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沦陷知识分子之家的性奴

沦陷知识分子之家的性奴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黄素云从安徽老家来北京当小保姆,通过先来的表妹介绍到一个教授家。素云很高兴∶知识分子家庭,一定挺高雅的。可没想到,从此她过上了暗无天日的生活。
  刚进家门,教授夫人就给她订下了家规∶不许私自外出;不许比主人早睡晚起;吃饭时要站在饭桌边,为主人添饭;外出买菜要记清每笔开支┅┅这天,素云去农贸市场买菜,刚到菜摊,一摸口袋,她的冷汗就出来了∶主人刚给的100元钱不见了!
  100,对她来说可不是小数目。
  晚上,素云跪在沙发前,求主人原谅。因为丢了钱,她被教授夫人用鸡毛弹子鞭鞑,已是遍体血痕。教授和夫人板着脸∶"你就承认是你偷的吧!""不,不是!"
  "如果承认是你偷的,我们就不追究你了。"
  听教授这么说,素云违心地点头说∶"是,那100元钱是我偷的。"纯洁的乡村姑娘怎么也没想到,教授把她的话录了音,她从此倒霉了。
  那以后,她的名字没有了,教授和夫人都叫她"丫头",她称教授和夫人必须称主人。主人对她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她每天要早起晚睡,收拾房间,洗衣做饭,侍奉主人。
  这晚,素云刚刚收拾过厨房,就听到女主人叫她∶"丫头!你死到哪去啦?快来给我洗脚!"素云赶紧端来了热水,跪下替女人脱鞋。"你闻闻我的脚味道如何?"已经被他们打怕了的素云不敢不闻,赶忙趴下身去,用鼻子嗅女主人脚丫。"用嘴去舔!"女主人又命令道。素云伸出舌头,沿着脚趾缝轻轻舔起来。教授夫人闭着眼,享受着丫鬟的服务。
  半小时后,素云将女主人那双白嫩的脚放进盒里,用手轻轻地洗去上面的口水,又用白毛巾把那脚上的水擦干。
  "素云!到我这里来!"洗脚水还没倒掉,躺在里间屋外的教授又发话了。素云不敢动,看看女主人,教授夫人仍旧闭着眼,冷冷地说∶"去吧!好生侍候着。"教授躺在床上,光着上身。见素云进来,冲她招招手∶"过来给我按摩,我的腰又痛了。"素云爬上床,伸出玉手在教授的后腰上揉捏。过了一会儿,教授说∶"好了,揉揉下面。"素云的手移到腿上,轻轻揉捏。
  "谁让你揉腿?给我脱掉裤衩,揉屁股!"教授抬起腿踢在素云下身,狠狠地说。素云迟疑着,一个姑娘家,怎么好脱大男人的裤衩?
  这时教授夫人走进来,用力在素云脸上拧了一把∶"快给主人脱裤子,给主人揉屁股!你还敢不听话?让你干啥就干啥,不然就把你这个小偷送公安局!"说完对着教授一笑∶"老头子,好好享受这个小嫩丫鬟吧。你不是总说我阴冷,不能满足你吗?今天让你玩个够!不过,让你随了心以后你可得对我好。"说着又用力在素云脸上拧着∶"死丫头,快给你爹爹脱,让你爹爹玩你!"素云忍着痛,脱下教授的内裤,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她从没看过的男人的白屁股。教授夫人的手还拧在她的脸上,肉钻心地痛,她流着泪开始给教授揉屁股,教授夫人阴笑着退了出去。
  教授等夫人出去以后,立时翻过身,露出身下的大肉棒。严厉地对素云说∶"握住它!上下套弄!"到了此时,素云也不得不为主人套弄了。教授的肉棒好粗,素云的小手握住还露出5公分。她颤微微的捏着肉棒,套弄起来。
  (二)
  转眼半年过去了,小保姆黄素云已经成为教授家不折不扣的奴仆。她每天要给教授夫人捶腿、洗脚,给教授洗澡、擦身,教授如果说让她去按摩,她就要主动脱光自己跪在床上,先给主人按摩,然后为主人口交,再后就是求主人插入。
  这天,她给教授夫人捶过腿、洗过脚后,夫人对她说∶"快去给爹爹洗澡!今晚还有节目呢!"夫人习惯对素云称教授为爹爹。
  素云走进教授卧室,跪下说∶"主人,请您沐浴,小丫鬟给您去洗。"在浴室里,素云光着身子,跪在同样是裸体的主人面前。教授捏着素云的奶头∶"来,吃宝宝了!"素云赶紧伸出舌头,手握肉棒舔起来。
  教授猛地拉住她的秀发,威严地说∶"总是忘记,在吃宝宝前要说什么?"素云立时吓坏了,在地上磕头不止,她知道,又要受到处罚。主人规定∶在舔肉棒以前,必须先恳求说∶"主人,求求您,准许小丫鬟吃您的宝宝吧!小丫鬟实在爱它,想它。"可是今天,她竟然忘记说这话了。


  "你说,怎么处罚你这小丫头?"
  "求求主人,饶过丫鬟这回吧!下次再也不敢了。""要给你严历的处罚!一定要处罚你,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小丫鬟?""对不起┅┅"
  "这样吧,"教授指着地面上的一瓶洗涤剂说∶"把它放进你的小穴里!"素云屈辱地流下了眼泪,这种处罚对她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不想这么折磨自己,可又不敢反抗,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放进去吧。"教授又催她说。
  素云拿起洗涤剂瓶子,缓缓塞入下身。
  "过来,爹爹收拾收拾你!"
  素云转身爬过去,把屁股对着主人∶"主人,请您收拾不听话的丫鬟吧!"教授拍拍女奴的白屁股,开始抽插那只洗涤剂瓶子。
  "哎呀!痛!我不行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主人,饶过丫鬟这回吧!""好,就饶过你这死丫鬟这一回!快来,吃宝宝!"这一次,素云再不敢忘记那句话了∶"主人,求求您,准许小丫鬟吃您的宝宝吧!小丫鬟实在爱它,想它。"被教授夫妇训练成性奴的素云本身也产生淫邪的性感,把肉棒含进嘴里。
  "好吃吗?"
  "啊┅┅真好吃。"
  怕再受处罚,素云以撩人的姿态,撩起黑发,好像真的很好吃似的舔起肉鸡巴。从根部到龟头都沾满唾液后,就开始用舌尖舔蛋蛋。
  "呕┅┅太好了。"教授激动的大叫。浴室的口交非常美妙,但今天能看到小丫鬟妖艳的屈辱的姿态,有更强烈的快感。
  素云用一只手揉搓翘起成弓形的肉棒,再把龟头含进嘴里。进去后又吐出,用舌尖磨擦龟头的下缘,当主人的马口渗出透明的液体时,立刻就用舌头舔进嘴里。
  教授把小丫鬟的身体拉过来,一面吮美丽的红唇,一面伸手抓住她那丰满的乳房。小丫鬟身体的甜美味道以及温柔的舌尖,使教授很得意,他要好好享用这个小嫩丫鬟的肉体。素云不停的喝着主人的口水,一面发出主人要求的娇媚的哼声,一面用左手爱抚勃起的肉棒。
  "小丫鬟,给你吃好吃的东西吧!"教授的身体向后仰,同时猛烈做出几天来头一次射精。
  素云知道,这精液她必须吞下去,不然又会受到更加严历的处罚。严厉的处罚使素云从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吞下以后,开始做最后的冲刺,用右手握住肉棒的跟部用力揉搓,同时让肉棒在嘴里进进出出。
  "啊┅┅小贱人┅┅太好了!"教授陶醉在最美的放射感里,把火热的精液射在素云的嘴里和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