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都是月亮惹的祸】(十二

都是月亮惹的祸】(十二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十二
  乌涛来了家里后,赵维本给乌涛倒好茶水,就说:" 你们聊,我出去转一圈。
  " 林玉兰心里知道维本的意思,就笑道:" 都几点了,你还出去转。" 赵维
本一看表,笑道:" 就是就是,那我去书房休息。"
  林玉兰听了,心里却生出个恶作剧的念头,她笑道:" 乌涛来了,我们也该
都陪他坐一会,他来了你就自己走了,多不礼貌".赵维本听了没法,只得在沙发
上面坐下。
  林玉兰坐在中间,赵维本和乌涛坐在旁边。才坐下一会,林玉兰忽然笑道:
" 乌涛,老实点,别乱摸,你干爹看到了。"
  赵维本语音颤抖地说:" 没有啊,我没有看到啊。"
  林玉兰笑道:" 笨蛋,乌涛他刚才摸了我的屁股。" 乌涛听了就笑出声。
  赵维本说道:" 是吗,有这事。" 林玉兰又哎呦一声,笑着说道:" 维本,
你到底管不管,乌涛他又摸我的奶子。"
  赵维本颤抖的声音说道:" 没事玉兰,乌涛他年轻。你就让他摸几下。"
  林玉兰听了心中一荡,就呸着笑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自己要当王八
可怪不得别人".说完林玉兰一咬牙,就把睡裙的带子从肩头拉落到腰间,一对雪
白丰满的大奶子就裸露出来。赵维本看了心里暗暗叫苦。
  林玉兰笑道:" 乌涛,你干爹都说了,你还客气个啥".乌涛早就蠢蠢欲动,
见林玉兰居然就把睡裙脱了,一对雪白的大奶子就在自己眼前晃悠,红润的奶头
分外诱人,就叫一声:" 干妈!" ,就一头就扑进玉兰怀里,口就咬住了玉兰的
大奶子舔起来。林玉兰哎呦一声," 讨厌,这么急!小色狼!" ,紧紧地抱住乌
涛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身子就靠在沙发上,口中不住地呻吟起来。赵维本见二
人如此不堪,尴尬万分,忙着起身跑书房去了。
  乌涛见赵维本走了,越发大胆。忽然用力压到林玉兰身上,将林玉兰压躺在
沙发上。妇人一声惊呼,只觉身子已经被乌涛死死压住。而乌涛的口就伸过来寻
找妇人的唇。在乌涛的压迫下,妇人的身子变得柔软,乌涛把脸埋下去寻找妇人
的丰唇。
  乌涛压住林玉兰的唇,舌头就伸进林玉兰温湿的口里。
  林玉兰鼻中里发出娇滴滴的呻吟," 嗯…哼…讨厌,我老公在看着呢…" 双
手却用力想推开他的身体。乌涛紧抱住林玉兰的臀部,双手就深入林玉兰的裙子
中,在肥大的臀丘上用力揉捏着。林玉兰想用舌抵住他的舌,却被他借机吸住。
  两人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片刻功夫,玉兰就开始主动与乌涛舌吻起来。
  乌涛胯间一条巨大的阳具就顶在妇人腿间,林玉兰在乌涛身下极力扭动着丰
满的身子,口中难耐地呻吟着,只觉腿间流淌出热乎乎的粘液。乌涛隔着内裤摸
到妇人下身光光的,居然感觉到了湿润。玉兰被摸得浑身一抖,口中呻吟着,丰
满高挺的胸脯急剧起伏。林玉兰不再挣扎,却一手紧握住乌涛摸向自己下身的手,
一手却紧搂住了乌涛的腰。
  乌涛一边吻着林玉兰,一边激动地说:" 你太美了".林玉兰柔软的嘴唇在乌
涛脸上磨蹭着,柔柔的说:" 宝贝,你也好帅!".两个人在剧烈的喘息中动作变
得温柔起来,互相亲吻着彼此的嘴唇。
  在周一上午召开的全市干部会议上。李书记宣布了干部调整名单。与早已经
流传的休息一致,赵市长被调到省工业厅当厅长了,乌云代理市长。
  林玉兰并没有想太多。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她却隐约感觉到有些人有意在与
她保持距离。林玉兰心里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她对这些势力眼嗤之以鼻。
  林玉兰阴沉着脸回到办公室,坐到椅子上发呆。乌涛不知道何时进了她的房
间,一脸的笑容。林玉兰看看他,想挤出笑容却做不到。
  乌涛笑道:" 太好了,我爸升职了".林玉兰淡淡地说道:" 恭喜了".乌涛纳
闷道:" 你怎么看上去不高兴啊?" 林玉兰叹气道:"没有啊,昨天没睡好,有
点累了"。
  乌涛哦一声。看林玉兰没精打采的,就说道:"那你休息,我出去了"。
  看着乌涛出门,林玉兰叹口气。乌涛高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对于她
来说,好像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她心里隐隐的有种不详的预感。
  当纪委的人去林玉兰办公室时,局里很快就传遍了。林玉兰送走纪委的人,
心情立刻变得很坏。她敏感地意识到了有人已经在整她。纪委问她关于化工厂的
事情。这出乎她的意料,因为她自己参与并不深,后期很多工作是秦处长搞的。
  可是现在看起来矛头指着她。她下午没有上班,在家里仔细回忆了化工厂合
资的事情。纪委问的问题她细细地想了一遍。她想不出这中间有什么问题,起码
从她的角度来看是这样。她也是这样回答纪委的,可她看得出来,纪委的人对她
的回答不满意。
  赵维本在客厅里面坐立不安,他看出来玉兰遇到大麻烦了。他只能干着急,
却无法帮助玉兰。他不时站起来去玉兰卧室听动静。赵维本突然想到了乌涛。玉
兰不让他找乌涛。她太好强了,不愿意求人,特别是乌涛。赵维本想来想去,还
是决定给乌涛打电话。
  乌涛已经知道纪委找玉兰谈话的事情。他自己并不觉得有多严重。他听着办
公室里面的窃窃私语,他觉得那都是些无聊的恶意猜测。乌涛接到赵维本的电话
后才意识到林玉兰出事了。乌涛马上就跑去父亲的办公室,里面有人在汇报工作,
乌涛只好等待。一直到快下班时,父亲办公室里面没有外人了。
  乌涛进去看到父亲在喝水。乌涛喊声:" 爸".乌云看到是他,不悦道:" 你
怎么到我办公室来了,有事回家说不行吗?别人看到了影响多不好".乌涛说道:
" 我很着急,就跑来找你了".乌云说道:" 有什么事情那么急?" 乌涛走近轻声
说道:" 我听说纪委在调查我们局的林处长,你知道吗?" 乌云说道:" 听说了。
  那是李书记安排的。我管不着".乌涛说道:" 爸,这件事情你得帮下林处长。
  她可是个很好的人。我在她手下工作,她对我特别关照".乌云严厉地看着乌
涛,说道:" 那是两码事情。干部就要接受纪委调查,没有问题最好,有问题就
处理问题。不是很好吗?你年轻,不要被人利用了".乌涛脸色就发红,还想说什
么。
  乌云摆摆手,说道:" 你出去吧。有事情回家说".乌涛脚步沉重地回到自己
的办公室。他从父亲的表情中看出来问题的严重性。看来自己太幼稚了。林玉兰
真的有什么问题吗?
  林玉兰第二天上班后,就被带到纪委办公室了。她坐下来时,对面坐着几个
人她很面生。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开口说道:" 我们是省纪委的。今天找你
是想了解些情况。你不要紧张。希望你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林玉兰点点头。
  问话持续了一天,纪委的人轮换地问话,林玉兰精疲力尽。
  一周后,市政府下文任免了一批干部。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林玉兰被免职
的消息。没过几天,又有个消息传开了,林玉兰办了病退。全家搬走了,没人知
道去哪里了。
                十三
  乌涛开车走了三个小时才到了温泉镇。他在进了镇子后就给林玉兰打电话。
  按林玉兰说的路径,他把车开到一个小楼下面。那是一座三层楼。乌涛下车
时,看到有个女人站着看他。乌涛激动地跑过去,一把将女人紧紧抱住。
  赵维本已经做好了饭菜摆在桌子上。看到乌涛进来,赵维本笑道:" 乌涛,
你怎么才来。你干妈在家里都说几次了,说你是不是不认我们了".乌涛笑道:"
怎么会呢,我真是事情太多" 了。
  林玉兰笑笑,道:" 你现在也升官了,副处长了".赵维本道:" 年轻有为啊
".乌涛笑道:" 别逗我了,我们还是吃饭吧,我还真饿了。吃着,玉兰说道:乌
涛,听说你和秦岚结婚了?" 乌涛说道:" 就是前个月结的".林玉兰笑道:" 啊
新郎官,恭喜了".乌涛笑道:" 干妈你又逗我呢,不说这个了".赵维本说道:"
乌涛,你干妈的事情还没有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她这会恐怕不知道在哪呢".
林玉兰笑道:" 那你说说我应该在哪?" 维本和乌涛都笑了。
  乌涛说道:其实认真说起来,干妈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有人想整她。我跟
我父亲说,如果林玉兰有问题,那我和秦红也有问题。因为很多工作我们是一起
做的。后来我父亲去找李书记说了,牵涉面太大了影响稳定。李书记坚持要先免
职,然后纪委停止调查。我父亲只好同意。虽然不是很好的结果,但是也解脱了,
要不然老要查你,早晚出问题。
  林玉兰听了感慨道:"中国人的窝里斗,人整人的本性是改不了的。也好,
我现在轻松多了,不用再勾心斗角防范别人了,也不跟人争了。搬到这里后,我
们就是每天走路,爬山,游泳。这里空气好。居住很不错,还有温泉泡"。
  乌涛说道:" 那你们是早看上这里了吧".赵维本笑道:" 可不,你干妈和魏
秋月去年来这里旅游时就买了这房子。我们钱不够,伟民赞助了一些,这才买下
这楼。秋月他们也买了,离我们也不太远,他们房子大。好像秋月和秦风昨天也
过来了。我昨天看到他们房子亮灯了。楼下停的车是秦风的奥迪".林玉兰笑道:
" 这家伙,来了也不打招呼。悄悄密密的,搞什么名堂".赵维本笑道:" 她肯定
有她的事情,不知道伟民来没有"。
  林玉兰笑道:" 李伟民肯定没来"。
  赵维本奇怪道:" 你怎么知道?" 林玉兰笑道:" 伟民从来都是自己开车,
最不喜欢坐别人开的车。他对谁都信不过".赵维本笑着点头说道:" 就是就是".
  吃完饭,三个人就下楼出去走路。乌涛没有来过这里,林玉兰和赵维本就给
他介绍。
  镇子依山而建,总共三条街,上中下三街。很多房子都是外地人买了的。这
里是山区,也是风景区,又有温泉,距离省城不到2小时路程。这里又是去雪山
的必经之路。游客比居住当地的人多得多。乌涛就说道:" 这里就是要凉快些".
林玉兰笑道:" 天气好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雪山的".三人不知不觉就走了很久。
  林玉兰笑道:" 差不多了吧,该回去休息了".赵维本笑道:" 就是,乌涛也
累了,回去好好洗个澡。你和你干妈好久不见了,你俩晚上好好聊聊".林玉兰听
了心中一荡,笑道:" 你倒是会安排。我和他有什么好聊的?你这话里有话的,
你倒是说清楚了".
  乌涛会心一笑说道:" 干爹真是太好了,干妈你就别为难他了".维本不说话,
只是嘿嘿一笑。前面是个坡,
  赵维本笑道:" 怎么到这了,乌涛你看那边就是魏秋月他们的房子".魏秋月
的房子一楼二楼亮着灯光。林玉兰说道:" 有人在家,要不要过去看看?" 赵维
本说道:" 太突然了吧,她来了都不找我们,多半有什么事情".林玉兰道:" 她
有个屁事,还不就是和秦风来这里偷情来了".说完林玉兰就笑了。赵维本坚持不
去就自己先回家去了。林玉兰就和乌涛去敲门。
  半天魏秋月穿着睡裙来开门。见是林玉兰和乌涛,不禁惊奇道:" 怎么是你
们俩?乌涛你啥时来的?" 林玉兰笑道:" 你还问别人,你自己啥时来的,也不
打个招呼".魏秋月笑道:" 先进来坐吧".二人进去后,乌涛见里面装饰豪华。一
进客厅就是奢华的玫瑰红地毯,投影银幕上正在放一部西部片。乌涛和玉兰坐到
沙发上,魏秋月就拿水果来。
  林玉兰笑道:" 还有一个人哪去了?" 魏秋月瞪她一眼笑道:" 你个人精,
秦风在楼上洗澡呢".林玉兰笑道:" 我就是说呢,少个人就没意思了,这漫漫长
夜怎么熬啊".
  魏秋月扑哧大笑,说道:" 好你个玉兰,说话越来越直接了。你这不当领导
了就本性暴露了,乌涛,你干妈现在可今非昔比了,开放着呢,你呀小心点".林
玉兰红脸道:" 你瞎说什么,乌涛别信她的".魏秋月笑道:" 你们俩干脆就在我
这里休息吧,我这房间多".
  林玉兰说道:" 不了,改天吧,维本还在家里等我们".魏秋月听了暧昧的笑
笑,说道:" 这个维本真是难得啊,我说你俩晚上动静别太大了,万一把维本吵
醒了,维本又该生气了".
  林玉兰呸道:" 去你的,什么话。我们走了,你跟秦风打个招呼".
  魏秋月笑道:" 好".林玉兰和乌涛出门来,乌涛就手紧紧抓住了林玉兰的手。
  林玉兰说道:" 让人看到了".乌涛笑道:" 谁知道我们是谁啊".
  乌涛和林玉兰进屋后,赵维本就给乌涛拿了薄睡衣,说道:" 你先去洗澡吧,
解解乏".乌涛拿了就进浴室去,宽大的浴缸里面已经放好了水。乌涛进去把身子
泡住。
  林玉兰听着浴室里面乌涛唱歌的声音心痒难耐,她对赵维本说道:" 维本,
我们也进去洗澡吧".赵维本笑道:" 乌涛在里面呢。哦,你是想和他一起洗?"
林玉兰脸红润道:" 哎呀,我和乌涛你又不是没看见。一起洗澡又有什么啦".赵
维本说道:" 那你进去和他一起洗吧".
  林玉兰撅嘴说道:" 那不行,我不能把你扔一边。要去我们一起去,你不去
我也不去".赵维本抱住林玉兰肥软的腰,笑道:" 我看你见了乌涛就骚得不行,
行,我和你一起".说完维本使劲在玉兰屁股上扭一把,林玉兰连声叫唤起来,就
去追打赵维本。
  林玉兰和赵维本进浴室时,乌涛吓了一跳,不自觉就把身子缩到水里面。林
玉兰笑着看看他,维本穿个裤头,先自己脱了。然后就去脱玉兰身上穿的睡裙。
  几下子睡裙落下。林玉兰洁白如玉,丰满挺拔的光润玉体就出现在两个男人
的眼前。乌涛久不见林玉兰,早已经是蠢蠢欲动,一看到林玉兰的肉体,肉棒就
立刻举起向妇人致敬了。
  赵维本打开冲浴的水龙头,拿了洗浴液就涂在林玉兰滑腻的肉体上。林玉兰
满眼春意地看着乌涛,轻声说道:" 来,给我洗洗".
  赵维本也笑着招手,说道:" 你也来吧,给你干妈洗洗".乌涛弯腰从浴缸出
来时,不好意思地用浴巾挡住了胯下高高勃起的肉棒。
  林玉兰早看在眼睛里,掩嘴笑道:" 硬成那个样子了都,还不好意思呢".赵
维本笑道:" 乌涛你不用遮,没事的。我和你干妈都看到了".乌涛听了就把浴巾
扔到浴缸边缘,挺着肉棒就走到妇人身边。
  赵维本蹲下身子,用浴巾洗着林玉兰长而丰满的大腿。乌涛就笑着从后面抱
住林玉兰,微蹲下身体,硬挺的肉棒就插到妇人的屁股下。林玉兰被刺激得娇柔
地轻哼一声,身体就发软,乌涛忙抱住林玉兰。
  赵维本见状就把浴巾递给乌涛,说道:" 你来给你干妈搓吧,她喜欢你给她
搓。我来扶着她".林玉兰听了就笑着说:" 讨厌!你们这俩男人哪来那么多事,
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净摆弄人了".赵维本就笑道:" 我们还不是想把你伺候好,
你还有意见".赵维本从背后扶住林玉兰,乌涛拿着浴巾在林玉兰身前搓着。柔滑
的浴巾掠过妇人高挺的乳房和红润的乳头时,林玉兰兴奋地呻吟出声。赵维本看
了也有些气喘,拿着软软的鸡巴在林玉兰屁股缝中胡乱顶弄着。
  林玉兰就左手回来握住赵维本的鸡巴,笑道:" 维本,你一个劲顶我屁股做
什么".赵维本尴尬地点头道:" 就是看到你们,我就有点兴奋".
  林玉兰笑道:" 那好啊,我给你弄弄".林玉兰就坐到浴缸边上,赵维本站着,
林玉兰先用手揉捏着维本的鸡巴,慢慢的居然有点发硬了,林玉兰笑道:" 还真
有用了".
  这时乌涛走过来笑道:" 就是,硬起来了".林玉兰一手握住赵维本的鸡巴,
一手就去握住乌涛硬挺的肉棒,媚眼看看乌涛的肉棒,笑道:" 两个鸡巴差得好
远,一个粗一个细,一个长一个短".赵维本听了就有些自惭形秽。
  林玉兰心知失言,忙打岔道:" 维本,你鸡巴好像更硬了".说完林玉兰低下
头去,用舌头轻轻在鸡巴上舔弄。赵维本激动地呻吟出声。鸡巴也越发的硬挺了。
  乌涛看着笑道:" 硬了,这下是真硬起来了".林玉兰就继续舔弄着龟头,赵
维本舒服得哼哼起来。才一会功夫,维本忽然呼吸急促起来,鸡巴就射出了。林
玉兰就拿了蓬头给赵维本清洗了。
  三个人就出了浴室。赵维本去了客房。林玉兰拉着乌涛的手进了卧室。进屋,
两人就把睡衣都脱光了,两具赤裸的肉体紧紧地搂抱在一起。
  林玉兰吻着乌涛,含泪道:" 这么久你都不来看我,我以为你把我忘记了。
"
  乌涛笑道:" 怎么会呢?这不来了吗。"
  林玉兰道:" 你娶了新媳妇,还想得起我啊?".乌涛笑道:" 她可没有你这
么体贴人,也没你奶子大,哈哈。"
  林玉兰一笑,说道:" 讨厌,你就那么喜欢大奶子啊。" 乌涛听了一笑,手
在林玉兰高挺的玉乳上用力揉捏起来。妇人被揉得心颤,轻咬下嘴唇,鼻中呻吟
出声。
  乌涛将林玉兰的肥嫩大腿抬起来,然后用手撑住,低下头去亲吻舔吮她白嫩
肥美的阴户,乌涛用手拨开她紧紧合住的肥厚阴唇,见林玉兰的肥厚阴唇中间有
一个鲜嫩的小肉洞一张一缩,颇有趣,忍不住俯下头去吮了又吮、舔了又舔。
  林玉兰一下子就忍不住兴奋得扭动了丰满滑嫩的身子。口中叫出了声:" 啊
啊,好你个色狼,你搞干妈!".乌涛却道:" 我只是问你,想要不?".林玉兰呻
吟连声,口道:" 讨厌!不要!".
  乌涛撑着林玉兰的肥白的大腿,继续用舌头去舐弄她的阴蒂和阴道口。林玉
兰紧咬嘴唇,丰满肥嫩的身子抖动着,细毛茸茸的阴阜撞到了乌涛的鼻子。乌涛
一笑,紧抱住玉兰的肉身,改用手指不停地拨弄玉兰的阴蒂和阴道口。玉兰的身
子颤动着," 哦哦啊啊" 叫唤着,一股爱液就急溢出来。
  林玉兰舒服地抱紧了乌涛,双腿也缠着乌涛的肉身子交勾着。一对白嫩的大
奶子被乌涛摸玩捏弄着。林玉兰笑道:" 你个坏小子,越来越会弄女人了。"
  乌涛一笑,就将林玉兰的双腿大分开。将长直的阳具凑过去,伸出手儿扶着
阳具对准了林玉兰的滋润的阴道口揉弄。
  林玉兰手一把握住,口中轻呼:" 好大!".林玉兰握住阳具就往穴中插入,
双眼紧闭,大张其口。乌涛却不动,林玉兰将肥大的屁股向前用力一送,整个龟
头就没入玉兰那个肉包子似的阴户里。
  乌涛把胸部贴在她温软的两座乳房上,大阴茎向着她的阴道深处狂抽猛插。
  大约抽送了几百个来回,林玉兰舒服得「啊哦……噢」地淫叫了,林玉兰热
热的阴道更紧夹着乌涛的龟头。乌涛大叫一声,紧搂着玉兰,突然脸上抽搐。林
玉兰也把乌涛的身体搂抱不放,两条粉腿更是交叉地勾紧着乌涛的背脊。一股又
一股的精液射进了林玉兰体内。

丁香五月四房播播 丁香五月播播 丁香五月动漫 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打不开 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官方最新地址 开心五月天色进不去

上一篇:农家表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