人,穿着挺讲究,人也不错很热情,还有一个是四川的,叫做何力。一顿饭吃完,紧张感消除了,同事间也熟悉了。说起来,林锋和阿彬是老乡,又是前辈,因此阿彬后来对我格外好,每天都安排加班,一个小时一块二,旁边的很多不正规的小厂加班费才一块。

  有句话叫做“处处留心皆学问”,这话真不假。自从第一天上班事件发生后,我便格外小心,也开始留意任何自己不懂的东西了。买了一本英汉字典,包装盒上、说明书里不认识的英文单词,都要搞明白。吴经理借给阿彬一些品质管理方面的书,都是台湾带过来的。有空的时候我便借过来看,比在老家看金庸武侠小说还要认真,在那间厂做了半年,抄了两个笔记本,这是后话。

  印象最深的是四川同事何力。他比我大几岁,一个书呆子模样,结婚两年了。来深圳有半年时间了,各自在宿舍里住着,他老婆在生产线做员工,下班隔三差五就打架。对四川妹子的认识,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四川妹子泼辣,但又是热情如火。那时候我还真没搞懂他们为什么老是打架,直到后来有一次看到何力头都打破了,我们才知道原因。原来他们家里很穷,每个月工资都寄回家了,他和老婆因为没房子同居,晚上去野外溜达亲热被人抢劫了,还被打的头破血流。这是我在深圳第一次看到底层已婚人士的性饥渴。

  何力挨打之后,我们几个光棍忽然懂事了,每周总要有三四天时间在外面玩到十一点才回来,宿舍留给何力两口子。

  五、第一次发工资?? 上班将近二十天,厂里放年假了。我原本就没有计划回家过年,便申请留厂了。放假厂里还管食宿,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林锋回老家过年了,给我留了钱。宿舍里就剩下我和另一个生产部的员工,大家不怎么熟,无聊得很。

  春节前我除了在宿舍楼下跟隔壁厂里的员工打羽毛球,便是在宿舍学习。

  大年三十的晚上,站在西乡天桥上,看烟花,待了好几个小时。第一次背井离乡在外面过年,而且是一个人,“每逢佳节倍思亲”,此时才真正领悟其中三味。半夜回来,在大排档里炒了两个菜,要了一瓶啤酒,算是把年夜饭对付了。

  过完年,在楼下打羽毛球认识了一个女孩子阿兰,挺丰满的那种,脸上总是带着文静的笑。那时候我并不认为丰满有多吸引人,跟她交往纯粹因为她的笑容。她是隔壁厂里的,据说还是老乡。阿兰不怎么打球,却喜欢站在旁边看别人打球,时不时还帮着别人捡球。

  之后的几天,我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俅蚯蛄耍蠖嗍奔涓⒗荚诠ひ登浇⒉健A址媪僮叩氖焙颍叶嗔舻闱潜晃揖芫耍伦约喝滩蛔÷一耍乓肆桨佟D昵氨灰桓霭谄寰值暮鲇屏宋迨昴晟砩现挥屑甘耍⒗既鲜读耍胨远俜苟疾桓铱冢蠡诓灰选0⒗际歉龊艿ゴ康呐ⅲ永床惶赣泄亟鹎褪弊胺矫娴幕疤狻?br />
  这样不咸不淡地跟阿兰交往了一个礼拜,厂里开工了。过完年生产特忙,每天加班到十点,跟阿兰也就是偶尔在宿舍附近见个面打个招呼。由于下班太晚了,又很累,大家也就没有办法给何力提供便利了,何力终于下定决心租了一间铁皮房,两百块,心疼得不行。

  上班一周后,到了发工资的日子,大家兴奋不已。我上了半个多月班,加班三十多个小时,估计也就是一百七八十元。虽然很少,但是最起码可以用自己的工资请阿兰吃顿饭,这是我想了好久的事情。发工资是下班后由财务在车间里发,一个个叫名字,等到同事们都领完了,还是没有我的。我怕自己没听清楚,跑到财务室去问,出纳告诉我,我的工资176.5元,全被扣除了。

  我顿时血往上涌,直奔叶经理办公室,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叶经理正在看报表,被我的莽撞弄得很不高兴,冷冷地蹦出几个字:“你干什么?不会敲门吗?怪不得大陆这么穷,一个个比猪还蠢,没有一点素质!”

  本来我就窝了一肚子火,听到叶经理这些话,情绪完全失控了,手指发抖地指着他:“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当初你说过厂里也?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鹑危挥懈遗嘌担竺挥腥魏稳烁嫠呶业降兹梦页械6嗌伲⒐ぷ柿幻疾涣羧酃饬耍∥易芤蜓栏唷⑾匆路郯桑?6.5元零头留给我也不过分吧。”

  叶经理大怒,大喊保安。没两分钟人事部张课长和一个保安进来了。叶经理头也不抬:“张课长,将这个人赶走,让他滚!”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冲上前抓住叶经理衣领子,抡起拳头就打,一边打嘴里一边骂:“去你奶奶的,这里是中国的地盘,你敢骂老子!”。张课长见状不妙,赶忙和保安一起把我拉出门外。我回头狠狠地扔下一句话:“你叫财务算一算,老子还欠你多少钱,一分不赖你的,干到还清欠款老子走人!”

  六、恋上娱乐城? 张课长把我拉回到宿舍,劝慰我好一阵子,打工就是这样,在人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今天一闹,我估计明天就得重新找工作了,做了将近一个月,觉得品管方面的基础理论知识也差不多掌握了,现在是年后了,有经验不怕找不到工作。这样想着,便将行李收拾好了,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几样生活用品一个包包就装满了。收拾完毕,跟宿舍众人打个招呼,坐车去找林锋,把这事原原本本说了。

  林锋认为,如果明天厂方不炒我,就不要意气用事,先猫着再多学点东西,韩信还能忍受胯下之辱呢。林锋刚刚加了工资,从1400元加到1900元,在那个年代,算得上是高薪。不过林锋说压力好大,他所在的是宝安区闻名的港资企业,加薪除了工作努力之外,还得益于他一口流利的白话,跟厂长沟通起来非常顺畅。

  看到我心情不好,林锋便带我去西乡街洗头,他说洗头是最好的减压方式。那时候还没有按摩洗脚之类的,泰式洗头确实让人放松。西乡街那时候算是深圳关外最繁华的闹市,一般关外的打工仔周末购物便是到西乡街。洗完头浑身轻松了,经过街尾的时候,一个霓虹灯十分亮丽的建筑出现在面前。林锋说这是一个娱乐城,里面有好几种赌博的玩法,有时候压力大的时候,便和一个叫周伯的香港老职员一起过来玩几把。我很诧异,竟然可以公然赌博!

  林锋看我好奇,便拉着我进了娱乐城。娱乐城门口站着两个魁梧的保安,面无表情,看起来就像电影里黑 社会打手。走到里面,金碧辉煌,有四五个场子正玩得热火朝天。林峰喜欢玩的便是赌大小,宝官手里拿着一个竹扒,三粒色子丢上一个斜坡,滚落下来停止后,加起来大于或等于10,便是大,小于10便是小,玩法很简单。也可以猜三粒总数,猜中一赔三,还可以猜同花,比如三个色子都是6,一赔六十。

  林锋带我到账房结算处换筹码,筹码便是空烟盒封口,上面有标记印章。万宝路代表10元,555代表100元。林锋口袋里没带什么钱,只有四十五元,便换了四盒万宝路。林峰说,在这里赌博没限制,可以随时可以决定玩或不玩,不玩了,用筹码来换钱,九五折。

  来到赌大小,林锋将四个筹码递给我,说他最近手气不好,反正只有四十元,输赢无所谓。我从来没玩过这玩意,随手下注,不知不觉间,筹码变成了十几个,便提议不玩了回去。林锋此时突然兴起,让我休息一会,他自己上。不到半小时,一个筹码都没剩下。林锋很不爽,让我在娱乐城等他,打了一个摩托去厂里拿来了200元,然后让我继续玩。一个小时后,筹码翻了一倍,我坚持不玩了,林锋去账房结算,换了380元,两人一路哼着小曲回去了。

  次日,叶经理找我谈话,先检讨自己工作没安排好,没跟财务打招呼,然后说让我承担四百元,这个月先扣一百元,剩下的分三个月扣除。我也就借坡下驴,也跟他道歉,承认自己昨天太冲动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组长阿彬正在辞职,因为我工作上手快,品质部缺熟手,吴经理甚至考虑让我顶上去当组长,所以叶经理考虑再三没让我走人。

  安心上了两天班,便是周日。正打算美美睡个懒觉,七点半宿舍保安就把我叫醒了,原来林锋前两天赢钱了,准备周日好好再玩几把。我俩吃完早餐,兴冲冲来到娱乐城,才八点半,娱乐城九点才开门,两人便蹲在娱乐城附近等着,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

  七、林峰的爱情梦? 当天上午在娱乐城十分艰难地赢了两百元,中午林锋拉我去宝安35区看老乡。据说那位老乡是个女孩,林锋老家县城的,一年前经朋友介绍认识,一直在交往。林锋在单位工作上绝对是一把好手,但是在感情上却属于情商较低那种。曾经有个广东韶关籍的文员,挺温柔可人的,对他印象非常好,总是主动找他。但是林峰却错过了,韶关女孩最终回老家找了一个老公结婚了。

  后来我才慢慢理解了林锋,虽然他在93年就已经1900的高薪了,还是包吃包住。但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对深圳有的只是一片迷茫,这个都市是自己的么?林锋的文凭和身份证都是借来的,在自己的单位自然是如履薄冰,不敢告诉任何人,因此对韶关女孩的感情,只能压抑在内心。再者,那时候广东人对外来工的歧视,确实让人寒心,在广东,我们一直有一个共同的代号“北佬”。

  林峰认识的这个老家女孩,于他而言,更具有一种安全感,毕竟是老乡,就算不成,也不会把他的身份说出去。但是,女孩家庭背景听说很好,林锋有些自卑,脱掉工程师的外衣,自己始终是个农民而已。这是林锋当时的心理活动,现在想想,那时候他太不自信了。某个富翁曾经说过,富人比穷人,只不过多了一份胆量而已。林峰当时属于应变能力极强且口才也极好的,如果敢于放弃工厂那份枯燥的工程师工作,去走市场路线,应该早有大成了。

  我们来到35区,林峰的老乡出去逛街了,我和林峰便在附近炒了两个菜,要了两瓶啤酒边吃边等。

  八、阿兰离我而去? 林锋因为爱情受挫,开始了疯狂的娱乐城之恋。而我由于厂里生产忙,每天都要加班,周末也没有空,因此也就没有陪他去。大约玩了半个月,林峰输掉了两三千元,之后便开始冷下来了。那时候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趺慈埃暇够故切枰桓龇⑿骨赖摹2还抑溃址媸歉霰冉侠?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的人,自然会懂得收敛。

  家里父亲来信,两老身体都不好,过完年看了几次医生。除了心焦,回信安慰几句,也没有别的办法。刚好我发了第二个月工资,连加班费有三百块,扣除一百块,还剩下两百块,便去邮局寄了一百五十元。父亲回信说母亲哭了,知道我在外面很艰难,不然寄钱肯定会寄整数,我回信只能安慰他们,在外面过得很好。

  静下心来,唯有加班挣钱。那个月产品寿命测试,刚好人手不够,我便疯狂申请加班,基本上隔一天就是一个通宵。一个月下来,加班两百六十多个小时,通宵加班还有一点补助。白天上一天班,晚上连续通宵,第二天接着又上班,刚开始真难受,老是瞌睡,为此叶经理说过我几次,我也懒得申辩。与其跟他解释,不如自己想办法。于是我便翻看了一些串激式马达的技术资料,通过头几天的测试,掌握了一个规律,基本上寿命快要结束的马达,在前五六个小时就有症状,用螺丝批顶在马达轴心上,可以听出很大的摩擦声。至于在未损坏前,马达转速、温度都是正常的,虽然要求半个小时记录一次,我还是有办法对付。但凡马达声音不对,我便不敢睡觉,只要是正常,我便关上车间大门和实验室的门,一觉睡到天亮,然后把记录补齐。

  发第三个月工资的时候,我的工资570元,一次性还清了厂里的欠款200元,还余下370元。这是我上班以来拿的最多的一次,想想一个月14个通宵,看着手里的几张钞票,眼角忍不住发酸。

  发工资这天,照例不加班。我便到隔壁厂里找阿兰,准备请她吃饭。这两个月很少跟阿兰单独相处,只在下班的路上匆匆见过几次面。阿兰说已经吃过了,我便随便吃了快餐,跟阿兰去散步。说句实在话,那时候对阿兰感觉很不错,很文静的女孩子,甜甜的笑容,跟她在一起,我心里很宁静,很坦然。工作相对来说稳定了,我也希望跟阿兰更进一步。

  凭我的感觉,阿兰对我印象不错,但是却始终跟我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我心里很纳闷,但是也不着急,毕竟自己前途未卜,父母身体多病,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工作上。这一晚,我们在草地上坐到很晚,我说了很多很多的废话,无非是家境不太好,要怎样拼搏,怎样努力,争取混出个人样之类的狗屁话,阿兰很认真地听着,也不怎么插话,几个小时好似我在说单口相声。

  我没想到,这次我跟阿兰的谈话竟然是最后一次谈话。

  半个月后的一天中午,阿兰到我厂门口找我,递给我一封信,没说一句话,眼圈红红的,低着头走了。

  我不解,在厂外的树底下打开信,一字一句读了三遍,一屁股坐在地上。阿兰告诉我,她两年前就在家人的包办下结婚了,有一个孩子已经一岁了。出来打工是因为夫妻双方没什么感情,丈夫是个脾气暴躁的人,打过她几次,而且下手很重,实在忍不住了,阿兰偷偷跟老乡出来打工了。昨天阿兰家里来信了,孩子病得很厉害,阿兰急辞工了,我看信的时候,阿兰可能已经上了大巴。最后,阿兰说了好几句祝福的话,看起来,字迹已经被泪水模糊了。

  我心里顿时空落落的。如果有联系方式的话,我想我肯定会去找阿兰的,结过婚我不会介意。后来去隔壁厂里找她同事打听过几次,谁也不知道她的通信地址,我只?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谛睦锊皇钡鼗衬睿衬钅且欢坞实氖惫狻?br />
  一个小时后,老乡还没有回来,我们便漫无目的地溜达着,不知不觉溜达到附近的一个娱乐城。林锋手痒了,又拉着我进去玩了一场,那天运气真是不错,下午又小赢了两百块。

  吃晚饭的时候,林峰的老乡终于回来了。那女孩叫黄俪萍,高挑个儿,估计有162,很爱笑,也很热情。林峰平时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他口才相当好,但是一见到美女,便很不自然,说来说去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客套话,有一搭没一搭的,我都替他着急。其实,林锋那时候的工资算是很高了,对一般女孩子来说,具有很高的吸引力,很多正儿八经的科班生都只有1200左右。另外,林峰的外表看起来也不错,皮肤白,略胖,看起来像个文化人,穿着也属于比较讲究的那种,但是一旦涉及到婚姻,浑身都透着不自信。

  吃完晚饭,我们一起去灵芝广场玩,那里遍地绿草,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我借故走开了,一个人躺在远处的草地上。那晚,天空很明净,可以看到星星和月亮。我无聊地躺着,想着自己的工作,计算着那微薄的工资。吴经理给我提前转正了,工资加了一块,每天九块,按照这样的进度,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拿到林锋那样的工资。那晚的月亮特别圆,让我有了浓浓的乡愁,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

  林锋叫醒我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他的表情很沮丧,那女孩原来一直把他当做可以信赖的哥哥。

  九、潇洒走一回?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走在大街上每一个角落,耳中满是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让人热血沸腾。可是,在深圳拿青春赌明天的我,没有丝毫的潇洒。两点一线,无休止的加班,人变成了机器。

  那天去仓库,看到生产部的工程师(PE)和仓库主管、仓管三个人在玩牌,跑得快,类似于现在的斗地主,二打一,不过输赢按照剩余的牌数来计算。真应了那句话:赚钱的不受累,受累的不赚钱。平日里看他们的工作,其实并不难,生产工程师我估计我父亲完全能胜任,他动手能力强,无非协助生产制作几个工夹具,整天无所事事。这让我心里很不平衡,我不想再这样虚度青春了。

  另一方面,因为阿兰走了,我忽然莫名其妙厌倦了这个厂,每个周末只要有空,就出去溜达,看看外面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几个月下来,品质部的基本工作我都掌握了,产品的量化标准和非量化标准心里也有数,仓库管理也大致有了认识,找工作的范围相对来说比较广了。骑马找马的时候,我准备了工作上涉及的所有部门的表格,我的硬皮笔记本上也整整抄写了两本理论知识。因为辞工一般要提前一个月,六月初,我正式提出辞工了。

  七月的某一天,我下班去林锋厂里,看到厂门口贴着招工广告,香港品质保证总部招聘一名技术员。林峰说,那个部门主管是上海人,很严厉,平时跟他也没交往,所以没有告诉我。我知道林锋怕万一我应聘不上给他丢面子,也就没有吭声。第二天,我瞒着林锋请假了,自己写了一个简历,跑到林锋厂门口应聘。由于技术员需要高中以上文凭,我还是拿着阿文的证件应聘。填写简历的时候,我在工作经验一栏填写了任组长三个月。

  那时候,一般港资厂,人事部、保安都是广东人,比较歧视外省人,张口闭口“北佬”。人事部女孩很不耐烦看完我的简历,说不合适。我急忙问原因,她说我以前的组长工作是管人,他们招的技术员是管机器的。为了工作,我只能低声下气跟人事部招工女孩再三说明,我当品质部组长的时候,也负责实验室,测试设备我都熟悉。差不多磨了半个多小时,招工女孩才开恩,让我去试一试。

  应聘很顺利,那个上海主管非常友好,他喜欢有朝气的人,经验差一点无所谓,关键是看潜力。我那个厂的产品马达,他们厂是做小家电的,马达一个很主要的原材料。面试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主管问我工资要求,我表示根据厂里的规定,我最希望是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主管非常满意,给了我技术员最高的底薪480元。我没有回厂,等到林峰下班,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林锋也非常开心,他们厂待遇不错,香港品质保证总部工作环境、学习环境也很好。

  我的辞职日期其实已经过了好几天,由于没有招到熟手,叶经理不同意我离职。协商了几次后,还是不批准,如果我坚持走,一个半月的工资就没有了。实在没办法,我跑到西乡劳动站投诉。劳动站负责人是个中年妇女,看完我的投诉信,问我什么学历,当得知我是高中学历时,感叹不已:“内地生素质就是比广东生高啊!”我想,或许我天生有女人缘,负责人一个电话,解决了我的辞职问题,我拿到了应该拿的每一分钱。

  背起简单的行囊,告别了部门同事,嘴里哼着“潇洒走一回”,我走向了新的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