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欲爱缠绕少妇

欲爱缠绕少妇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夏玉尽量的控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可是越控制身体就越紧张。他机械的吻着苇儿身上。也许是无限的光明,
让春色又给他带来了冲动的感觉。夏玉自己摸索着进入了苇儿的身体。虽然还有些力不从心,可再也不像刚才那样
漂渺无助了。


  苇儿眯上眼睛享受着,嘴里呻吟着安慰着夏玉:「宝贝,好棒,乖,放松,放松慢慢来,集中精力让心感觉这
是在享受……」


  夏玉渐渐学会怎样去迎合苇儿扭动的身体了,他闭上眼睛把所有感觉都集中在下面。


  苇儿兴奋身躯扭动的更加强烈了,渐渐那种感觉已经使她接近不能承受,从未有过的激情,她瞬间接近崩溃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夏玉感到了一股热浪咆哮着向下面冲去,炙热与酥麻使他用尽了全身力气。「啊!」


  热浪终于破体而出。


  「啊,宝贝,放吧,放到里面吧,不用担心,里面带着环的……」


  苇儿仿佛灵魂被掏空般的呻吟着,证明她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感觉。


  夏玉尽情的把所有激情都泄在了苇儿的最深处。最终他无力的瘫在了苇儿的身上,他从来没有想到,原来做爱
竟是这么一件完美的事情。终于,他从一个大男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而这一切都是苇儿给予他的,也许这
对于他这个已经二十四岁却还是处男的男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件至高无上的事情。


  「宝贝,舒服吗?」


  苇儿揽着夏玉的脖子细细的问。


  「舒服!你呢,宝贝?」


  夏玉轻轻在苇儿耳边回答。


  「舒服,这是我今生最舒服的一次,太美妙了!」


  苇儿幸福的闭着眼睛回答。


  「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美?」


  「大概因为我们是相爱的吧?」


  「是啊,一定是因为我们是相爱的,因为只有有爱的性才应该是最完美的!」


  「宝贝你真的不介意,我结过婚,还曾经天天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吗?我觉得对你很愧疚,所以不管你从前有
过多少女人,我都不会在意的,可我要你今后只需和我在一起。宝贝,说实话,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我的过去吗?」


  苇儿似乎把最后一句话,语气说的挺重。


  怕苇儿不相信,夏玉从苇儿身上翻下身来,然后侧着把她抱在怀里,捧住她的脸道:「宝贝,说实话一开始我
是有疑虑的,我怕你并不是真的爱我那么深,可是现在我不会了,我怎么会在意你的过去呢?你忘了吗?我们是相
爱的。我不是说过吗?因为我们是相爱的,所以我们是平等的,不存在谁愧疚谁。明白吗?」


  「嗯!我明白了宝贝。我想在你怀里睡会!」


  苇儿点头说着把脸埋进了夏玉的怀里。


  夏玉感到也有些累了,于是抱紧苇儿的身体,也眯上了眼睛,只是他暗暗想到:「自己终于完全将身和心都完
全拥有和给予这个女人了。原来能够抱着自己相爱的女人睡觉,竟是如此幸福。」


  苇儿是在午夜十二点过后决定要回去的。因为她还不想在自己家庭没有完全决裂之前,而落下被弃的骂名,所
以她还是要用这个躯壳来暂时维持那个家的。


  苇儿离开的那一刻,夏玉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失落。他忽然感到:「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而是一
整个家庭。」


  也许是为了能证明自己一些什么,想起了苇儿对他说的话:「不管你以前有过多少女人,我都不会在意……」


  所以他对苇儿发了一条长长的信息:「苇儿,其实我是一个传统的男人,我一直认为只有我最爱的那个人才配
拥有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对我来说是至高无上的,是纯净和完美的,所以我发誓要一直保持着我的身体,直到我最
爱的那个人出现。现在我终于做到了,因为你就是我最爱的女人,所以你知道吗?和你的在一起,是我真正的第一
次。」


  夏玉是拖着欲望满足后的疲惫和心灵的安逸进入梦想的。


  可是他却是被急切的敲门声从香甜而迷离的梦中惊醒的。


  夏玉烦闷的睁开眼,先看了手机,才八点多。「这是谁啊?这么烦?」


  可他还是拖拉着鞋子去开了门。


  「宝贝!我来了!」


  苇儿是面带着幸福的笑,蹦跳着一下子出现的。


  「怎么?你怎么这么早就……噢,你这个迷死人的小宝贝!」


  夏玉惊讶而又兴奋的一把将苇儿抱起,一直抱到了屋里。


  「宝贝!想你,好想你!我现在整颗心都是你!」


  苇儿在夏玉的怀里嘤嘤的呢喃着。


  夏玉的心甜蜜的像要飞了起来,他把头贴在了苇儿的胸前,摇晃着肩膀道:「宝贝,我也想你,都快想死了,
我太爱你了!」


  激情又是在一下子之间点燃的,两人开始疯狂的接吻,拥抱,缠绕。


  再次缠绵,夏玉已经不再那么紧张如初。可能因为是在白天,苇儿的性感身姿能够一览无遗,他感到自己的冲
动来得相当的强烈。他想自己的冲动是和自己的视觉感官有着莫大的关联的,大概是因为一开始就迷恋苇儿的性感
的身材,而才爱上她的缘故吧。


  很快夏玉就已经进入了苇儿的身体,只是姿势还有些笨拙。


  苇儿似乎那种一碰就会很快进入状态的女人,又或者是因为他们是相爱。一开始她的下面就已经非常的湿润,
所以就连夏玉的笨拙也能惹得她呻吟迭起。


  夏玉想:「苇儿的丈夫,要么不行,要么一定是个性无能!」


  也许是太兴奋了,所以经验不多的他很快就觉得把持不住,丢在了苇儿身体的最深处。


  对此苇儿也是很享受的,虽然她的高潮还没有来,可她感觉还是很满足了。


  让夏玉感到愧疚的,也是他没能给苇儿最舒服的享受,这让一个男人会感到自己无能的,自尊和征服欲使他向
苇儿问道:「宝贝,告诉我,要怎样你才能舒服,才能来高潮?」


  「喔嗯?宝贝,你讨厌,你坏死了,你难道还嫌这不够,难道还想折磨我呀?」


  「不,宝贝,我想让你更加舒服,你说嘛、宝贝……」


  夏玉乞求着竟然撒起了娇。


  「坏,坏,坏,你真的坏死了……」


  苇儿一边羞涩的敲打着夏玉的肩膀,一边呢喃道:「宝贝,用你的那个东西在里面搅,人家很快就会来了……」


  苇儿说着,羞红的脸竟然钻到了夏玉的脖子里面。


  苇儿的话,使夏玉感觉像领了圣旨,下面竟然马上起来了。他跨在苇儿的身上,准备先吻遍她的全身。可是在
吻到苇儿的小腹的时候,苇儿竟然急忙用手捂住不让夏玉吻下去。


  「宝贝!怎么了?」


  夏玉疑惑的问。


  「不,宝贝不要吻了,我不想你看到我的刀疤,那是孩子剖腹产留下的刀疤,我怕你看到会有阴影,所以我不
想让你看到,这也是我昨晚为什么要关灯的缘故。」


  「不,宝贝我不会在意的!」


  夏玉说着拿开了苇儿的双手,看到她腹部那道长长的疤痕,他认真的吻了上去。


  「不要,宝贝,不要,因为它我觉得很愧对你!」


  苇儿挣扎着要捧起夏玉的头。


  可夏玉依然倔强的很细心吻着。最终苇儿终于瘫软无力了。


  夏玉这次是想着要带给苇儿快乐而进入她的身体的。他和苇儿一边亲吻着,一边轻轻的搅动着下身。


  苇儿似乎得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兴奋,她开始扭动身体,不断把夏玉抛起。夏玉用力的亲吻着苇儿的嘴,继而咬
住了她的下唇。


  夏玉的搅动渐渐加快,只有短短几分钟,他就已经感到下体一阵酸麻,浑身大汗淋淋,不可否认,这样的确是
一件很费力气的事情。可是很快就听到苇儿喘吁着乞求道:「宝贝,快,快用力进去……」


  夏玉于是马上停止搅动,换作用力的进入。


  欲望是像火山一样喷发的,苇儿是僵直了全身,抓紧了夏玉的背,然后翻着白眼将近昏厥过去的,她终于享受
到了这久违而又史无前列的高潮。


  随之,夏玉也来了高潮。顿时他无力的趴在苇儿身上,全身汗如雨下。两个人的心灵,终于完全都被被爱和欲
击溃了,终于完全沉浸了,再也无法自拔了。